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美漫之道門修士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難以擺脫 新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難以擺脫 新

    晨起時分,科琳一個人還坐在窗臺前,細細的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將一縷縷的朝陽之氣納入體內。
  
      科琳的這種練功方式并不是凌霄所傳授的,甚至于這件事情,凌霄根本就不知道,而她之所以會這種練功方式,乃是傳承于他的父親溫李,雖然說表面上她的父親不過是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亞洲歷史學教授,但是可以明顯的看得出來,她父親也沒有那么簡單,最起碼這一套練功方法就極少有人知道。
  
      正是因為這一套練功方法,科琳現在的身體素質已經到了普通人能夠達到的巔峰,就拿昨天晚上來說吧,即便是四名身高馬大的黑人大漢手持武器闖進來,也不是她的對手。
  
      突然,一股刺耳的音樂打斷了科琳的修行,她的眉頭緊皺了起來,睜開眼睛看向了大堂的方向,音樂聲就是從那里傳過來的,當科琳有些氣惱的走進大堂的時候,正好看見本該消失了的丹尼爾·蘭德一本正經的站在那里今天練功,而在大堂的門口,一名非裔小哥小心的關上房門,靜靜的站在那里看著丹尼爾·蘭德修煉。
  
      這個混蛋,科琳心里忍不住咒罵了一句,他難道不知道蘭德集團的人還在外面盯著這里嗎,他竟然還敢如此肆無忌憚的剛才在別人面前現身,他難道就不怕消息傳到外面去嗎,他就是非要將自己拉下水不可!
  
      科琳走過去,直接關掉隱約,然后面無表情的對丹尼爾·蘭德說道:“我以為我昨晚已經說的很清楚了?”
  
      丹尼爾·蘭德一邊繼續練功,一邊說道:“你的確說的很清楚了。”
  
      “那你為什么還在這里?”科琳打發非裔小哥去打掃衛生,讓后轉過身緊盯著丹尼爾·蘭德。
  
      “我擔心你的安全。”丹尼爾·蘭德說出了一句讓科琳感到滿是啼笑皆非的話。
  
      她還需要他來保護安全,他如果不出現在這里,所有的麻煩都不會有,而他站在這里,危險才會源源不斷而來,所以科琳非常不客氣的說道:“我不需要你保護我的安全,我自己能保護我自己。”
  
      “是嗎,昨天晚上你打得那么辛苦!”丹尼爾·蘭德忍不住好笑的說了一聲,昨天晚上,科琳的戰斗他可是全部都看在眼里的,如果換作是他,根本不會給那些人接近的機會。
  
      “你是說這個嗎?”話音剛落,科琳就已經狠狠的一拳砸了過來,丹尼爾·蘭德眨眼之間就已經側過臉,避開了科琳的突然襲擊,右手擋在她的手肘上,阻住了她的進一步攻擊。
  
      “瞧,猛虎用的是內力,而不是外力。”丹尼爾·蘭德有些刻意的對科琳進行指點,然而他壓根就不知道科琳對他出手只用了三分的功力,更多的是在保留,而且昨天晚上的那四個人,如果不是科琳刻意的不想殺人,否則的話,那四個人早就被切斷喉嚨死掉了,別忘了,科琳都是曾經在手合會的訓練營呆過的。
  
      而且很少有人知道,科琳是他們那一屆學員當中最優秀的一個,更別說她的家族淵源傳承了。
  
      如果科琳的殺人手段完全展現出來,就算是她自己也會感到非常驚訝,更別說是丹尼爾·蘭德了。
  
      雖然說丹尼爾·蘭德出身昆侖,但是說實話,他的眼力還真的不怎么樣,一邊跟科琳進行交手,丹尼爾一邊指點他該如何使用內力,匯集內氣,然后用于打斗中,戰勝一切障礙。
  
      不得不承認,丹尼爾·蘭德的實力要遠超科琳,畢竟不管怎么說,他都是自小接受昆侖的嚴格教導,而科琳很多東西都是要靠自己自行摸索,雙方之間所受教育的不同,也導致了雙方的實力差異。
  
      “砰”的一聲,科琳被丹尼爾·蘭德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這一幕看得一旁的非裔小哥都忍不住直咧嘴。
  
