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大明影侯 > 第1069章 翻山越嶺的康石

第1069章 翻山越嶺的康石

    成全他人是一個很高尚的品格,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夠做到,這些年來能夠做到這些事情的人并不多。
  
      大明帝國從帝國以來,對于百姓的看重就非常的大,雖然太祖高皇帝用各種各樣嚴苛的法律限制著百姓的自由,同時減少了他們上升的渠道,但并不是沒有給機會,甚至北方的讀書人享受的條件要比南方人要優渥許多。
  
      這些年來也正是因為如此,帝國才并沒有經歷過各種各樣的坎坷經歷,北方的讀書人依然努力的讀著書。
  
      建文皇帝,朱允文進行各種各樣的改革之后,北方的讀書人現在也更加的看重軍事方面了,因為他們更多接觸的都是軍營。
  
      雖然說大明帝國的北方邊境一直在源源不斷的向北推進,可是軍事重鎮依然是規化城和北平城。
  
      當初駙馬爺梅殷和魏國公,徐輝祖回到京師之前,都去了桂花城一趟,雖然路途遙遠,但還是快速的去那里觀察了一番,畢竟那里是他們在前線最重要的基地之一,如今那一座城池已經越變越大,城墻也越修越高,附近連綿不斷的軍寨讓那里變成了一座實打實的大軍營,但同時也讓更多的百姓生活在那里,不管是漢家百姓還是草原部落的百姓。
  
      朝廷的政策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對于所有如今生活在大明龍騎之下的人來說都是一樣的,不管他們,要么是被征召,要么是被遷徙,總之所有正常的操作,除非真的朝廷什么都不管,基本上他們都是真正的第1層.
  
      好在如今朝廷明令禁止,不許外面的人刻薄的對待他們,所以這些年來他們的日子也過越好,畢竟賣得起出力氣,同時又愿意學習漢江文化的人總是會過得更好。
  
      兵部尚書譚翼,對于自己老上司的要求一點都沒有,覺得有什么問題是的,那個人曾經是他的對手,但是現如今他已經站上了最高的位置,自然不會再去擔心,同時用現在的角度上來看,當初正是因為有了對方的存在,所以他才可以走到現如今這個地步,所以從內心里來講,他還是很感謝那些個人的,再加上現在他如果能夠給予幫助的話,那就是更加的展示了他的心胸寬廣,對于他們這種未來還可能更進一步的人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
  
      在如今的大明朝廷想要登上高位有很多的要求,其中一點就是要品德好,畢竟如果只是唯有才能的話,那是帝國初期才應該做的事,但是現在是需要有才,但更加需要有德,沒有德性的人,就算是他真正的有才又有什么用呢?
  
      整個帝國從最開始的時候大家心里都清楚,當帝國面臨著一系列的改變之后,需要的人才就越來越多,這些年來朝廷的各項規章制度也充分的說明了這個問題,當所有的人都可以努力的去做事情的時候,也就意味著大明帝國從最開始想要抓住的那些事情都一一存在。
  
      “這些天兵部所做的事情上面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想法,不管你們和大都督府怎樣糾葛,爭鋒首先要保定的就是大明軍隊的穩定。
  
      海軍都督府那邊雖然與陸軍都督府互不同屬,但是也應該多注意一些,陛下這一次去了南邊恐怕也是想去解決一些問題。童俊這些年來很少回京師,但是每一次回京師帶來的都是大量的麻煩。
  
      當初他背后的那些人,其實如今到底是誰也基本上沒有了,不過既然他已經走到這個位置了,那些人自然也沒有太大的能量了,再加上朝鮮現如今的政策,各種各樣的力量都分崩一些,大家都是新式學堂教育出來的人才自然互不同屬。
  
