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大明影侯 > 第1070章 沒有絕對的公平

第1070章 沒有絕對的公平

    整個世界都沒有絕對的公平。
  
      在如今這個帝國這一切都體現的更為明顯,大明帝國對于國境內的百姓還是很寬厚的,至少跟以前相比他們有了更多的自由,有了學習知識的自由,有了外出經商的自由,當然朝廷對這一切還是嚴格把控的,只不過相比較以前給了他們更多的自由度罷了。
  
      朝廷中的打算大部分都是對外公開的,百姓們都清楚的知道朝廷要做些什么,甚至還有不少人對這些話題進行分析討論,最終得出結果,也有不少明白人認為朝廷是在用那種方式蠱惑人心,可是對于大多數的百姓來講,他們愿意,因為和以前的日子相比,現在他們過的日子簡直不要太好。
  
      只要愿意干,只要愿意花力氣,終究是能活下去的,甚至還能活得更好,朝廷對于戰爭這件事情從來都是鼓勵全民參與的,百姓們在最開始不知道那些好處,只是打過幾次大仗之后,他們都清楚的知道,雖然會死人,雖然會死不少自己認識的人,可是最終能為整個帝國能為他們自己換來不少好處的時候,那些人開始不再對于戰爭害怕和恐懼了。
  
      特別是掌控帝國的人越來越出現在年輕人當中,因為年輕人總是熱血澎湃,總是覺得當初老一輩的人做出了錯誤的決定,才導致了后來的結果,所以當他們手中有權力的時候,就會考慮更多的事情,通過自己的手段去達成這一切。
  
      康石就是這樣的一批人,跟在他身邊的那些人都是他從京師里帶過來的,同時這一次也抽掉了不少的人,雖然對于譚毅成為了兵部尚書,他們這些人并不在意,畢竟如今整個官員的升遷也不完完全全控制在他們手里,反而控制在吏部和錦衣衛手里。
  
      所以那些年紀小一點的也不認為就是跟康石在一起,會惹得朝廷中大佬們的不愉快,所以他們才會不遠萬里來到這里。
  
      畢竟是見識過戰爭的,所以有很多時候考慮的還是戰爭因素,一張嘴就提到了修建軍寶和道路的觀點。
  
      他們這些人從一開始的時候就是為這些事情服務的,整個帝國從最開始的時候就伴隨著大家的爭執與沖突,好在這所有的一切都變得正常可取。
  
      他們從一開始的時候就知道整個帝國到底處于一個什么樣的狀態之類,在這所有的一切發生的同時,每一個人心里都清楚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到底要如何做,這就是他們之前堅持的意義。
  
      “這些之后再說,咱們現在先去那些鎮子里休養休養,不過咱們還是太過突出了你們這些人,雖然這段時間跟著我跋山涉水,可是一個個看著都太精壯,一點都不像這里的百姓。”
  
      這沒辦法跟在京師里,在之前要么是養尊處優的人雖然有些想法,但過得畢竟是富貴日子,要么就是軍中的好手,雖然回到軍事中成為了兵部的人,可是長時間在戰場磨練的氣質還是一下子就會顯現出來。
  
      “大人,咱們畢竟不是干暗探的,您這要求啊,說白了都是按照暗探的模子照的,咱們啦,身上的精氣神已經形成了,想要改變可就不容易了,所以呀,你要是真的擔心的話,還不如找錦衣衛接著暗探,說不定以你現如今的態勢,那些暗探。還真的巴不得往你身上湊呢”
  
      手底下的人心里都清楚,同時對于自家大人的脾氣也抓得很準,在這個時候開個玩笑,其他人也都笑一笑樂呵樂呵,表示對此認可,當時也不得不說這群人真的被他慣的沒脾氣了,在這個時候居然還調侃他。
  
