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奇跡的召喚師 > 2024 讓我來告訴你吧

2024 讓我來告訴你吧

京子傻嗎?
  
  當然不傻。
  
  所以,京子自己很清楚,真的成為了羅真的式神,那到底會怎么樣。
  
  “你會被視為咒術犯罪者的同黨,遭到陰陽廳的通緝。”
  
  “你會被視為倉橋家的恥辱,所有人都會以你為恥。”
  
  “你會與陰陽廳為敵,和那些無辜又維持著秩序的陰陽師為敵,更和你在陰陽塾中努力想考取到資格的專業陰陽師的夢想背道而馳,成為一介罪犯。”
  
  “最后,你甚至有可能會與你的父親為敵,與你敬佩的〈十二神將〉為敵,乃至是與天海大善等你家奶奶的熟人為敵。”
  
  “這樣,你也覺得沒關系嗎?”
  
  羅真以無比淡漠的語氣,說出這一句句的話語,刺激著京子的內心。
  
  羅真還這么說著。
  
  “你是個聰明人,肯定知道我不是在嚇你,這些都是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可你卻義無反顧的跳了進來,這究竟是為了什么?”
  
  羅真直言不諱的一一表達。
  
  “我們的交情并不算深。”
  
  “我們相處的時間更是少得可憐。”
  
  “我自認,我們兩個之間并沒有熟到可以讓彼此不惜一切的做出這種事情的地步。”
  
  “所以,我是真的不明白,你做這樣的選擇,究竟有什么意義。”
  
  這些就全部都是羅真的心里話。
  
  “還是說,你其實比我想象的任性,比我想象的魯莽,即使明知道后果很嚴重,卻還是要一意孤行的做出這樣不理智的事?”
  
  “亦或者,你是對日復一日的枯燥生活感到膩味,只是想尋找一些刺激?”
  
  “你是倉橋家的獨女,咒術界名副其實的公主殿下,咒術的才能也很高超,以你的家世和實力,將來可以說是一片光明,注定成為咒術界中舉足輕重的重要人物,乃至為咒術界的歷史寫下不可忽視的一筆,前途無量說的就是你這種人。”
  
  “但你現在卻想舍棄這一切,跳進黑暗中,成為受萬人指責的罪人,被家族視為恥辱的污點。”
  
  “這樣的未來,你真的想要嗎?”
  
  羅真無情的將現實展現在京子的面前,讓京子的面色變得蒼白了起來。
  
  顯然,這些,對于京子來說,并不是完全沒有所謂。
  
  不,應該說,對京子而言,這些事物還是相當重要的。
  
  畢竟,京子不知道倉橋家的真相,不知道咒術界的黑暗,更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打算做的事情。
  
  如果是在知曉一切的狀況下,京子出于立場、義務以及正義感,那還有可能義無反顧的走這條路。
  
  可京子卻不知道這一切,意味著她很明白,自己正要做的事情是「錯」的。
  
  既然是錯事,身為自覺性極高的千金大小姐,便不應該選擇這條路。
  
  尤其是京子這樣的人,本身就很善良,品格端正,個性強烈,照理來說,不可能選擇這條路才對。
  
  那么...
  
  “現在,你還可以懸崖勒馬,及時回頭,回到屬于你的世界里。”
  
  羅真極為冷靜的出聲,聲音卻異常清晰的傳入京子的耳中。
  
  “回去吧,那樣才是幸福的。”
  
  沒錯。
  
  那樣才是幸福的。
  
  若是京子真的義無反顧的跳了進來,后果如何姑且不說,跟在羅真的身邊,她遲早還是會知道一切的真相,知道自己的父親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到時候,京子能承受得住嗎?
  
  本應該是咒術界的代表,維持咒術界的秩序,管理者所有的陰陽師和咒術者的父親,居然搖身一變,變成了咒術界最深的黑暗,還策劃過〈上巳大祓〉和〈上巳再祓〉兩大事件,利用過〈雙角會〉的夜光信徒,和相馬家同流合污,準備無視世人的安危,進行降神儀式。
  
  這樣的真相,京子真的承受得來?
  
  羅真不想看到這個少女將來傷心欲絕的模樣。
  
  與其那樣,還不如回去,繼續當陰陽塾的塾生,過普通的生活,將來或許就不會承受太多的痛苦。
  
  正所謂無知是福,有時候,知道得不多,方才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
  
  這就是羅真的想法。
  
  只可惜,羅真并不知道。
  
  “那樣...幸福...?”
  
  京子不由得回想起這一年半的經歷。
  
  那樣幸福嗎?
  
  當然不幸福!
  
  這一年半里,京子就過得非常的痛苦,讓孤獨感、寂寞感以及仿佛被拋下一樣的感覺給折磨得喘不過氣。
  
  也許,那只是京子自己看不開。
  
  只要京子能夠看開,不再在意羅真的事情,那她就可以尋回本性,在陰陽塾中快快樂樂的生活。
  
  但京子能夠看開呢?
  
  不可能的。
  
  京子比誰都清楚自己有多么的倔強,多么的感性。
  
  要不然,就像羅真所說的那般,她與他之間無論是交集還是來往都不深,可她還是將那極為稀少的回憶當做珍貴的寶物,藏在心中那么多年,一直愛惜、愛憐的培養著。
  
  有鑒于此...
  
  “......我知道,也許我在做一件錯事,一件不被允許的錯事。”
  
  京子抬起頭來,看向了羅真。
  
  “可是,這件事,如果我不去做的話,想必,我一定會后悔。”
  
  就這樣回去,并和羅真斷開一切的聯系,斬斷所有的因緣,這樣如何能夠不后悔?
  
  京子是一名觀星術士,對于自己的未來,就算觀測不到,亦有著一定程度的直覺。
  
  這才是京子決定走這條路的真正理由。
  
  觀星術士的直覺就告訴京子...
  
  “我不能一直留在陰陽塾,否則我的未來絕對不堪入目。”
  
  京子鄭重其事的開口。
  
  “你就讓我成為你的式神吧。”
  
  京子決心走這條路。
  
  “......”
  
  這一次,羅真真的說不出話了。
  
  能讓羅真無法反駁到這種程度,京子也算是出息了。
  
  只是...
  
  “我看你是還沒明白,成為我的式神,到底意味著什么吧?”
  
  羅真重重的吐出一口氣,緊接著迎著京子的目光,望了過去。
  
  “行,既然你不清楚,那就讓我來告訴你吧。”
  
  說著,羅真從窗沿上跳下來,往京子的方向逼近。
  
  “你...你要干什么?”
  
  京子微微一驚,心中浮現出些許不安來。
  
  羅真卻沒有停下腳步,直接來到京子的面前。
  
  “成為我的式神,那就意味著你必須什么都聽從我的,難道不是嗎?”羅真看著面色不安的京子,撇嘴一笑,這般道:“既然如此,我就以主人的身份這么命令你吧。”
  
  “倉橋京子。”
  
  “把衣服脫了。”
  
  一句話,讓京子睜大了眼睛。
  
  氣氛,一下子沉重了起來。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