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大明影侯 > 第1068章 小事情的大偉大

第1068章 小事情的大偉大

    總是有太多太多的事情,他們這些人在之前都想過,到底是因為什么原因最終走向了如今這種地步。
  
      朝中的人心里很清楚,現在他們所做的和之前他們所理解的其實是一個意思,大明帝國從最開始到如今都是有很多不同的地步。
  
      鄭掌柜這些天往方府送了不少東西,主要是因為方中愈的媳婦小郡主快要生孩子了。
  
      雖然方府不缺少這些東西,魏國公府也不缺少這些,可是他依然準備了好多東西送進去。
  
      這是一種態度,他并不是想其他人表明自己是可以賄賂方中愈的,他只是在做一個和方中愈關系好的人的必須要做的事情,如果他什么都不做的話,反而會引起其他人的懷疑,現如今今是你所有的人都知道他與方中印的關系,當初他就是依靠方中愈才起家的。
  
      如今大明帝國只要有漢人的地方,基本上都有有鄭左書坊的書籍。
  
      這些年來,他們也確確實實將大明帝國的各種文化知識傳播了出去,同時也幫助更多的百姓讀書識字,光憑這一點來說,他們就是大善人,甚至是傳播文化的使者。
  
      從這一點上來講,他們所做的事情可以說是造福萬世的,正是因為如此朝廷對他們非常的尊重,那些朝廷官員們也很清楚以前讀書是那些有錢富貴人家的特權,但是如今建文皇帝朱允文的支持讓更多的貧窮學子能夠讀書,進而改變自己一生的命運,從這一點上來講他們更加應該得到其他人的支持。
  
      同時這個人對于方中愈是一種非常發自內心的尊敬,所以其他人絲毫不覺得這是有錯的,反而認為如果這個人真的對方中愈沒有絲毫的尊敬,而且在任何時候都不表明自己的態度的話,那才是有問題了,才會覺得這個人真的是人品不行。
  
      雖然說方正式和方孝孺一再拒絕接受那些東西,但是最終那些東西依然進了方府的府庫,他們沒有私自動用,除非特別急需,否則的話,那些東西還是原封不動的躺在方府的府庫里。
  
      雖然知道開了一個頭之后會帶來無數人的際遇,甚至那些人會不斷的以各種各樣的名義送東西過來,但最終他們還是選擇了接受,方中愈不在府中,自然由他們自己來做,同時他們不會去改變自己現有的做法,接受了那些人的禮物,并不意味著就要做其他的事情,畢竟仿佛也是愛惜民生的,如果他們沒做的事情,其他人污蔑他們,他們還可以反駁他們做了的事情,但沒有像那些其他程度上那么嚴重,他們也會去做出解釋。
  
      這些消息自然也瞞不過建文皇帝,朱允文他也有其他的渠道來做這些事情,建文皇帝朱允炆對于所知道的這些事情,并不覺得有什么意外,方中愈離開京師,肯定會有無數的人去方府拜訪方孝孺。
  
      知道了,因為方中愈之前遲遲不給那些人機會,也不會讓他們把自己手中的事情完完全全掌控好。
  
      現在他們好不容易有了機會能夠見縫插針,自然會抓緊機會去做這樣的事情,大明帝國從最開始的時候就清楚所有他們可以做的事情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好在現在就是這種狀況。
  
      從這個角度上看起來,他們并沒有什么錯,甚至朝廷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他們也各自按照自己的角度去做了。
  
      京師里的百姓們通過報紙能夠了解到現在大明各地的狀態情況,甚至對于建國皇帝朱允文南巡天下所經歷的浮現,還有那些浮現的相關情況也可以知道,因為那是朝廷宣揚皇帝朱允文最好的方式。
  
      建文皇帝朱允文如今在百姓心中他的知名度很高,同時受認可的程度也很高,百姓們認為建文皇帝朱允炆之前仁慈,雖然在某些情況下有一些狹隘,但是這些年來他已經做得足夠好了,這也讓更多的百姓對他的感官越來越好。
  
