悠悠書盟 > 世子很皮 > 第六百五十一章 荊州絞肉機

第六百五十一章 荊州絞肉機

雖然,以親王世子身份給胡漢蒼賜名確實有些不妥,但若是以大明皇太子的身份行事,想來南安國上下只會感到榮幸。
  
  思緒飄飛完后,其實也才過了一會兒的時間,朱久炎的視線重新投入了戰斗當中。
  
  戰爭當中容不下婦人之仁,只有贏得戰爭才是對跟隨者以最大的保護。朱久炎神情冷漠,并未因為將士的傷亡而絲毫動容。
  
  官軍中軍,肅立于巢車之上的瞿能同樣神情冰冷。戰爭才剛剛開始,幾百人的傷亡對他的大軍來說根本就不算什么!
  
  瞿能再次高舉右手,往前輕輕一揮。
  
  號角聲一轉,變得前所未有地激昂起來,原本雄渾的戰鼓聲也陡然間變得急促,伴隨著激昂的號角聲,急促的戰鼓聲也已經擂響,加入了戰前大合奏當中。
  
  進入襄陽炮射程的官軍前鋒隊伍開始加快沖鋒。
  
  前鋒隊伍之后,是一架架攻城塔、沖撞車,木牛車,在無數繩索的牽引開下向前加速蠕動,蠕動的攻城器械四周,無數舉著大盾、穿著重型盔甲官軍,就像黑壓壓的螞蟻群,保護著攻城器械與躲在他們后頭的弓箭手向城墻逼進。
  
  官軍擺好的襄陽炮已經被毀得差不多了,瞿能發現,即便再次投入,也只是白送,也就放棄了再次征調襄陽炮。
  
  是荊州城頭的襄陽炮卻在不停地發射,不時有燃燒的火球從天上呼嘯而過,在沖鋒的官軍陣中綻起一團團的烈焰,不過這些火球已經快威脅不到接近城墻的官軍了。
  
  再次給官軍造成殺傷的是朱久炎這兩天下令修筑的壕溝與陷坑。
  
  數以百計的壕溝陷坑,當中坑中遍布鋒利的竹釘和鐵蒺藜,著實是死亡陷井,防城神器。
  
  沖在最前面的官軍不是跌入壕溝,就是墜入陷坑。死亡是很好的歸宿,僥幸不死的才更是倒霉,遍體鱗傷的他們倒在坑中嗷嗷慘叫。
  
  然而后面官軍對于襄陽炮與前鋒隊的損失卻是毫無所覺一般,誰都沒有減速,更未停下腳步,扛著壕橋的士兵自發跳入陷坑、壕溝。每人肩扛著壕橋,替接踵而至的袍澤以及攻城器械部隊硬生生地用鋪出一條坦途。
  
  踩著袍澤用生命和鮮血鋪成的通道,緊跟其后的官軍咬著牙,推著攻城器械越發加快速度,狂喊著向荊州城頭逼近!
  
  官軍的前鋒陣列卻并沒有絲毫減速的跡象,正在城頭往下督戰的朱久炎嘴角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
  
  戰爭確實是視人命如草芥,容不得絲毫婦人之仁,但瞿能也真是不拿手下人的性命當會事兒!填埋陷坑壕溝,不過就是多花費一點時間而已,連兩個時辰也等不了嗎?竟然如此迫不及待地拿人命來填?這或許就是古今兩種價值觀的不同?
  
  來吧,瞿能,盡管放馬過來!想滅我荊州,看看是你死,還是我亡!
  
  朱久炎高高舉起右手,往前奮力一揮。
  
  “第一隊弓箭手準備”
  
  “第二隊弓箭大隊準備”
  
  “第三隊箭大隊準備”
  
  一陣陣嘹亮的號子聲響徹城頭,等待已久的弓箭手們終于踏上城頭,沿著女墻擺開交替的射擊隊列,弓弦顫動的嗡嗡聲霎時響成一片,一張張挽滿的長弓繃響,一枝枝鋒利的箭矢已經綽于弦上,伴隨著朱久炎的口令聲,密集如雨的箭矢從城頭傾泄而下。
  
  “豎盾!”
  
  “豎盾!”
  
  “豎盾!”
  
  城頭下,官軍軍陣之中霎時響起此起彼伏的咆哮聲,下一刻,上千身披重甲、肩扛大盾的重裝步兵盾牌舉在空中,在最前面結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盾墻,不絕于耳的篤篤聲中,城頭傾泄而下的箭雨大部分被盾牌阻擋下來。
  
  即便如此,還是產生了數百傷亡,因為官軍既要提防腳下的陷坑,又要提防天上傾泄而下的箭矢,防御得再嚴密,傷亡也不可避免地不斷增加。
  
  尤其護城河前的那段距離,簡直是在拿命往里填!
  