      不過轉念一想,他們卻卻說的有道理。
  
      不管是追隨他的人,還是最終他找的人,都是與兵部有關在軍中招募的人居多,所以這些人跟起過來,大多數身上還有著軍隊的影子,短時間內恐怕是改不過來的,畢竟他們一直都是軍人。
  
      從這個角度上來說,這些人在最開始的時候就是很顯眼的,這個時候要去喬裝一些普通老百姓,多多少少看起來還是有些困難的。“道理確確實實是這么個道理,可是你們畢竟已經出來了,既然如此想要合理的打開消息,就要把自己變得和當地人一樣,咱們就算是特征明顯,也不要讓別人輕易的感覺出來,我知道你們一個個都是男人,相信這件事情也不在話下,所以在咱們修整的時候,大家多考慮考慮怎樣把自己的形象改變一下,不要給后續的工作帶來任何的麻煩。”
  
      這件事情從最開始的時候就是一個比較明顯的道理,離開近視的官員身身你都非常的清楚,他們要么做好自己的事情,要么就避開那些安排這事,他們并不知道哪里有安胎,哪里是緊一位的人,哪里是他們自己人。
  
      錦衣衛越來越強大,這一點毋庸置疑,甚至是得到了軍中大佬的一致認可,在以前如果錦衣衛做到這么大一個地步,基本上都會成為孤城,也就是說和其他的成條是完全沒有交情的,皇帝正是因為看重錦衣衛這樣的性質,所以才會允許他們獲得一定的權利,同時手底下掌控著眾多人物,但是現如今可不一樣了,方中愈成為了錦衣衛的實際領導者,那么他們這些人多多少少都要考慮一番在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
  
      也就是說所有的一切在發生的時候就和之前不一樣了,大明帝國從最開始的時候判斷的和他們所知道的就是不一樣的,沒有誰能夠清楚的判斷整個帝國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
  
      開玩笑歸開玩笑,但是真正做事的時候,他們還是會聽康石的意見,手底下的這些人還是很有分寸的,他們來到這里很多次能夠活下來還是依靠康石的敏銳觀察畢竟每個人擅長的是不一樣的,所做的事情也是不一樣的,最終能夠達到現在這個狀態已經是非常不錯的了。
  
      其他人也都在思索,是啊,一個人的精氣神難以改變,不管他們之前怎么想,現如今也得隱藏一下,至少要把這一切混過去。
  
      皇帝在之前所考慮的那些事情,很多人都在考慮,康石就是其中之一,他知道如何保持兵部的權力不下降,如何保持軍隊的戰斗力更加的強,那就只有不斷的打仗,很多人都在猜測他留在這里到底是為了什么。
  
      留在他身邊的這些人自然清楚,康是希望讓更多的人去打仗,這里的百姓也要去打仗,只有消耗的更多才能讓漢江百姓生活的更加幸福快樂一些,雖然有些殘忍,可是從古到今,哪一個強大的國家不是踏著滾滾鮮血踏著說說白骨而來的。
  
      正是因為對這些有著清晰的認識,所以現在他所做的一切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妥,雖然從道義上來講他不應該這樣做,大家都同為人,可是有些時候利益所代表的不同自然會產生不一樣的分歧。
  
      朝中所給予的那些,在最開始的時候總是會辨別不一樣的事情存在,大明帝國從最開始知道的時候,到如今這種狀態是依靠著很多人總結出來的經驗。
  
      他們心里清楚,所以做事就更加的賣力,頭來,在飛速的轉動之中,不管之前怎么想現如今他們考慮的這一切都是如此。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做法,他們這些人從最開始所體驗的那些就是不一樣的,朝中所扮演的所有一切都在最開始有著一個份充分的認識,整個帝國最開始的時候就和他們想象的一般。
  
      沒有誰會忘記他們之前所做的一切,就好比現如今的他們所知道的那些一樣。
  
      大明帝國從最開始的時候判斷出來的角色是和之前不一樣的,沒有誰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人們心里卻很清楚,朝中現在做成這個樣子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的。
  
