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錦衣春秋 > 第一四七零章 協議

第一四七零章 協議

    三大宗師聚集玄武島,齊寧早就料到一場爭斗在所難免,卻沒有想到會是眼前這樣一個結果。
  
      準備了多年的幾位大宗師,竟然沒有一個勝者,真正的勝者,卻是地藏,又或者說,最后的勝利者是浮萍。
  
      齊寧忍不住看向北堂慶,只見到北堂慶盯著地藏,眼中卻顯出一絲異樣之色。
  
      空藏大師見得島主故去,雙手合十,閉目誦經,似乎是在為島主超度,片刻之后,才轉向地藏,溫言道:“暮施主,這樣的結果,可否讓你放下這幾十年來的積怨?”
  
      “多年來受大師教誨,心存感激。”地藏平靜道:“我當年返回中原,只為兩件事情,其一是為了讓啞奴醒轉過來,其二便是要為啞奴討回公道。”
  
      一直不曾吭聲的卓青陽終于道:“這兩件事情,今日都可圓滿。當年拋下你們的這些人,都已經得到了惡報,至若啞奴,有玄武丹在這邊,自然是可以起死回生。”
  
      地藏微微點頭,齊寧此時終于忍不住向地藏問道:“你.....也是浮萍中人?”
  
      地藏瞥了齊寧一眼,并不說話。
  
      卓青陽抬手撫須道:“啞奴以藥物支撐,雖然沒有逝去,但經脈卻一天天地萎縮,到后來淮南王雖然暗中請了不少名醫,卻都是回天乏術,藥物已經無法再繼續延續啞奴的性命。”看了空藏大師一眼,繼續道:“多年前淮南王暗中找到了空藏大師,請求空藏大師出手相助。”
  
      齊寧神色凝重,心想原來大光明寺與地藏早有交集。
  
      但心下卻忽然想到,大光明寺是皇家寺院,按道理來說,空藏大師應該是維護皇帝的利益,甚至是保護皇帝的存在。
  
      淮南王心存異志,而且地藏更是為淮南王的計劃暗中積蓄力量,這伙人自然是皇帝的最大威脅,空藏大師卻幫助淮南王,而且和地藏早有交集,這顯然是大大不該。
  
      “浮萍計劃進展沒過幾年,啞奴就已經被送到了大光明寺,如果不是大師出手相救,啞奴早就已經不在人世。”卓青陽嘆道。
  
      齊寧淡淡道:“大光明寺救了啞奴,你們自然要追根尋源,弄清楚啞奴為何會變成那樣,如此一來,暮前輩當年在大雪山的秘密,你們就能弄清楚。”
  
      “我對你說過,浮萍組織的存在,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消除大宗師在人世間的影響。”空藏大師緩緩道:“我們的對手是大宗師,暮施主知道我們的計劃,自然也不會對我們有所隱瞞。”
  
      齊寧冷笑道:“我明白了。浮萍計劃實際上是不得已而為之的計劃,這計劃至少有兩個變數,任何一個變數都會讓浮萍計劃前功盡棄。第一個便是玄武神獸是否真的存在,雖然一直有玄武神獸的傳說,而且你們一直促成三神器最終落入這些大宗師的手中,但如果玄武神獸根本不存在,又或者它并不會如期出現在這座島附近,那么浮萍計劃就是一場笑話。”
  
      卓青陽嘆道:“你說的沒有錯,浮萍計劃從一開始,就是一場豪賭。”說到此處
  
      ,看了不遠處北堂慶一眼,才緩緩道:“只是面對這些大宗師,除了豪賭一場,又能如何?”
  
      “還有一個變數,即使玄武神獸出現,也依然會讓你們前功盡棄。”齊寧道:“三位大宗師爭奪玄武神獸,最終自然有一位獲勝者,如果無法將所有大宗師都除掉,浮萍計劃依然是一敗涂地。那最后一位大宗師該如何對付?”目光移到地藏身上,淡淡道:“你們或許為此費盡苦心,直到暮前輩出現,你們才找到了對策。”
  
      卓青陽頷首道:“不錯,幾位大宗師互相爭斗,最后的勝者,也必然是損耗巨大,但即使如此,面對損耗巨大的大宗師,我們也未必是敵手。”
  
      “但你們知道了暮前輩的往事,知道了暮前輩與這幾名大宗師有極大的仇怨。”齊寧嘆道:“暮前輩最關心的是啞奴前輩,大光明寺救了啞奴,等若是讓暮前輩欠了大光明寺一份大大的人情,再加上她本就要找這些大宗師復仇,所以自然而然成為浮萍計劃中不可或缺的人。”轉視北堂慶,問道:“那你是否知道暮前輩的存在?”
  
      北堂慶眼角微跳,但齊寧察言觀色,早就已經看出,北堂慶根本不認識地藏,也就是說,地藏參與浮萍組織,北堂慶即使知道有這樣一個人存在,卻并沒有機會與之相見,最重要的是,北堂慶應該不知道地藏與幾位大宗師的恩怨。
  
      “我在大光明寺的時候,你們讓我加入浮萍。”齊寧嘆道:“當時我不明白是什么緣故,現在終于明白,你們擔心暮前輩一個人無法收拾殘局,又從暮前輩口中知曉我也有控氣之法,所以想讓我聯手暮前輩對付活下來的那位大宗師,如此才能確保萬無一失,卓先生,我沒有說錯吧?”
  
