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使徒的地下城 > 五

      “我問,你答,明白?”高乾盯著被壓制符壓倒在地無法動彈的夜視鏡卡格,“我想你也不想一直這么痛苦吧。”
  
      “好吧,你們想知道什么?”作為哥布林,膽小和反水是最常見的事了,反正它又不是懸空城里的大將卡格,反水就反水吧,而且我們天空之城和大陸人現在應該勉強算是盟友吧?夜視鏡卡格這樣想著,也許能更安心一點。
  
      “你知道最近天空之城有沒有特殊的事情發生?或者其他不同的東西出現。”
  
      之前打碎了黃金石巨人,意外發現了一塊灰色結晶,在找到月光酒館的老板娘索西雅讓她凈化了結晶后,發現了天空之城中多出了一種黑色的氣息能量,這種能量具有很強的誘導性,能夠激發生物甚至元素生命的暴虐傾向和瘋狂。
  
      “奇怪的事情?”夜視鏡卡格回憶了一陣,最后不太確定的說出了自己記憶的一些古怪的事。
  
      “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以前聽說有些驅逐者會莫名其妙的自我啟動結束休眠狀態,在天空之城里走來走去,就像患了狂躁癥的人類一樣,但驅逐者是魔法構裝組合體,是不可能患上人類的疾病的。”
  
      “狂躁的魔法生物?似乎和格蘭之森里的異變有些相似的共同點。”像喚雷者凱諾,冰霜烈焰哥布林這種已經完成了整個突變過程的哥布林可以說不再是平常的生命體了,而是魔法元素變異生命體。其性質本質上其實和元素精靈沒什么區別。
  
      “從它這也得不到什么確切的情報,我們還是要繼續向上走。”雖然夜視鏡卡格把自己知道的都說了,但因為價值觀和側重點不同,它的情報并不能解決人類所需要的信息需求。
  
      “好吧。”壓制符消散,夜視鏡卡格也重獲自由,它伸展一會酸軟的四肢,“你,就是你,那個身后有十字架的家伙。”
  
      “你身上似乎有我們哥布林圖騰的氣息,我或許可以相信你。”夜視鏡卡格將腦袋上的夜視儀取了下來,“我還有一點比較重要的東西要告訴你。”
  
      “這個一臉滄桑的大叔能相信嗎?”取下夜視儀的卡格斜眼看向阿甘佐。
  
      “阿甘佐大叔?他是大陸上有名的四劍圣之一,是可以相信的。”
  
      “四劍圣?沒聽說過。”
  
      “算了,既然你說能相信他就好。”卡格拆開自己的夜視儀,從里面取出了一張類似于光譜分析的圖紙。
  
      “我下面要告訴你們的應該對你們有幫助。”光譜分析圖紙中顯示著數條不同的數據,不過不明白的人看了也不懂。
  
      “在前一段時間,我在改造我的夜視儀的時候,我偷偷的去了黑暗玄廊上方的城主宮殿。”
  
      “黑暗玄廊就是現在我們所在的地方,你不覺得這里不點蠟就特別黑嗎?”卡格回答高乾詢問黑暗玄廊在哪的問題,“還有不要打斷我,有問題一會再問。”
  
      “城主宮殿是我們的軍團長賽格哈特大人所在的地方,那里能夠直接觀察到支撐起天空之海的超級大魔法陣和暴龍王陛下所設下的封閉龍之國度入口的龍族隔絕魔法陣。”
  
      “那天正好是賽格哈特休眠的時間,我穿過城主宮殿直接來到了大魔法陣下,通過改造的夜視儀我看到了一股黑暗的特種光穿透了超級大魔法陣流入了天空之城中,而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疑似患有狂躁癥的驅逐者和莫名其妙攻擊其它目標的龍族和其他卡格就開始出現了。”
  
      “而現在這種黑色的特種光恐怕已經完全充滿了城主宮殿,賽格哈特大人可能也會受到影響。”
  
      放走了夜視鏡卡格后,高乾和阿甘佐暫時停了下來。
  
      “黑色的光,灰色結晶,黑色氣息,噩夢,狂躁化的生命,這其中有著怎樣的聯系呢?”高乾思索著,(內測沒有工業基地以后的劇情,所以黑色噩夢劇情都是以使徒的影響代替,前世屬于大轉移前,沒有黑色噩夢。連安圖恩都沒有,怎么會有盧爺的聚光計劃。)
  
      “假如說,我們這樣看,黑色的光,灰色結晶里的黑色氣息是一種東西,被這種黑色氣息侵蝕籠罩的生命體會陷入噩夢之中,醒來后會變得狂躁,而且這種氣息還會使生命體狂暴化。”阿甘佐以往的經歷讓他變得很敏銳,一下子就猜中了重點。
  
      “會使生命陷入噩夢的黑色氣息,黑色的噩夢嗎?”
  