      山林里面康石正帶著他的小隊一路向前探索,整個山林貌比還是會出現野獸的,中午的時候,他們就在山野里打到了一頭野豬,吃了一頓肉,這生活其實是還是不錯的,甚至讓康石都有了一種,如果有一天真的沒有事情可做了,到山里打打獵喂喂豬,也是挺不錯的。
  
      只是一出現這樣的想法的時候,他立馬就搖搖頭讓這個想法消散了,京師獅里那些書房的刊物他看了不少,有很多故事都說到這一點,那就是每當有人打算要做什么事情的時候,這些事情最終都沒有成功,似乎這就是好人最后的歸宿。
  
      整個帝國從最開始的時候扮演的角色是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好在這所有的一切都處于一個相對穩定的狀態,方中愈心里很清楚,大明帝國在如今這種狀態下,需要更多的人去奉獻和犧牲,所以宣傳部這些天的口號都變了,鼓勵大家為整個帝國付出,甚至是積極遵從朝廷的命令和政策,不要什么都想著和朝廷對著干。
  
      這樣的命令在那些青年人當中并沒有覺得什么,畢竟朝廷給予了這么好的政策,祖國養育了他們,也讓他們覺得未來要做出回報,現在就是一份比較堅定的宣傳了,而那些其他想法的人則更多的是希望朝廷能夠在最簡單的事情中變得更加簡單,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強迫的要求其他人做些事情。
  
      方中愈收到這樣的回復之后,心里還是頗有感觸的,是啊,之前他們為什么會屢屢失敗,那就是高估了人們的決心,也高估了他們自己的決心,總覺得做什么事情最終都能夠判斷出來,大明帝國從最開始知道的時候就和他們想象的是一樣的。
  
      沒有誰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可是他們心里卻非常的清楚,那就是從現在這種狀態下來看,整個帝國在最開始的時候扮演的角色還是相對穩定的。
  
      當時一群人也非常的復雜,畢竟時間花了大半,現在卻沒有足夠的高度,多多少少讓他們有一些難受。
  
      各個地方的人都在按部就班做這事情,當時心里同時也在想到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讓他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可是他還是非常喜歡這種狀態的,至少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并沒有覺得這些事情有什么不對,朝廷所給予他的,他如今都在用自己的努力去回報這一點,手底下的人都是看到的,甚至得到了他們的認可。
  
      在最開始的時候,他們所扮演的角色是不一樣的,現在卻不一樣,他們要更快的融進當地的百姓之中,去了解那些百姓到底需要些什么,這些天來甚至說這些年來朝廷所做的準備不是沒有,只不過沒有像如今這樣大張旗鼓,再加上這一段時間有不少人指責大明帝國坑害了其他國家的最高統治者,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講,有人既然端起了箭就得防備著大明帝國的反對。
  
      百姓們也許在最開始的時候沒有重視這些,但是隨著時間一天天推移,最終還是有不少人關注到了這些,好在朝廷所,希望能夠掩飾的卻沒有得到可靠的發展,而是沿著鐵軌一直到了南方。
  
      在之前也許他們并沒有什么太多的想法,但是現在卻在最艱難的時候來到了如今這種狀況。
  
      建文皇帝朱允文這幾天依然在巡視著朝廷地方,他還遲遲沒有趕到泉州府,對于等待泉州府等你的兩位大肚肚,他心里還是有一些想法的,他也想看看那些人最終到底會是個什么打算,畢竟這一下所要操作的就不是一個小的數目了,這些人這些事情都需要他們通過這樣的操作來判斷。
  
      也就是說從那一刻開始,他們多多少少要判斷這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整個帝國從最開始的時候都有一種難以印明的考慮不管是他還是其他人。
  
      方中愈依然陪伴在建文皇帝朱允文身邊,他也詳細了解探索了這所有的一切,雖然說不能將所有的事情都搞完,但已經能夠處理一大部分。
  
      燈筆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