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天下丹堂 > 第二章 陰陽造化訣

第二章 陰陽造化訣


  千息城地處東州蒼冥域境內,算得上是一座大城,數千萬人口,再加上四面環山,各種天材地寶星射斗牛,倒也頗為繁華。
  周邊河流交錯,循水而生的還有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村鎮,星羅密布,數不勝數。
  沈家所在之地,便是千息城外一個名為石村的所在。
  過去沈家在石村是第一大戶,家中曾出過一位元真境的武者,但卻在一次進山狩獵之中死在了靈獸口中,尸骨無存,之后一代不如一代,漸漸衰敗,到了沈無息這一代,更是形單影只顧影自憐,連成為武者的資格都沒有。
  破舊的茅草屋,頂棚之上有個大窟窿,夏天還好說,到了寒冬則是風雪交加,和露天差不多,門前景致倒是不錯,一條小橋流水,綠樹成行,可景色再好,生活的窘迫也會讓一切都變得壞起來。
  沈家并無親朋,加之原本的沈無息因家道沒落,自身資質太差,性格也有些孤僻,所以也沒什么好友,日久天長,這里也變得蕭索冷清,地上的雜草叢生,若非有屋舍坐落,只怕和荒郊野外差之不多。
  推開房門,屋子里充斥著一股刺鼻的霉氣,搭配著自身這套破舊不堪,還留有血漬的衣服,莫說破落戶,就是乞丐也不愿多待片刻。
  咳嗽一聲,沈無息倒也沒太在意,三千年前他走過山河大海,風餐露宿,天為被地為床,曾凌駕整個東州之上,也曾涉足過幽冥之下,這等環境對平常人家或許難以接受,對他而言卻不足掛齒。
  稍微在一地的枯草中整理出一席之地,然后雙膝一盤,開始修復傷勢。
  天地靈氣緩緩聚集,在奇經八脈之間流轉,自神庭由上至下,運轉到神藏之處時卻是一滯,同時還有隱隱的刺痛傳來。
  沈無息面不改色,再次催動靈力,從其他經脈處運轉,又在巨闕之處停了下來……
  耗費半個時辰,沈無息緩緩睜開眼,吐出一口氣。
  這具身體堵塞的穴位不下十幾處,將每一條可行之道悉數堵死,根本無法將靈氣運轉一個周天,所以體內難以積蓄絲毫的靈力。
  若是普通人遇到這般情況,只怕一生修行無望,但對于沈無息來說,卻并非毫無解決之法。
  第一,借一位實力高強之人以靈力灌頂,強行打通經脈閉塞點,同時也可以讓自身的境界快速提升。可是這卻是弊大于利的勾當,借以他人靈力灌頂,這具身體經脈屢弱,不堪重負,一個不慎便會損壞經脈,甚至有可能造成生命之憂。
  以他現在狀況,且不說沒有那等懂得醍醐灌頂之人,再者就算有那般絕世強者,這等性命攸關的事情,他也不敢委托他人。
  第二,以丹藥打通經脈。這算是最簡單也最方便的方法,而且沒有危險,不過能夠洗髓伐脈的丹藥品階向來不低,諸如五品的陰陽洗髓丹,以他現在的實力,連靈力都沒有,又談何煉丹。
  這最后一種,便是通過武學溫養經脈,循序漸進,一點一點打通閉塞之處,這是最保險也是最簡單的方法,最難的點莫過于尋找能夠鍛煉經脈的武學。
  天地間武學數之不盡,但能夠鍛煉經脈的武學卻極為稀少,就算有,也無一不是品階極高,甚至是那些大宗門的瑰寶,尋常人根本不可能接近。
  只是這樣的問題在沈無息面前卻談不上難處,他雖然肉身毀滅,可記憶猶在,曾經的武學不說全部如數家珍,一些較為重要或是奇特的倒是記得清楚。
  其中,有一卷名為陰陽造化訣的武學倒是頗為符合他的要求。
  這陰陽造化訣乃是一卷較為特別的武學,共分為九重,每一重拓展一次經脈,層次越高,經脈便越是寬闊,到了后期甚至可以和那些上古靈獸相媲美。
  只是要修行這陰陽造化訣卻有個條件,必須散去體內靈力從頭開始,然后靈氣逆流,倒行逆施,不然反而有爆體而亡的危險。
  三千年前他偶然得到陰陽造化訣,也曾想過修行,只是當時已是通天境實力,自然舍不得散去一身修為,只好遺憾的放棄這個念頭。
  不過如今從頭再來,這具身體因為經脈堵塞無法積蓄靈力,反而給了他這個機會。
  “陰陽造化,生生不息,萬物流轉,天地同源……”
  閉上雙眼,腦海中回憶起陰陽造化訣的法門以及經脈運轉之法。
  極為微弱的靈氣自百會穴涌進體內,然后循著經脈一點點運轉,一遍一遍,每到經脈閉塞之處時便會有極為敏銳的痛處傳來。
  對于這一點沈無息早有準備,并不意外。
  再次睜開眼,夕陽已經爬上了山頭,天邊被晚霞染紅,灑下一片極為亮眼的淡金色。
  沈無息緩緩吐了口氣,原本蒼白無比的氣色也逐漸好了許多。
  體內的傷勢在一天的調養之下也算好了一大半,雖還是有些虛弱,但至少已經并沒有什么大礙,讓他感到欣慰的則是,閉塞的穴位已經打通了三分之一,原本的經脈也變得堅韌寬厚許多。
  這還只是陰陽造化訣第一重的效果,若是到更高的層次,只怕效果會更加的明顯。
  “還要三天,應該就差不多了。”
  獨自咕咕叫了起來,這種饑餓的感覺讓沈無息愣了片刻,隨后有些懷念,對于武者而言,只要踏入淬體境,對于食物的要求就會很低,往往三五天才會覺得饑餓,而到了元真境,則完全脫離了饑餓的范疇,食物僅僅只是滿足口舌之欲而已。
  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沈無息隨手抄起斜靠在墻壁一角的柴刀,然后邁步往茅屋后面的山林中而去。
  過了大約一刻鐘的時間,又再次走了出來,右手握著一根竹槍,在末端之上,還插著一只灰兔子。
  火光、星斗,夾雜著淡淡的冷風。
  空氣中,還有兔肉散發出的香氣四溢,不必忍受不見天日的黑暗,也不必忍受萬箭穿心的苦楚,此刻這片刻的寧靜,讓沈無息不免有些留戀,仿佛這才是真正的生活。。
  “活著……正好……”
  沈無息笑了笑,然后撕下一塊兔肉,緩緩吃了起來……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