      “黑色噩夢?這個名稱好,能夠直接表現出它的效果,就將這種黑色氣息稱為黑色噩夢!”
  
      兩人將這造成一系列異變的源頭的黑色氣息命名為黑色噩夢,不過現在要做的還是確定是否繼續前進。
  
      “怎么辦?繼續前進嗎?”
  
      “聽剛才戴著夜視儀的哥布林說現在城主宮殿里應該是充滿了黑色噩夢,我覺得我們需要召集更多的人來才行,不過現在既然我們已經來到這里了,就接著調查一下黑暗玄廊的問題是否嚴重,順便清理通道。”
  
      決定打穿黑暗玄廊的二人再次出發,高乾發現破魔符能夠有效的照亮周圍的情況,找到燭臺的開關就簡單多了,而且之前碰到的夜視鏡卡格似乎把其他的卡格都叫走了,所以也沒有什么人(哥布林?)來打擾,那些休眠狀態的驅逐者如果環境結構允許的話,繞過它們就可以,就算繞不過去也不會耽擱太長時間,在阿甘佐的強力攻擊下,那些攔路的驅逐者很快就變成了一地的空盔甲殼。
  
      “這些驅逐者還真頑強。”看著這些驅逐者的碎片,高乾不由的發出感慨,這些盔甲鐵皮罐頭就算你打掉它的頭盔腦袋,打碎它的一只手臂和雙腿盔甲。它照樣還是會揮舞著手中的武器發起攻擊,不管是劍還是斧頭,就是是盾牌它也要拍上你幾盾。
  
      黑暗玄廊的盡頭,城主宮殿的門戶就在不遠處了,不過在魔法門前矗立的尊驅逐者雕像散發著別樣的氣場。
  
      “似乎是頭領級的驅逐者。”看著被拱衛在中心的驅逐者,阿甘佐有些莫名的沖動,那種感覺就像是。
  
      “我怎么覺得,我想要攻擊,不,是殺死面前的一切?!”阿甘佐心中醞釀著一種名為毀滅的沖動!
  
      這種感覺就像是以前盧克西一直向自己抱怨的,鬼手的詛咒所帶來的破壞沖動。
  
      “那個時候,我第一次在阿法利亞遇到她,她正好是處于詛咒爆發的情況,見面就提著兩把大刀就砍向了我,然后我一劍就把她拍暈了。”阿甘佐帶上因為有著鬼手而被暗精靈驅逐出阿法利亞城的盧克西,來到了貝爾瑪爾公國的中心赫頓瑪爾,找到了虛祖前任大神官的弟弟,正在赫頓瑪爾后街開設鬼劍士道館的吉薩德,求購了一套封印鬼神的封邪鎖鏈,才算是解決了盧克西經常發生的間斷性暴走問題。
  
      “驅逐者的統領嗎?”高乾回想著腦海深處的記憶,雖然龍人之塔人偶玄關和黑暗玄廊之類的名詞自己也很熟悉,不過深處的記憶里還隱約的記得還有叫亞蒙和世帕羅塔的地方。
  
      “驅逐者的統領?驅逐者,天空,天之驅逐者?!”
  
      感知到有生命體的到來,黑暗玄廊盡頭的最后座騎士雕像也結束了休眠程序開始激活了。
  
      隨著雕像表面細微的快速震動,外層的石質化為粉末飄落,顯露出內部為銀白色的盔甲身軀。
  
      “天之護衛”強化版驅逐者,擁有比驅逐者更強大的防御力和攻擊力,但同樣的受到大量打擊會使某些結構破碎脫落。
  
      在拱衛四個方位的天之護衛都解除休眠后,位于中心的騎士雕像表層的石質偽裝也終于完全脫落,露出了內部與眾不同的溫玉色盔甲。
  
      雖然盧克西是自己跑到貝爾瑪爾的,不過這里還是改成了被驅逐,雖然暗精靈又是暗殺又是偷,還研究死靈,但鬼神這種東西暗精靈也很不感冒啊。
  
      (本章完)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