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都市陰陽師 >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求饒就免了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求饒就免了

三人站在漆黑的街道上,正在猶豫不決之際,忽然,大批錦衣衛的人馬直接騎馬奔襲而來。
  
  率領錦衣衛而來的,乃是蔣志明,他手持一面令牌,沖守衛城門的禁軍大聲說道:“城門進出的防備,由我們錦衣衛接手了!”
  
  禁軍那邊也頗為配合,讓出了對城門的控制權。
  
  很快,蔣志明便將整個城門給死死封鎖。
  
  另外幾處城門也是如此。
  
  蔣志明此時來到禁軍這邊的一個將領面前,問道:“剛才可有人出去過城門?”
  
  這個將領搖頭起來:“如今已經封城,這么晚了,除非是有特殊的命令,否則我們不會放人出去的。”
  
  “那就好。”
  
  蔣志明微微松了一口氣,就怕沒趕上。
  
  只要人還在燕京內就行。
  
  不過蔣志明臉色也難看了幾分,他目光看向龐大的燕京城,如此龐大的京城,想要在這里面找到幾個人,猶如大海撈針。
  
  而另一邊,不少日月府身手頗好的高手,不斷的在城門附近的屋檐上飛馳而過,朝下面的街道尋找著呂成三人的下落。
  
  林凡也趕到了,他和牧英才靠在一起,看著不斷在屋檐上飛馳的日月府人手。
  
  “大人,您說能找到嗎?”牧英才壓低聲音說道。
  
  “看運氣吧。”林凡背著手,面無表情的說道,他心里則是暗道,千萬不能讓人給跑了!
  
  就在等候之中時,突然,一個街道的房檐上,忽然,出現了一個閃耀的火光。
  
  一個日月府的探子點燃了火把,不斷的揮舞晃動著。
  
  這是有了發現的信號。
  
  “走了。”林凡從屋檐上一躍而起,迅速,一柄飛劍出現在了他的腳下,咻的一聲,朝探子發出信號的方向飛去。
  
  牧英才臉色微變:“大人這速度,比以前快了好多!”
  
  幾乎是剎那,林凡便已經飛到了這探子的房檐之上,他目光朝下方一看,果然,呂成,蕭元申和黃子實三人,正站在一起。
  
  “黃子實!”林凡面色一沉,他一揮手,幾十柄飛劍,朝著下方的三人直接襲去。
  
  在此之前,林凡也只認為呂成和蕭元申勾結在一起。
  
  沒想過黃子實還活著,但現在一細想,當初蕭元申喝下的毒酒,便是黃子實端上來的,恐怕那杯毒酒也是有問題的。
  
  黃子實深吸了一口氣,急忙欲要還手。
  
  “臭小子,給我個面子吧。”
  
  忽然,旁邊的街道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
  
  林凡扭頭看去,竟是魏正。
  
  魏正頗為年邁,穿著一身黑色風衣,臉上掛著滄桑之色。
  
  林凡也是迅速收起了飛劍。
  
  他落在了魏正的面前,又看了一眼下方的三人,說道:“魏公公,你回來做什么?”
  
  黃子實臉上,流露出了慚愧之色。
  
  魏正撇了一眼黃子實,嘆了口氣,說道:“燕京出了這么大的動靜,我自然是要回來看看的,黃子實的命我保了,呂成和蕭元申,你自己處置。”
  
  魏正和黃子實畢竟相識多年,哪能放任不管。
  
  “魏公公,你都已經離去了,又何必踏入這些糾紛之中。”林凡眉毛微微一皺:“這黃子實畢竟參與謀反。”
  
  魏正呵呵苦笑:“行吧,你要不放人,我還能硬搶不成?老咯,老咯,說話也不管用了。”
  
  這老東西。
  
  林凡心里暗罵一聲,隨后說道:“行了,趕緊將這黃子實給帶走,免得我日月府的人趕到,看到了人多眼雜。”
  
  魏正對自己恩重如山,自己還能真不給他這個面子?
  
  “就知道你這小東西沒這么狼心狗肺,哈哈。”魏正笑了起來,他拍了拍林凡的肩膀,說道:“行了,也不白從你手中要人,此前跟在你身邊,那個叫周倩雯的姑娘很危險,你如今已經被他背后的勢力盯上了,以后切莫和她再接觸,那種人,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
  
  聽到這,林凡心中微微一動,道:“她是周皇朝皇族之人。”
  
  “不僅僅是如此。”魏正笑瞇瞇的說道:“行了,自己小心著點吧。”
  
  隨后,魏正落在黃子實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老伙計,走了。”
  
  黃子實目光中,流露出了感激之色。
  
  自己這可是參與謀反的大罪,也就魏正出面能保得住自己了。
  
  “魏公公,將我也給帶走吧,將我也帶走。”蕭元申急忙抓住魏正的手,道:“您可是親自看著我長大的啊。”
  
  魏正略一沉默,回頭對蕭元申道:“蕭元申,你認為你當初炸死,燕皇陛下不知道嗎?”
  
  “你的棺木葬下后,沒過多久,燕皇便偷偷派人挖出查看過,里面空無一物,可他卻并未聲張,他不想白發人送黑發人,但卻要給天下人一個交代。”
  
  “你就這樣‘死’了多好,自己平平凡凡的過下半輩子,富足一生,也是沒問題,可惜啊。”
  
  說完,魏正一揮手,法力夾帶著黃子實,便沖天而去。
  
  剩下的呂成和蕭元申,自然也沒有了反抗之力。
  
  沒過多久,日月府的人便趕到。
  
  “拿下。”林凡揮手道。
  
  頓時,日月府的高手沖了上去。
  
  蕭元申急忙大喊:“我是燕國太子,你們誰敢亂動我半根毫毛,我讓我父皇殺你們全家,你們全部都得死。”
  
  說道后面,甚至帶著哭腔,這一次被抓,他是再無活路了。
  
  蕭元龍也不可能讓他這樣一個巨大的威脅還活著。
  
  反倒是呂成,頗為平靜,背著手,任由著被抓住。
  
  他看著上方的林凡,平靜的說道:“林凡,我想和你聊聊。”
  
  “聊聊?”林凡呵呵一笑:“我想,我沒有什么和你好聊的吧?”
  
  呂成說道:“我知道一些你不知道,但絕對會感興趣的東西,怎么?不想聊一聊?”
  
  林凡略一沉默,呂成如今這般境地,應該不至于說什么假話。
  
  而且這呂成不過是區區凡人,在自己手中也翻騰不起什么浪花來。
  
  想著這些,林凡來到他面前,道:“跟我過來,不過我提醒你,求饒就免了,我可沒這么大能耐放了你。”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