      就算是有一些同窗好友真正的涉及到原則性的問題,他們也不敢胡亂的操作,畢竟這樣放在錦衣衛的手里的可能性實在是太大太大了。
  
      我本來一直擔心,僅因為會通過這些事情來讓更多的人聽命于精英們,可是現在發現僅因為除了真正要處置一些有罪的人以外,居然容忍了一部分人的操作,從這個角度上來看,方中愈也深刻的知道大明官場的水還是很深的,這些年來不管處置了多少人,又提拔了多少人,總之人還是那一群人背后所牽連的,利益糾葛還是一樣的。”
  
      這句話倒是事實,不管他們如何改變,大明帝國總是需要有人來幫助建文皇帝,朱允文治理的皇帝也想垂拱而治,既然如此,那就需要有其他人掌控更多的權利,好在現如今全力分散的都還不錯。
  
      少已經沒有誰,當然除了皇帝本人以外,其他人不可能完完全全的成建制地調動一支軍隊。
  
      在以前可能一支軍隊只要有吃有喝有武器就可以打仗,但是如今沒有后勤部隊的供給,沒有先鋒部隊的探路,沒有工程兵的搭橋鋪路,一直以前戰斗力超強,軍隊恐怕瞬間都會瓦解,畢竟他們不可能考慮到方方面面,而這其他的一切都是一個共同和團結的過程。
  
      就是說現如今造反的可能性已經非常的低了,除非真的到了最后朝廷已經不得民心了,連那些士兵的心理都不愿意為這個朝廷服務的時候出現那樣的問題,但是現在看來這樣的機會并不存在,甚至可以說在未來也不會出現的,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出現,恐怕也是數百年后了吧。
  
      “大人其實咱們心里都清楚,雖然不能低估一個人的貪欲,可是在如今這種狀態下,帝國只有越來越強才符合他們的利益,如果只盯著國內這一點點的利益的話,他們也走不長,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看,我們更多的應該把心放在外面,朝廷的軍師的命也是命,不可能任由他們如此散漫的去揮霍,從這一點上來講,我還是比較認可大嘟嘟的想法的。”
  
      大都督童俊被稱為儒將儒將的意思就是讀書人,所以譚毅還是很看重那個人的,甚至從現如今能夠從無到有將大明帝國的海軍發展到如此地步,甚至各大船廠的盈利能力超出平常,從這上面來說,他所付出的努力和最終帶來的結果都是非常不錯的。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他們探索了很多事情,帝國從最開始的時候就告訴所有人,沒有誰可以放棄這些東西,自然也就沒有誰能夠將這一切完完全全的拋棄。
  
      “道理是這么個道理,只是咱們還是有些低估人心啊,畢竟陛下離開京師這一段時間還是有不少事情發生的。
  
      算了,不說這些了,咱們心里清楚就好,接下來你還是要協調各個部門,對于北方軍團和西南軍團的供給補充黔國公那里也要具體,如果他們能夠將軍隊繼續分散同時做出更多有利于帝國擴充的事情的話,那就最好。”
  
      議事長齊泰齊大人之前所提出來的戰略是擴張戰略,所以他還是比較主戰的,在當時他是反對戰爭的,但是這些年來向勝造戰爭所帶來的福利,他們這些人又怎么會忍受自己手中的武器留在帝國境內生銹了,所以對外戰爭就成為一種很好的方式。
  
      只不過名不正則言不順,現在他們已經更多的知道名正言順這樣的道理,所以在很多時候都是合理的做這些事情,大明帝國從最開始變成現如今這個模樣都還是非常正常的。
  
      不管是誰,也不管在之前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他們心里也都非常的清楚,朝中所扮演的那些角色,還是相對比較正能量的。
  
      議事長齊泰齊大人有這樣的想法還是非常正常的,畢竟掌控帝國全集還是非常麻煩的,每天有各種各樣的消息,經過一系列的匯總分析,最后成績給他們的案頭,當然最終他們拿到的都是結論和相關的評價分析,然后再根據他們自己的消息和多年的經驗做出相對應的處理。
  