  血、泥、箭矢、肢體混在一起,組成一道生死的界線,血腥味沖天,中人欲嘔。
  
  天庭農莊
  
  朱久炎絲毫沒有察覺到這些,他胸口涌起一陣又一陣的激情,這種激情又被他冷竣的面容給死死壓抑著,就像一座被死死壓在巖石底下火山,沸騰的巖漿馬上就會破殼而出。
  
  就要爆發了!
  
  看到官軍快要迫近到了護城河前,朱久炎猛然拔出望舒劍,聲嘶力竭地怒吼起來。
  
  “放箭!放箭!放箭!不要怕擰壞弓弦,也不要節省體力,全速放箭!”
  
  “快點搬運箭矢,叫下面快搬!”
  
  各自負責一段城墻的官軍將領也是近乎瘋狂地嘶吼著,他們都很清楚,最后的這點距離對于攻城方的官軍來說,是最為艱難,最難防御的時候,在距離不夠的情況下,他們的弓箭手幾乎毫無還手之力。
  
  而對于守城一方來說,這短短不到一盞茶的工夫中,卻是最為寶貴的殺敵機會,他們可以肆無忌憚地收割官軍的生命!
  
  “咻咻咻咻”
  
  密集如蝗的箭矢帶著刺耳的尖嘯從天上攢落,深深地釘在了大盾上,延綿不絕的篤篤聲中伴隨著慘烈的哀嚎聲,官軍在湘軍的攢射下,再次死傷慘重。
  
  官軍本陣,巢車上。
  
  瞿能身后的幾個將領皆雙手死死地摳著護欄,因為用力過度,他們手指已經壓得有些麻木,木刺刺入指心而猶未察覺,關節都微微有些泛白。
  
  雖然相隔極遠,可他們卻仿佛能夠看到跳入陷坑、壕溝中的那些兒郎臉上的痛苦表情,也能感受到他們臨死前被刺穿的痛苦,可他們愣是不敢后退,而是緊緊咬住牙關,死后還要用身體扛住木板,用他們的生命硬生生替袍澤鋪出了一條通道!
  
  還有那些喊著眼淚沖過去的兒郎們,迎接他們的并不是勝利,而是漫天的箭羽,離護城河還有五十步,卻是付出了數百人的傷亡代價!
  
  然而,這最后剩下的五十步距離卻是最兇險、最艱難的。
  
  對于官軍的考驗,這剛剛開始。
  
  剛才的傷亡,不過只是正餐前的開胃小菜而已。
  
  這一刻,他們的心頭都在滴血,這些可都是他們的兵,他們的袍澤,他們蜀中的子弟啊!
  
  可是看著滿臉仇恨,已經有些喜怒無常的瞿能,他們卻是根本不敢發聲,只能在心中問一上句:將軍,這么做值得嗎?”
  
  瞿能好似知道他們的想法一般,透過茫茫雨簾打量著前方的城廓,語氣冰冷地說道:“誰要是干出影響軍心的事,別管我不顧舊情。夠了,就是現在!反擊!”
  
  “反擊!”
  
  在血海中掙扎著艱難前行的官軍終于來到護城河前,隨著后方號角聲的變化,身披重甲、肩扛大盾的重裝步兵迅速上前,在護城河外側搭起了一道盾墻,緊隨其后的官弓箭手借著盾墻掩護,在城頭弓箭手交換射擊的空檔下,露出猙獰可怖的身影。
  
  弓弦響動,密集的箭雨從下方掠空而起,帶著刺耳的尖嘯射向城頭。
  
  他們的目的不是為了傷敵,而是將城頭的弓箭手給壓制回去。
  
  朱久炎可不會跟瞿能一樣的瘋狂,官軍弓箭手開始露出頭的時候,將士們便在他的命令下開始躲避,等官軍的反擊鋒芒過去之后,才繼續攻擊。
  
  就在城頭暫避鋒芒的當口,官軍數十架專門用來渡河的壕橋也被推了出來,迅速架到了護城河上。
  
  壕橋剛剛架通的同時,云梯、攻城塔、木牛車等攻城器械,迫不及待地沖上壕橋,開始渡河。
  
  數十架裹著厚厚牛皮的云梯隆隆推來,枕城而上主梯四周有覆有廬蓬。仿佛一間移動的大房子,主梯和副梯正面都以牛皮覆蓋,十分堅韌,以防止城頭的nn箭矢。
  
  到了城下,藏在云梯下的數十名輔兵便奮力轉動絞盤,折疊起來的副梯被拉動起來,云梯的上半部分便帶重甲步兵向上緩緩升起,越來越長,直伸出二十余丈,綿綿不絕的“錚錚”聲中,帶有倒鉤的前端鉤可以到達撓上城墻的高度。
  