      所以百姓們都希望建文皇帝朱允炆能夠做出更多有利于帝國發展的行動,甚至讓百姓們的生活更好,這樣的言語一直都有,在各地傳喚,只要不出現一些特別奇葩的理論,甚至可以說一些人來欺騙那些百姓的話,這種事情還是能夠被允許的。
  
      京師里有不少人都去,仿佛送了你,當然以各種各樣的名義去的,雖然最終結果是一樣的,但是他們還是會表明一個態度,至少讓房東一知道有這么一回事。
  
      所有在之前他們知道的那些人現在都很清楚,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大明帝國從最開始的時候到如今很多人都清楚發生了什么,只是他們依然選擇了堅持。
  
      議事長齊太齊大人,和兵部,尚書譚翼,兩個人這一段時間接觸頻繁,一直都在討論各種各樣的情況,這也是對整個大明帝國軍事改革中最重要的一環。
  
      對于眼前的這個年輕人,齊泰還是非常滿意的,只不過在其他事物上他比不上康石。
  
      當然看著這一位成長起來的乞丐并沒有把自己的心里話說出來,而且那個他看中的人如今也還在南方,一直遲遲不愿意回來,黔國公的軍隊在交織故地發展的很好,黃福在那里進行著各種各樣的政策,所以并沒有出現太大的危險,可是他卻依然在那里,甚至對那里進行民兵改革,讓更多的人接受訓練。
  
      這件事情在那里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畢竟要讓更多的人參與軍事操練,這本身就難以讓人捉摸,更何況在之前那還是一些敵對的國家。
  
      好在黃福支持,所以也沒人說什么。
  
      “大人您可以看見這是之前北方前線所傳來的消息,草原部落的人馬王庭衛隊已經開始投降,咱們的人去接收了,他們也確實沒有耍什么花樣,當然他們也希望能夠獲得更多朝廷,現現在比較糾結,所以一直不能遲遲做決定,兵部內部意見相差也很大,有人認為應該對他們斬草除根,不能讓他們有絲毫死灰復燃的機會,而有的人則認為應該慢慢的教化,甚至讓更多的人到內地來。”
  
      他們倆各自有各自的任務,譚毅在這個時候所表明的,就是如今兵不所欲的情況,確實如他所說很多事情和當時期待在的時候是不一樣的,現如今他也沒有更多的想法,要把身邊的一些人替換掉,因為他知道把這些真正的熟手替換掉之后,最終帶來麻煩的只有他承擔責任的也只有他,與其那樣還不如讓大家共同來做,總之想得更好,既可以讓其他人獲得知識,同時也可以通過彼此的交流方式,來擴大各自的交際圈子。
  
      “這個情況其實咱們之前也討論過,百姓們希望的是安定,如今好不容易朝廷能夠把這些人打敗,他們又愿意改變自己的方式到中年來,吃中原的飯時學習中原的文化,光憑這一點就已經超越了許多人了,所以如果他們真的需要離開那里的話,還是可以做到的“。””
  
      齊泰的心里還是非常清楚的,他們之前有過一番爭斗,那也是彼此的對立場面不一樣,但是如今大明帝國已經越來越強大了,他并不懼怕任何人,所以對于那些人如果提出的要求非常的不合理,他們也不會答應,現在選擇答應也就意味著雙方在這方面是可以溝通的,完善的,所以退步依然會有人退步,只是最終看是一個什么樣的結果罷了。
  
      “先生的意思是可以答應他們的族人到內地來,但是咱們漢人也要派遣,不帶人出去,在草原上生活。”
  
      “是的,以前給予他們自制,讓他們自己聚集在一起,是因為朝廷跌勢明顯,所有的事情都自顧不暇,但是如今朝廷明明可以給他們更多的機會,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還是希望能夠讓更多的人開始做這樣的事情。”
  