      卓青陽看著躺在地上一直沒有動彈的北宮,微微頷首道:“如果知道是這樣的結果,我們也并不需要你參與進來。”
  
      “你們難道不知道,暮前輩一心要幫助淮南王父子篡奪皇位?”齊寧冷笑道:“朝廷待你們不薄,你們明知暮前輩會成為淮南王的助力,卻還要她加入浮萍,真要理論起來,你們也是叛黨!”
  
      卓青陽淡淡一笑,道:“我說過,浮萍中人除了聯手進行浮萍計劃,其他的事情互不干涉。”頓了一頓,背負雙手,輕嘆道:“而且比之皇位,天下百姓重要的多。”
  
      齊寧心下冷笑。
  
      地藏是淮南王介紹認識空藏大師,因此而加入了浮萍,那么空藏大師和卓青陽當然知道地藏與淮南王的關系匪淺,地藏在西川為淮南王父子積攢實力,甚至興風作浪,這一切別人不知,眼前這兩人必定是知道。
  
      他們當然知道地藏的存在,會威脅到楚國的皇位,卻都沒有任何的行動,甚至幫助隱瞞了地藏的存在。
  
      這樣的態度,自然是謀反。
  
      可誠如卓青陽所言,他們并不在乎楚國的皇位由誰坐在上面,即使明知到蕭紹宗會謀反,卻依然無動于衷,而這一切,只是因為地藏將是浮萍計劃的重要一環。
  
      在除掉大宗師之前,他們自然要保住
  
      地藏。
  
      “空藏大師,卓先生,眼下的結果,是否如你們所愿?”齊寧似笑非笑:“逐日法王和教主早已經離世,今日剩下的三位大宗師,兩個已經走了,還剩下最后這一個已經只剩一口氣,五大宗師互相殘殺,最終如浮萍計劃所謀,確實都將不復存在。”瞥向地藏,嘆道:“可是這天下并非只有五位大宗師,暮前輩也是大宗師,浮萍計劃是要讓所有的大宗師都不復存在,暮前輩還在,浮萍計劃到頭來豈不是一場笑話?”
  
      地藏唇角泛起一絲淺笑,道:“你是在挑撥離間?”
  
      齊寧笑道:“豈敢,我只是好奇而已。”
  
      “暮施主雖然是大宗師,卻非野心勃勃之輩。”空藏大師合十道:“今次暮施主的心愿已經圓滿,自然會潛心佛學,自今而后,世間也就不再有大宗師的存在。”說完,看向地藏,眸中似有深意。
  
      地藏淺淺一笑,道:“大師放心,我自然會遵守當年的承諾,既然心愿已了,自今而后也就不再修行武道,我會自廢武功。”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都是駭然變色。
  
      地藏竟然與空藏大師有過自廢武功的承諾,這實在是出人意料。
  
      五大宗師既然不在,地藏便是天底下唯一的大宗師,幾乎再無敵手,她卻甘愿自廢武功,實在是讓人感到匪夷所思。
  
      “暮施主放心,大光明寺有奇經,你廢去武功之后,修行奇經,三年之內,自然會恢復如初,再不受折磨。”空藏略顯一絲欣慰之色。
  
      齊寧心想看來雙方確實達成了協議。
  
      地藏既然也已經達到宗師境界,那么自然也不可避免受到天地之氣的反噬,雖然玄武丹近在咫尺,但她要以玄武丹救回啞奴,自然不可能自己服用玄武丹。
  
      浮萍組織除掉大宗師之后,地藏自廢武功,而空藏顯然是答應可以用大光明寺的奇經幫助地藏恢復。
  
      地藏自廢武功,再得奇經療傷,就等若是重新再活一次。
  
      “大師,玄武丹是否真的可以讓啞奴醒轉過來?”地藏微一沉吟,終于道:“他只要醒轉過來,我立刻自廢武功!”
  
      卓青陽已經笑道:“玄武丹乃是世間至寶,有起死回生之效,自然可以救回啞奴。”
  
      “這世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讓人起死回生。”忽聽得北宮的聲音傳來:“玄武丹或可以療傷救命,卻絕無可能讓死人復活。”輕嘆一聲,道:“卓青陽,啞奴是不是早已經死了?”
  
      卓青陽臉色微變,空藏大師也是眼角抽動了一下。
  
      “自然沒有死。”卓青陽迅速道:“當年淮南王無計可施,將啞奴送到大光明寺,這些年空藏大師親自為啞奴療傷,雖然不能讓啞奴醒轉,但卻能讓啞奴氣息不斷,只等著玄武丹救活過來。”
  
      地藏漂亮的臉上卻已經顯出一絲冷意,盯著空藏大師,隨即將目光移向了那艘大船。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