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使徒的地下城 > 蔑言

      陰沉的天空,由黃金方舟排放形成的雷云越來越龐大,覆蓋面積越來越大。
  
      “應該差不多了,開始吧。”
  
      看著頭頂的雷云逐漸覆蓋了這座島嶼的大半個天空,艾尼路從黃金方舟上跳起,化作一道雷電來到雷云之中。
  
      “山迪亞人的戰士,留下最強的一個就足夠了,不過如果能夠在我的雷擊下仍然能夠保持著清醒,我也會給予一定的優待的。”
  
      很快艾尼路便在心網中鎖定了現在島嶼上仍然在活動中的所有人為目標。
  
      “噼里啪啦……”
  
      連綿不絕,無窮無盡的雷電從艾尼路的身體中釋放而出,融入身邊的雷云之中,在雷電的控制下,雷云也在繼續發生變化。
  
      “神之制裁萬雷!”
  
      雷云在艾尼路的控制下發生劇烈的放電反應,一瞬間便形成了無數雷電,隨后便是無盡的雷鳴轟擊而下。
  
      “現在,還有二十二個。”
  
      草帽團十個,路飛,索隆,烏索普,山治,娜美,喬巴,瑪麗安奴,羅賓,蕭峰,佐助。
  
      神官兩個,涅槃,修羅。
  
      山迪亞戰士十個,包括韋帕,螳螂,捷寶,布哈拉姆,拉琪和愛莎,以及其他五位戰士。
  
      “那么,我需要……五個吧,這個數字才和預言符合,這畢竟是神的預言呢!”
  
      無盡的雷霆轟鳴而下,大地被撕裂出一道道參差不齊的巨大溝壑,云之川被瞬間擊毀。
  
      山迪亞戰士瞬間全滅,全部被落雷擊潰,只有山迪亞人里的小女孩愛莎被拉琪和螳螂保護在身下,沒有被雷霆擊中。
  
      “可惡!艾尼路!香朵拉的燈火……絕對不會就此熄滅……”
  
      就算是最強的山迪亞戰士戰鬼韋帕,也在連續超過三次以上的強力落雷攻擊下,昏迷了過去。
  
      山迪亞戰士,全滅。
  
      在島嶼的外環云流上,同樣是數道落雷精準的擊中了黃金梅麗號上的四人,娜美,山治和瑪麗安奴在雷擊之中幾乎是瞬間就昏迷了過去,只有烏索普在職業之力的支持下保留著一定的意識。
  
      “梅麗……”
  
      娜美,山治和瑪麗安奴僅僅是昏迷了過去,沒有生命危險,但是黃金梅麗號的甲板被落雷擊穿,在強大的電熱效應中,船艙內部已經有好幾處被落雷擊穿的位置燃燒了起來。
  
      “冰凍手雷……”
  
      烏索普用盡最后的意識,將自己旁邊的幾枚冰凍手雷丟進了船艙里,也昏迷了過去。
  
      而伴隨著一陣冰塊破碎的聲音之后,黃金梅麗號的船艙被迅速凍結了起來,火苗也被撲滅了。
  
      “路飛,索隆……就全靠你們了。”
  
      草帽團守船組,全滅。
  
      在艾尼路的萬雷齊發的時候,草帽團的另外一支隊伍。
  
      “奇怪,他們怎么還沒有到?”
  
      宇智波佐助的速度最快,在他到達香朵拉遺跡上方的巨大藤蔓旁邊的時候,其他人都還在趕來的路上。
  
      “雷電?”
  
      看著陰沉無比的天空,宇智波佐助自然也發現了如此不正常的天象不可能是自然產生的。
  
      “居然還能夠改變天象,看來自然系列的惡魔果實真的是不簡單啊。”
  
      宇智波佐助這已經是見到的第二個自然系列的惡魔果實了,無論是現在的響雷果實,還是之前沙鱷魚克洛克達爾的沙沙果實,其表現出來的力量和能量都要比路飛的這種超人系列要強大的多,怪不得自然系會有這么一個最強系列的說法。
  
      “卡卡西老師說過,他的千鳥曾經切斷過自然雷電,所以才會把比千鳥更進一步的雷遁千鳥改名為雷切,雖然不是自然雷電,但是現在看來,應該也相差不遠了吧。”
  
      看著天空的烏云中朝著自己劈來的雷霆,宇智波佐助掌握雷電自然是迎頭而上。
  
      “既然卡卡西老師能夠做到,那么我也能夠做到才對!”
  
      “雷遁千鳥!”
  
      雷電雖然是自然界中的一種強烈的放電現象,但是在形態上來看,雷電的確是存在著運動的方向的。
  
      “切開雷電,也就是說是從側面切斷了雷電能量的運動,雖然說同樣是非常危險,但是比起正面硬剛雷電的沖擊,這種側面切割的確是要難度稍微低上一些。”
  
      不提這邊宇智波佐助跑去嘗試用千鳥切雷電去了,另一邊,因為遇到了空之主而失散的路飛幾人。
  
      “真是糟糕呢,完全失散了呢。”
  
      空之主退去,只留下妮可羅賓和蕭峰兩個人還留在了原先制定的路線上,其余三人全都不見了。
  
      “啊,好黑啊,我這是跑到哪里去了?”
  
      被空之主一口吞進肚子里的路飛此時來到了空之主的肚子里,這個空之主真的是什么都吃啊,肚子里居然有著一片香朵拉遺跡的廢墟,還有非常多的黃金首飾和鑄造物。
  
      “哇,是黃金啊,真不少啊,不過可惜不是亮閃閃的,都灰漆嘛烏的了。”
  
      路飛在空之主的肚子里跑來跑去,找到了一大堆黃金物件,但是最后他才發現,自己沒有口袋裝這些黃金。
  
      “額,比起沒有口袋裝黃金,明明是能不能出去更重要吧?”
  
      所以說路飛是一個二貨了,他根本就沒有猜到自己現在究竟是在哪里,也沒有想到自己要不要從這里出去。
  
      被空之主嚇跑的喬巴此時已經完全脫離了預訂的路線,不過從它逃跑的路線來看,雖然拐了好幾個彎,最后預計還是能夠到達香朵拉遺跡的,雖然它要多跑上很長一段路程才行。
  
      至于索隆……
  
      就算是成為了代行者,即便是有了小地圖系統,也擋不住索隆的強大路癡力啊!在向“東”走了數十分鐘之后,索隆再次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莫名其妙的繞到了最剛開始的出發地點。
  
      活祭壇的湖泊旁邊,索隆再次斬斷擋住他的去路,看著面前的活祭壇和湖泊,一副摸不著頭腦的表情的樣子。
  
      “等等,奇怪,我怎么感覺我之前好像來過這里的樣子。”
  
      索隆“–_—???”
  
      索隆真的是不愧是索隆,他跑了一圈,又跑回起點去了。
  
      黃金方舟上,艾尼路清點著剩余的人數。
  
      “嗯……還有……六個?”
  
      。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