      兵部尚書齊泰所做的方法還是非常可取的,雖然有不少人一直抱怨著民民族問題,可是最終還是炎黃子孫從這個角度上來講,方中愈之前做的就不太合適了。
  
      到處都在移民各個大師最后考慮的都是移民,因為有不少人趁此機會掙了不少,同時也有人想出去見見世面,反正各種各樣的人都有各種各樣的情況,也都有在這一點上,大明帝國并不吝嗇,同時也希望他們能出出去看看,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在這里這么被動的做這些事情。
  
      聽起來似乎有些不靠譜,但那就是最終的事實,朝中現在所有的官員在私下討論的時候都會提到這些事情,現在議事長齊太奇大人,兵部尚書,產業最開始也曾有過幾次泡茶的舉動,所講的事情也是關于儀器剛剛開始時應該所做的事情。
  
      所以對于更多人來講,他們心里也非常清楚,到底發生了一個什么樣的事,朝中也清楚在這樣的情況下到底該如何考慮,所以最終的結果就是虛驚一場。
  
      “既然如此,那接下來我們再論證一番,如果可行的話就發出去讓他們抓緊時間考慮,畢竟如此危險的情況對他們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心理上的負擔。”
  
      譚翼思索了一番之后說道。
  
      他們這些人從最開始的時候就是這種狀況,大明帝國從最開始就清楚的明白,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之前是可以操作的。
  
      議事長齊泰齊大人心里還是很清楚的。
  
      所以在譚翼說了這半句話之后,他也沒覺得有什么意外。
  
      “嗯,抓緊時間做吧。
  
      康石現在怎么樣?”
  
      畢竟是自己當初關注的官員之一,現如今他的動向也受到其他人的關注,朝廷在后勤方面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也正是因為有著這樣的結果,所以讓更多的人開始努力的做好自己手中的事情,朝中總是比較明朗的,讓更多的人知道該怎么做。
  
      “這一段時間聽說他忙著調查,交趾故地的山川圖形,與之周邊的那些翻幫,他也有意義去打聽消息,甚至還從近視里抽調了大部分精銳過去,感覺近期似乎想要做一番大動作。”
  
      雖然沒有說什么大動作,但是他們還是感覺到了一陣壓力,至少這一次能不能突破,那就要看之前他們待的時間夠不夠久,或者有沒有一些其他的方式來改變現狀。
  
      外面的任何地方情勢都比較復雜,不管是人與人之間的關系,還是人與戰爭機器之間的關系,都有一些琢磨不透,從最開始的角度上來說現如今朝廷在之前所做的事情,恐怕已經影響到了無數的人。
  
      “現如今他還是很有才干的,既然如此,在有限的時間內幫他一把吧。”
  
      議事長齊泰齊大人還是希望康石能夠早點回來,雖然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愿進行的,可是多多少少看起來有一些不太好,所以在這個時候他還是希望譚毅能夠親自讓他回來。
  
      “是大人。”
  
      譚翼在這件事情上態度還是比較鮮明的,他既不防備有沒有人從外部打開也不會擔心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況,總之從現在看起來似乎還是非常的不錯。
  
      康石愿不愿意回來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認為康石沒有盤點。
  
      畢竟有太多太多的情況需要他們自己去做,朝廷在最開始所扮演的角色,只不過是因為剛好有那個物質存在。
  
      換了其他人恐怕就沒有這么快了。
  
      皇帝所在的地方很是熱鬧,方中愈放了不少人進來,他們不管是來的早還是來的晚,都會跑過來喝,建文皇帝朱允炆說說話。
  
      從如今朝廷的年邁上來講,他們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才能解決現如今的問題,好在能夠慢慢的發掘問題的存在,同時也能夠通過自己的操作去判斷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個什么樣的狀態,大明帝國從最開始的時候就非常的清楚,在接下來他們的日子到底如何去做。
  
      好在現在所有的一切都能夠改變,因為他們能夠通過不同的方式來獲取這樣的信息,而這些消息都是公用的。
  
      燈筆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