      如今的各部尚書各部部長可以說比之前要強烈的多,因為他們知道當自己手中的權力被劃分出力的時候,怎樣做才能保證手里剩下的權利依然留在他們手中,所以配合其他部門做好各種各樣的事情就成為了手中之中,如果真的有人不在乎這些的話,那最后倒霉的一定是他們。
  
      交趾故地的一片深山之中,有一群人正在探索各地的山形,同時在里面尋找藥材或者是一些其他可用的東西,原來這一群人就是康石所代理的先遣小隊。
  
      這件事情本身來說并不是一件難事,這些年來他做了不少的事情,同時從地方到中央,再從中央到如今的南方,他做了太多太多,有關于細節方面的事,如今能夠真正的來到一次交織故地自然也讓他非常的高興,所以這一段時間爬山越嶺掌控消息。
  
      他做的都非常的高興。
  
      身邊跟的那一群人都是這一段時間被他的魅力深深折服的士兵,當時被派遣來保護他的時候,還是有不少人不愿意的,不過見識到他的本事之后,一個個都心悅誠服,甚至隱隱約約覺得這樣的人才是人物。
  
      當然還有不少是從京師里就跟著他來的那些人,那些人都是和喀什差不多大年紀對抗,是有著一種近乎盲目的崇拜,所以跟著他來到這里建功立業。
  
      這些天他們更加的證明了選擇比努力更重要的這件事情,因為跟著喀什穿山越嶺,的確達到了不少的有用的消息,畢竟那些百姓們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個什么樣狀態,對于這些跟他們長得差不多,同時也能說他們這邊話的這一群人,他們并不感到有什么差異,畢竟南來北往的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他們也不可能去搞失敗,一個人的底氣從這個角度上來說,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比較值得的。
  
      “大人,您看見了這一片山脈可以說是非常龐大的山中常有迷霧,聽下面的百姓說這山里面以前還經常鬧鬼,其實咱們猜測也就是野獸吃人,只不過他們害怕就編出了這樣的故事嚇小孩子。
  
      不過如果可以好好利用的話,這一片山可以說是個寶雞,不管是上面的林木資源,還是各種各樣的動物資源,都可能彌補大量的前線損失,同時如果這些地方能夠成為大明的水土的話,咱們在這里建造軍寶建造橋梁道路也是非常劃算的。”
  
      整個京師的人都非常的清楚,他們現如今能夠作為先遣部隊探索各地的人都是非常精銳的,同時又進入各大學院去學習相對應的知識,每一個人都可以說是寶貝。
  
      對于手下人的提議夯實,只是笑了笑,沒說話他要找的是更多的東西。
  
      現如今這所有的一切看起來似乎都非常的重要,他手下這一群人也是如此,每一個人都非常的警惕,呈分散隊形在森林里探索,如今這一片山脈確確實實是之前他們地圖上有的,但是完全沒有這么詳細,爬上來才知道,這里居然要靠梯子才能進入另一個地方。
  
      好在最終他們實現了這個目標,一路上來,讓喀什對于這種西南的山地有了更加多的認識,那些蚊蟲叮咬讓他身上起滿了紅疹,不過現在來看并沒有什么危險狀況,畢竟當第1次被叮咬之后,后面他們再也沒有遇到了蚊子。
  
      “大人,聽說再過十里路就到了這邊的大鎮,不過之前因為戰爭恐怕會更加困難,咱們還要往那邊走嗎?”
  
      康石聽了之后拿出了地圖,這個時候在森林里找到出路和熟悉的路線是是不容易的。
  
      他們這些人都有著自己的方法但最科學的方法就是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來判斷,不過當時心里非常的清楚,現如今這些地方情況都比較復雜,百姓有不少,但更多的都是山水,也許是為了吃不飽肚子,也許是貪心作祟,總之各種各樣的情況都有,他們這些人自然也知道這里的狀況,所以對于這發生的一切還是感覺到是正常的,能夠跟他一起出來的人都是人精,所以并不難猜。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