      不過科琳很快就從地上放了起來,她這個人不是不知好歹的,丹尼爾的確指出了她很多在運用上的缺點,同時傳授了一些昆侖特有的攻擊方式,雙方交手的時間雖然很短,在科琳仍舊學到了很多。
  
      “謝謝你向我展示。”科琳走到武館的門口,直接打開門,然后轉過身,對著滿臉詫異的丹尼爾說道:“不過你還是得離開這里,你應該明白,你留在這里的風險很大。”
  
      雖然說昨天晚上,蘭德集團的人被科琳給攆走,而且短時間內對方也不會認為丹尼爾就在這間武館里面,對方就放棄了對這里的監視,科琳昨天晚上已經探查過了,在武館外面有一輛面包車突兀的停在馬路對面。
  
      丹尼爾·蘭德實際上來說,他實在沒有其他地方可去了,當然,他可以去中央公園的草地上過夜。如果他實在不想去那個地方,因為上一次在那個地方過夜的,有個坐在他身邊的流浪漢第二天沒有再醒過來。
  
      “如果我付你房租呢?”丹尼爾試探著說出這么一句話,看到科琳沒有拒絕,他緊跟著說道:“我可以付你六個月內所需要的一切費用,我就待一周。”
  
      哼,科琳冷哼一聲,毫不客氣的揭穿了丹尼爾的本質:“你就是個落跑的精神病人,連剪頭都剪不起。”
  
      “我當然剪得起,我就是還沒來得及去剪而已。”丹尼爾臉皮忍不住抽了抽,然后緊跟著說道:“聽著,我是丹尼爾·蘭德,蘭德大廈寫的就是我的名字。”
  
      “就算如此又怎樣,我還是希望你能夠離開。”科琳堅定的搖著頭說道:“我不想昨天晚上的事再發生。”
  
      “聽著。”丹尼爾深吸一口氣,說道:“周五之前我就能搞定一切,到時我能付你一年的房租,怎么樣?”
  
      “周五,你確定?”見到丹尼爾認真的點頭,科琳看著他,思慮半天之后,才點頭說道:“好吧,你可以留在這里,但是你只能睡在那個角落里,而且你不能接近我的學生,不能讓其他人發覺你的身份。”
  
      科琳之所以同意讓丹尼留下,絕對不是因為那一年的房租,否則的話她早就答應了沃德·米查姆了。她之所以會讓他留下,那是因為他保證能在周五之前解決掉一切,不到一周的時間,最近麻煩就可以徹底的擺脫,雖然說短時間內可能會有些危險,但是付出這樣的代價,科琳還是愿意的。
  
      說實話,她這么做也是不得已而為之,想想吧,她之前做了那么多,好不容易才擺脫了丹尼爾這個麻煩,誰能想到他竟然又主動找上門,而且還是從精神病院里逃出來的,然后直接就找來了這里。
  
      科琳并不想關心丹尼爾究竟在精神病院里發生了什么,但這家伙就像是認定了她似的,怎么都甩不掉。
  
      既然如此,而丹尼爾又能在短時間內保證解決掉所有的麻煩,那么也就只能如此。
  
      不過在此之前,科琳得先跟那個非裔小哥談一談,讓他不要把丹尼爾在這里的事情說出去,而且還有別的事。
  
      丹尼爾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溜了出去,科琳沒有管他去哪,而且她知道以他的身手,外面監視的那些人根本就看不住他,至于晚上他能不能夠回來,科琳也一點都不擔心,不回來最好。
  
      站在窗前,聽著非裔小哥收拾好一切,科琳這才幽幽的說道:“達利爾,我一直想問,你臉上傷是怎么回事?”
  
      “你應該去看看另一個家伙,他受的傷更重。”達利爾放下手里的器械,站在那里看著科琳。
  
      “是有人襲擊你了嗎?”科琳輕吸一口氣,說道:“如果你愿意的話,我可以幫你去報警。”
  
      “不用。我是在俱樂部里弄的。”達利爾立刻拒絕了科琳的幫助,很明顯那個俱樂部不是什么好地方!
  
      科琳皺了皺眉頭,忍不住轉過身問道:“達利爾,多少次了?”
  
      “老師,你就不用管了!”達利爾搖了搖頭,看著科琳說道:“我要照顧媽媽和兩個兄弟,你以為我光靠做打掃就能養活他們嗎?你放心,今天的事兒我不會說出去的,我的事情,也讓我自己處理,好嗎?”
  
      .。m.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