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劍嵐傳 > 第370章 鐘鳴

第370章 鐘鳴


      看著那被顧辰托在手中,往前送來的古樸劍訣,老劍神目光奇異,他沒有去接,而是問道“你可知得到這部修行功法,意味著什么?”
  
      顧辰點頭。
  
      老劍神卻自顧自說了下去“意味著你很快就可以培養出一批實力強大的劍客,可與修仙者爭鋒的人間強者,哪怕他們沒有任何修行的資質,依然可與你在這天地風云間一爭長短。”
  
      顧辰道“我知道,但我修仙不是為了這個。”
  
      老劍神哂笑,道“修仙者忍受著日復一日的枯燥修行,不為這些,為的什么?”
  
      顧辰看著老劍神,目光清澈,神色未動分毫,讓老劍神對他更加贊嘆。
  
      在老劍神不知道的心底深處,顧辰也在想著,自己修仙是為了什么。
  
      從他懂事起就在昆侖山上修仙,修仙對他來說,是他自然而然在做的事,也是他做得最好的一件事。
  
      要說修仙是為了什么,顧辰說不上來,至少他目前說不上來,但起碼知道不是為了這些,所以他無動于衷。
  
      也正是顧辰的無動于衷,讓老劍神更加欣賞,他沒有將養劍訣收回去,凝視著顧辰,道“哪怕修仙者,也不可能獨來獨往,走上這條路,一生與天爭與地斗,就算自己不爭不搶,別人也不見得就不會打你的主意,掌握多些力量,對你來說大有好處。”
  
      “我修仙只為自己,不為他人,在我看來修仙者也應該這般,不說清心寡欲,但一些爭端的漩渦一旦踏進去,就很難再踏出來,我不想自己的一生也這樣。”
  
      老劍神倒是沒想到顧辰想得這么深遠,不由得猶豫了一下,從顧辰身上看到了純粹,他也不想自己的一己之私害了顧辰。
  
      “我傳你養劍訣,并不想你擔起劍神居的因果,你還是你,與劍神居無關,劍神居的血海深仇也不用你來報。”
  
      “我已經有了自己的路,但這條路不是劍神居。”
  
      老劍神終于沉默,良久之后嘆了一口氣,蕭索道“我這道殘魂時日已無久,不日便將散去。”
  
      顧辰的手一顫,下意識里握緊了養劍訣。
  
      老劍神搖搖頭,道“你說的不錯,養劍訣不適合你,這功法強大威猛,能夠短時間內大大增強實力,卻是一部只有凡人才能修行的功法,修仙者想要修行,需要自廢修為,在擁有漫長壽元的修仙者眼中應該都是得不償失吧,讓你修行是害了你,但老朽還是希望你能收下它。”
  
      顧辰猶豫著,將養劍訣收回來。
  
      老劍神道“合適的時候,幫老朽選一個傳人,不要告訴他劍神居的由來,老朽不想他擔起劍神居的因果。”
  
      顧辰這才將養劍訣收下,道“你放心,我會的。”
  
      老劍神露出欣慰的笑容,道“我很放心。”
  
      隨手一招,那只小小天狐被老劍神托來,往顧辰懷中一塞,道“這只天狐是老朽近年偶得,年歲還小,但幫老朽解了不少悶,它血統不凡,不應該隨我在這里荒度,幫我把它帶出去,送給……”
  
      老劍神看著天狐,眼中有著不舍,擺擺手道“送給妖宗吧,這也是我將妖宗的人引來的目的,能夠進得妖宗,以這孩子的血統必定會受到重視,也不算辱沒了它。”
  
      許慕姍也喜歡這天狐,顧辰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答應了老劍神。
  
      老劍神的殘魂將散,他有什么條件,只要顧辰做得到,都會滿足他,何況正如老劍神所說,去妖宗或許才是天狐最好的歸宿,正好妖姬也在尋它,顧辰暗下決心,等見到妖姬之后便將天狐給她。
  
      天狐看看顧辰又看看老劍神,懵懂地叫了聲。
  
      ……
  
      ……
  
      外面的荒地聚集了很多人,他們想方設法想要打開通道,可是這里的通道穩固難開,他們終究無能為力,這種空望寶山而無處可去的感覺讓不少人幾欲發狂,尤其是那些沖著劍神居而來的人,一番得失之心,攪得心境不寧。
  
      “剛剛的動靜不小,肯定已經有人進去了,該死!一定還有其他的入口!”
  
