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都市陰陽師 >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周倩雯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周倩雯


  林凡和牧英才安排妥當這些事情后,便乘坐馬車,趕回蘇府。
  
  剛進入蘇府,牧英才便接到一封秘信。
  
  “大人,您看。”
  
  林凡接過手中,看著秘信中的內容,眉毛微微一皺。
  
  “果然,讓斷凜撿了個便宜。”林凡苦笑了一下。
  
  旁邊的牧英才待林凡看完后,便接過這封信也看了起來。
  
  一看信中的內容,臉上的表情也是略微變了幾分。
  
  信是深藏在長虹劍派中的探子傳來的,飛雪峰在獲悉了司空宿慘死后,斷凜便第一時間出手了,親自率領大部分高手殺到無雙劍派,雙反展開一場血戰。
  
  勝負雖然還未出來,但飛雪峰中,有斷凜這樣一位高手,其結果可想而知了。
  
  林凡背著手,往里面蘇府內走了進去,而牧英才跟在林凡身后,問:“大人,斷凜恐怕最后也不會放過大人您。”
  
  “放心,斷凜這廝如今可騰不出手來對付我,很快,齊國也會正式向燕國發起進攻,他更沒有時間對付我了。”
  
  林凡無奈的搖頭:“可惜了無雙劍派和飛雪峰這一戰,又不知要死多少的修士,到時候和齊國在戰場上,我們這邊修士可是遠遜色于對方。”
  
  但林凡明白,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回到府邸內,牧英才也將前面城墻的結果說了出來,府邸內的眾人,也是松了一口氣。
  
  林凡直接說道:“沒有重要的事,就不需要通知我了,你們商量著拿主意便可。”
  
  說完,林凡來到自己書房中盤腿坐下,開始了修煉。
  
  如今他已經達到了地仙境,不過突破到地仙境后,還未真正好好修煉過。
  
  大致的事情也已經告一段落,接下來,便是一些小事。
  
  林凡閉上雙眼,盤腿坐在書房之中靜心修煉著,體會著地仙境的玄妙。
  
  地仙境的境界,和解仙境果然是天差地別。
  
  解仙境主要是肉身的蛻變,和真人境而言,相當于是脫胎換骨。
  
  而解仙境,則是整個心靈。
  
  就在這時,突然響起了敲門聲,林凡睜開雙眼,眉毛微微一皺,他來到門口,打開門一看,竟是舟倩雯。
  
  舟倩雯穿著一身男裝。
  
  事實上,自從來到蘇府后,舟倩雯也不太刻意隱瞞自己是女子的身份,偶爾會身穿女裝出現。
  
  蘇千絕,南戰雄,牧英才等人,早就看出舟倩雯乃是女扮男裝,倒也見怪不怪了。
  
  倒是黃小武,卻是被嚇了一跳。
  
  “舟姑娘怎么突然有空過來?”林凡笑著問道。
  
  舟倩雯笑著說道:“是來向你辭行的,家中突然有些事情要讓我回去一趟。”
  
  “那一路順風?”林凡點頭起來,這舟倩雯和喻洪的身份,頗為神秘,當然,林凡也猜得**不離十了。
  
  只不過也未找二人證實過。
  
  舟倩雯有些猶豫,她說道:“臨行前,你就沒有什么想要和我說的嗎?”
  
  林凡臉上佯裝疑惑:“舟姑娘想要讓我給你說什么。”
  
  “……”舟倩雯無語,你就不能挽留一下?
  
  你挽留一下,本姑娘可以多玩一段時間啊!
  
  想著這些,舟倩雯翻了個白眼,道:“行了,沒什么事了,諾。”
  
  突然,舟倩雯遞出一塊晶瑩剔透的玉佩,上面還雕刻著一個周字。
  
  “若是在燕國走投無路了,你就拿著這塊牌子,來周皇朝的京城找我,我不姓舟,本姓是周。”
  
  周?
  
  林凡瞳孔微微一縮,這不是周朝皇族的姓氏嗎?
  
  林凡笑了一下,說道:“沒想到你是周朝公主?”
  
  “你以為呢?”周倩雯無奈的說道:“可惜了,記住,若是走投無路的時候,隨時來周朝找我,不管你的敵人是誰,只要不是最頂天的那幾個圣人,我舟倩雯皆可護你無事。”
  
  “若是我走投無路,必然投奔公主。”林凡點頭,將這塊玉佩收下。
  
  舟倩雯無語,道:“不只是走投無路的時候啊,你沒事也可以過來找我玩玩,我這一趟回去,短時間怕是不一定能夠出來了,要是想我了,記得來看我。”
  
  “若是路過周朝,自然來。”林凡點頭。
  
  周倩雯吐了一口氣,道:“行了,走啦。”
  
  說完,她背著手,瀟灑的轉身離去。
  
  喻洪則在不遠處,跟隨在周倩雯身后離去。
  
  二人也跟蘇府內的南戰雄等人告了別。
  
  走出蘇府。
  
  門外,已經停了一架碩大的馬車在外面。
  
  馬車附近的街道上,暗中潛伏著不少圣殿的高手。
  
  “走吧。”喻洪說道:“小姐,你這次回去,可就得安心修煉了,您可是被譽為五國中,最有可能第六圣的人。”
  
  ……
  
  蘇千絕的府邸內,林凡又研究了一會自己的境界,但發現卻沒有了這個心思。
  
  他時不時會拿出周倩雯贈送的這一枚玉佩,看上幾眼。
  
  他知道周倩雯對自己的情誼,但林凡卻并未給予任何的回應。
  
  他并不是什么泛情之人。
  
  他心里暗道,若是接受了這份情誼,豈能對得起蘇青,還有金楚楚,甚至還有谷雪。
  
  想到這,林凡無語起來,特么的,某種意義上來說,自己好像還真是有些泛情。
  
  林凡黑著臉,不過周倩雯這么一個漂亮的姑娘喜歡著自己,人非草木。
  
  “哎。”林凡搖了搖頭,將這枚玉佩給收好。
  
  林凡走出了書房,院子中,牧英才剛好快步走了過來,他手中拿著一份秘報,說道:“大人,真是巧了,你看。”
  
  林凡一聽,接過了這份秘報。
  
  這上面,竟然是呂成向日月府的探子大廳各個城門布防的情況。
  
  “這個探子是我撒出去的,專門潛伏在城墻守衛之中。”牧英才臉上帶著笑容,說道:“沒想到這么巧,呂成竟然剛好想要有關城門的消息,然后就打聽到了這里。”
  
  “呂成的下落收集到了嗎?”林凡問道。
  
  牧英才搖了搖頭,說道:“還沒有,我不敢讓手下的探子跟上去,怕對方引起懷疑,慢慢正在布網,今晚應該就能將他們給抓住。”
  
  “很好。”林凡拍了拍牧英才的肩膀:“記得多帶點人手!”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