  城頭上的湘軍弓箭手意識到危險,立刻將攻擊目標轉向這些云梯。巫師記
  
  霎那之間,密集的箭矢就跟豪雨似地傾泄到了蟻附在云梯上的官軍身上。
  
  但,他們都是重甲步兵,皆披著鐵札甲,除非被箭矢射中鎧甲縫隙或者門面,否則難以造成傷害。加上暴雨的影響,弓弦松馳,殺傷力就更有限,根本不足以對身披鐵札甲的官軍重甲步兵構成威脅。
  
  蟻附在云梯上的重甲步兵像激流中的磐石,巋然不動。那領頭的千戶更是囂張地大吼,拍著胸前的鎧甲做著挑釁動作,偶爾有箭矢射向他的面門,他才會滿臉不屑地側一下腦袋,任由箭矢從耳畔掠過。
  
  偶爾也有倒霉的官軍步兵被射中鎧甲縫隙,從云梯上倒栽下去,但也只是廖廖數人,這樣的傷亡傷亡對于官軍的人數來說,實在是微不足道。
  
  絞盤轉動的嘎吱聲中,云梯越升越高,片刻之后,云梯終于越過高點,然后向著荊州城頭重重砸下。
  
  “轟!”
  
  “轟!”
  
  “轟!轟”
  
  數十架架云梯幾乎是同時砸在荊州城頭上。
  
  城頭上的朱久炎意識到了危險,立刻改變手勢,將攻擊目標轉向了這些云梯。
  
  每段城墻的百戶官,皆清晰地看道了朱久炎旁邊升起的令旗,他們齊聲猛喝道:“擂石準備!”
  
  立時該城墻段負責拋擊滾木擂石的輔兵們緊張地將擂石,放在垛墻旁的小型拋石機的拋勺上面。
  
  等朱久炎那邊的令旗變幻,百戶官再次一齊喝令:“放!”
  
  天空傳來破空之聲,數百個黑點轟然而下,迅速地向官軍頭頂上飛來,并且越來越大,發出尖利的怪嘯,不等官軍反應過來,礌石便砸到他們的頭頂上。頓時一片血肉橫飛,染紅的沙土騰空而起,凄厲哀嚎聲響成一片,那囂張的千戶更是被砸成肉餅,四肢被砸成數截,殘肢、內臟到處拋灑。
  
  幾架云梯先后被礌石砸中,“咔嚓!”數聲連響,云梯折斷成數截!
  
  云梯上攀附的數十人紛紛掉下,更多密集的滾木礌石砸落向云梯。廬蓬散架,礌石直接砸中主梯,瞬間便是粉身碎骨,斷木散落一地,一輪滾木礌石的放下,官軍剎那間便死傷數百人。
  
  除重甲步兵使用的精良云梯之外,官軍的云梯當中有很多是臨時制造的,為了完成瞿能的命令,完成數量任務,云梯制作得簡單粗糙。云梯的精妙之處,鉸鏈和楔合等結構全部被舍棄,稍微損壞就無法前進。故此,短短的時間內,就有近半官軍云梯被礌石砸毀。
  
  三輪礌石放下,官軍已經損失了上千人,但對于人數眾多的官軍前鋒隊伍,依然形成不了致命的打擊。
  
  更多的官軍涌了過來,城下也組織起了弓箭手反擊,箭如密雨,射向城頭,不斷有湘軍士兵和輔兵被箭矢射中,慘叫著從城頭上摔下,湘軍也開始出現傷亡。
  
  于此同時,令旗隨著朱久炎的手勢再次變幻,整段城墻再次響起了此起彼伏的聲音:“長n兵準備!撲刀兵掩護!”
  
  “殺!”
  
  長n小隊的總旗一聲喝令,長n兵們便沖殺了過去,撲刀兵則在旁虎視眈眈,在兩側防備著可能出現的敵人。
  
  長n向登上城頭的敵人刺去,他們n勢整齊犀利,交替刺出,對著的都是敵人的咽喉心口等要害位置。
  
  他們都是講武堂出身,都經過了多年的嚴酷訓練。群n交替刺出,群刀掃腿攻擊,配合技擊的默契己經深入骨髓,他們平日只練一招,不知反復的練了無數遍,一n刺出,除了你亡,沒有我死!
  
  幾根長n同時刺入某個官軍的體內。鋒利的n頭刺入他們眼睛咽喉等要害位置,即便有人刺偏了,也能輕易地破開官軍身上的重甲!
  
  那些官軍臨死前抱著深深刺入體內的n桿,巨大的痛苦讓他們痛不欲生地慘嚎起來。在長n兵拔出長n之后,那些官軍的鮮血才從傷口噴涌出來。
  
  2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