      “劍神居肯定在這里!”
  
      各懷心思的修仙者齊聚于處,各門各派的都有,他們彼此間打了照面,也都暗暗驚奇,沒想這一次的風波比他們想象中要大得多,除了海外仙門和被昆侖鎮壓在兗州地界的鬼宗,以及處于煙花揚州的陰女教,基本上所有門派都有人來,一處劍神居竟然能夠牽動這么多人的心?
  
      他們卻不知道,在兩百多年前,劍神居如日中天之時,在場的幾個仙家門派甚至都得仰望,因為劍神居的弟子極多,每一個都實力非凡,后來如果不是天蠱門出手,只怕劍神居可以將當今昆侖取而代之。
  
      有些事情秘而不宣,只因說出來實不好聽,修仙界中人或認同或不認同,總要保持著一定的默契,因此兩百多年前昆侖坐視,其他門派則在其中扮演著自己的角色,推波助瀾。
  
      如今劍神居重又現世,意味著兩百多年前攪動修仙界風云的養劍訣或許也要出世,天蠱門對劍神居的人來說是克星,可養劍訣如果落入仙家門派手中,對災厄蠱毒之類的有所防備,只怕隨時都能打造出一群強大的劍修。
  
      奉門中師長的命令,各門各派都有弟子四處尋找,為了瞞過青陽門和陰女教這等強大仙門的耳目,他們只讓門中年輕一代弟子以歷練為名出門,自己守在山門,不敢打草驚蛇,如今劍神居位置已確定,暗中不知有多少雙眼睛盯著。
  
      若他們知道自己辛辛苦苦瞞下的青陽門弟子竟然最先進到劍神居里面,也不知會作何感想。
  
      只是此時不管是誰都沒有辦法找到出口,各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日更夜替,里三圈外三圈圍滿了人,沒有一個人甘愿放棄。
  
      ……
  
      ……
  
      星月之下,青陽門主峰。
  
      鐘鼎收到何杰桐的劍書,神情凝重,北望昆侖。
  
      魏得道與周不同從鐘鼎手里接過劍書,看到上面的內容后,一個個心頭也是生出許多不安。
  
      鐘鼎道“那一座山立在那里,占據了四州交接之地,將鬼宗給鎮壓在兗州,保得神州安定數百年,從來不曾出過差錯,這一次……”
  
      魏得道想了想,道“只有幾條漏網之魚,應該沒什么事。”
  
      鐘鼎卻不認同,道“從兗州逃出來的通道不是沒有,雖然藏得極為隱蔽,但其實都在昆侖掌握之中,但他們偏偏故作不知,年年讓門中弟子治鬼降妖,為何?”
  
      魏得道與周不同相視一眼。
  
      “生于憂患,死于安樂,昆侖被尊為修仙界第一仙門,不是沒有道理的,要維持這個第一仙門的名頭,哪是那么容易的事?”鐘鼎作為青陽門掌門,所知道的總要比其他人更多一些,“世人只以為昆侖派神龍見首不見尾,其實說不定昆侖弟子就在我們身邊,再說那個鬼宗,手段詭異,陰邪歹毒,可如果昆侖真的鐵了心要滅了它,早就不存在了,之所以一直留著,只是因為昆侖想他們在,如此而已。”
  
      魏得道與周不同深吸了一口氣。
  
      鐘鼎沉吟著,在想著心事,突然對魏得道說道“魏長老,可能得請你走一趟了。”
  
      魏得道上前一步,道“掌門放心,我正好去看看昆侖在搞些什么名堂。”
  
      正說著,主峰演武場上,突然響起了鐘鳴。
  
      聽到這充滿特別旋律的鐘鳴,鐘鼎喃喃道“她……完成了青陽門的機密任務……”
  
      。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