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都市陰陽師 >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留了一手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留了一手

    他也不知道呂成那邊究竟是什么情況,會不會暗中有特殊的高手保護更是不清楚。
  
      反正多小心一些總是沒錯的。
  
      牧英才點了點頭,這時,他仿佛又想起了什么一樣,說道:“對了大人,還有一件事,你看。”
  
      說著,他又拿出一份文件遞給林凡。
  
      林凡仔細一看,面色卻是皺了起來:“這么快就又有動作了嗎?”
  
      “恩。”牧英才點頭:“又有了一些齊國探子的動靜,而且這些齊國探子的行蹤,有一些已經被我掌握到了。”
  
      林凡背著手,沉聲說道:“看樣子,齊國那邊的動靜,快要來了啊!”
  
      ……
  
      燕京深夜的凌晨。
  
      內城一架馬車,朝著城門口的方向而去。
  
      “駕。”駕車的是一個老人。
  
      “停!”
  
      看守的禁軍攔下慢車,說道:“例行檢查!”
  
      “好嘞。”老人點頭,臉上堆笑著說道:“上面都是一些主家的珍貴玩意,帶去燕京外面的莊子中存放,幾位大人可小心點手腳,不要弄壞了,否則大家都麻煩。”
  
      說完,老人手中拿出幾錠銀子,遞給這幾個守衛。
  
      這幾個禁軍掀開簾子,往里面一看,果然,整個馬車內,都是各種各樣的花瓶,字畫。
  
      老人笑呵呵的說道:“大人,可以放行了嗎?”
  
      幾個禁軍互相對視了一眼,沒過多久,牧英才便率領幾十號人手,慢慢的走了過來。
  
      牧英才瞇起雙眼,根據探子所反應,對方會用馬車偷偷出去。
  
      入夜后,所有馬車都嚴格檢查了一番,但都一無所獲。
  
      攔住馬車的這幾個,自然也并不是禁軍,而是日月府之人。
  
      “上去看看。”牧英才對旁邊的一個人使了個眼色。
  
      這個人是個奇人,并不會什么功夫,身手也是頗差。
  
      但他這人有一個優點,那就是觀察仔細。
  
      這人走上前,仔細檢查之下,大聲說道:“把所有花瓶字畫搬出來!”
  
      “是!”
  
      所有人照辦,老人卻是急忙說道:“諸位大人小心點,別摔了字畫。”
  
      “怎么了?”牧英才開口問道。
  
      這個人在牧英才耳邊低聲說道:“大人,你看著車轱轆在地面上的印痕,這印痕很深,若只是一些花瓶字畫,絕不可能如此,這里面,藏了東西。”
  
      所有人將花瓶字畫都搬了出來。
  
      牧英才大聲的說道:“給我把這架馬車拆了!”
  
      “使不得,使不得!”老人急忙道:“這馬車乃是主家的東西,諸位大人拆了,可是要有麻煩的。”
  
      “拆。”牧英才豈會理會?
  
      很快,這座馬車被拆開,果然有了發現,馬車下面竟有一個暗格,里面竟然藏了三個人。
  
      三人瞬間被控制了起來。
  
      他們三個臉上都化著妝,不過牧英才仔細分辨之下,卻能認出蕭元申。
  
      另外二人,也正是呂成和黃子實。
  
      “呂太傅,蕭元申,你們好歹也是堂堂大人物,竟躲藏在這里面,這也真是有夠丟人的。”牧英才冷哼一聲:“既然敢造反,那么就要敢承擔責任。”
  
      “帶走!”
  
      他大手一揮。
  
      呂成,黃子實和蕭元申等人,也就黃子實是修士,但也只是解仙境的實力,這一次牧英才帶來的高手可是不少,他也難以抵抗。
  
      三人就這樣輕易的被抓了。
  
      當然,也很正常,牧英才重新執掌日月府,雖然被清理了一遍,但核心的名單,他并未交出去。
  
      整個燕京上下,都是他的眼目,他們拿什么逃?
  
      牧英才率領日月府的眾多探子,壓著他們三人直接先回了蘇府。
  
      三人被綁得結結實實的。
  
      也都未曾說話。
  
      很快,便被抓進后院內。
  
      聽聞消息的林凡,也早就等待在了這里,看牧英才將他們三人押了進來。
  
      “大人,人已經抓住了。”牧英才恭敬的說道。
  
      “恩。”林凡目光朝這三人看去,瞳孔一縮,隨后他急忙打了一盆水,朝三人的臉上潑了上去。
  
      妝容一落,卻發現,這三人根本不是呂成,黃子實和蕭元申。
  
      他們臉上的妝容,只是讓他們更像了那三人幾分。
  
      簡單點來說,他們三人是替罪羊。
  
      “怎么了?”牧英才看到林凡臉色不對,問:“抓錯了?”
  
      “不怪你。”林凡深吸了一口氣:“你對他們并不熟悉,只是聽我描述過他們的相貌,趕緊派人連趕往外城的四座城墻,快!”
  
      說完,林凡迅速的趕了出去。
  
      ……
  
      夜幕之下,呂成,蕭元申和黃子實已經混出了內城。
  
      剛才那架馬車,自然是呂成安排的。
  
      他也只是試試看會不會有問題,他們三人則躲藏在遠處的一條暗巷中。
  
      沒想到竟然真會出現人抓住了這馬車。
  
      三人一陣后怕,若是他們三人躲藏在馬車上出去,恐怕已經被抓住了。
  
      而此時抓住了‘目標’,守衛自然是松懈了,三人這才偷偷混了出來。
  
      “多虧呂太傅留了一手,不然我們恐怕已經被抓了。”蕭元申滿臉的后怕。
  
      呂成看了一眼遙遠的外城城墻,說道:“我們快些趕路,然后想辦法混出去才行,他們三人若是漏了餡,讓人察覺出不對,立馬就會封鎖外城城墻,到時候我們才真是插翅難飛了。”
  
      呂成心里焦急,三人快步的走著。
  
      可惜騎馬目標太大,不能騎馬。
  
      而且如今大戰剛結束,整個燕京內是宵禁的,他們還得躲避巡邏的士兵。
  
      若是被發現,也是難以說個明白。
  
      終于,三人走了約半個時辰,這才趕到了東城門。
  
      此時城門已經封鎖,無數禁軍守護著這里,顯然是不會讓任何人通過的模樣。
  
      “呂太傅,您在這里面不是有人嗎?”蕭元申壓低聲音問道。
  
      呂成點頭,微微咬牙道:“但我不確定這人會不會也出問題,出賣我們。”
  
      聽到這,蕭元申和黃子實沉默了下來。
  
      剛才內城的城門那一幕,他們可不想再經歷了。
  
      但如今城門如此嚴密的封鎖,若是不用探子來幫忙,他們三人,除非黃子實暴露身份,使用法力強行帶他們飛過城墻,否則是難以出去的。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