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歡迎傳 > 第九章:熱情高漲的活動

第九章:熱情高漲的活動


  WOHo!
  墻邊一對對人欲橫流的男女停了下來,無數的手臂從人群最密集處舉了起來,緊接著外圍的人舉了起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由內到外擴散開來,如澎湃的海浪襲來,吸引所有人的眼球往中心望去。
  在震天澎湃的聲音浪潮里,我往周圍巡視一遍,再把目光收回來望向公牛。
  公牛大喜說:“是阿九!快分勝負了,我們進去看看九哥吧。“他還對我心存畏懼,跟我眼神一接觸就轉了回去,“我還要在周圍看看,就不進去了。”
  我微笑的點了點頭,向前走去,兩個閃身,用手掌輕撥輕撩像在人群里如鯰魚擠逼進去,沒入了人潮里。
  雖然我不理解公牛對我的畏懼源于何處,但以后他會慶幸對我的畏懼讓他好幾次幸免于難。
  “阿九阿九!”
  “火狼火狼!”
  “打他打他!上啊!”
  人們一起鼓掌高呼,為這場拳賽的吶喊助威的歡呼聲在身邊不絕于耳,氣氛沸騰不絕。
  前面的人群忽然“哇”的一聲,同時往我的方向潮水般退來,最前面的人群逃難似的推著人往兩邊走。受不住的我跟著擠退,當有人轉側身子時,我憑借迅捷的身法擠進一個身位,來到最前排的位置。
  阿九就在我眼前一步遠處,精赤上半身到處留下紫一塊青一塊的傷痕,繃緊的肌肉使他身上看不出半點贅肉,加之他上下均勻協調看得出是個身手靈敏的人。他忽然一個閃開側身避過,短促的“咻”的一聲傳來。
  緊接著“啪”的一聲,我怔在原地,感覺到了熱流在我臉頰旁快速劃過的感覺,就連身邊的人大驚失色地發出倒抽一口氣的“哇”的驚嘆聲都沒注意,在我身邊的一人被嚇得往后倒去,沒人在乎他,大家都趁著機會擠到前排觀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圈子里的兩人,嘶喊尖叫。
  阿九的對手是個年約二十三、四,身材修長的男子,一對眼睛兇狠無比,露出一個殘忍的笑容,正對著阿九窮追猛打。圍著的人群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吼聲。
  在全場歡呼、熱情高漲的情境中,我的心情也跟著澎湃、激動至難以言表的地步,那股熱情激動與強烈的音樂混合成的沖動在我心中激蕩至讓我無法忽視的地步,此刻就是生命最激動人心的時刻,我想要做點什么,最好是有人在這時候找麻煩,然后在跟對方扭打在一塊。一想到此就有種既戰栗又興奮的感覺。
  我好像能明白為什么這里的人要樂此不疲的靠近來看了。
  更奇怪的是我并沒有想為阿九加油的沖動,只是想來看看這場打斗。
  這場拳賽的圍欄邊界是由人流組成的,人們圍成圈放兩人在里面打,這個圍欄圈隨著兩人打斗節奏時大時小。
  這時阿九一個手掌拍掉對手火狼的刺拳,火狼就連忙退到人群圍欄上,圍著人欄走動。這種退縮行為在地下可不受歡迎,在他猶豫何時上前時,突然有人推了他一把。他也借勢沖向阿九,完全是臨時決定的。阿九幾乎同時做出反應,一腳正中他的腹部。又在補上更重的一腳。
  直接將火狼踢進人群里,撞倒前三后二的圍欄觀眾。
  阿九乘勝追擊,昏昏未醒的火狼被怕遭殃的觀眾推到了一邊。很快兩聲砰砰的撞鐘聲,火狼的頭就像波浪鼓在左右甩,眼睛上翻只剩眼白。
  等火狼豎著抵擋的手也垂了下來。
  阿九便站了起來,所有人屏住呼吸看著他,之間他振臂高舉雙手,大叫一聲:“呀!”
  現場的氣氛頓時達到了鼎沸,所有人都歇斯底里的尖叫讓人恍如置身在演唱會而不是地下通道。
  全場人都在呼喊”阿九!“
  戰斗一結束我便開始梭巡周圍,注意到坐在階梯上,披著夸張服裝的胡渣男,一身金閃閃明燦燦,拿著一個橙子一口咬下,看到分出勝負,他更是笑得合不攏嘴。左右兩邊都有穿著性感暴露的女人貼在身上,任他左擁右抱上下其手。而他便是袁哥了。
  這個區域地方不大,但是青年社團勢力卻有不少,但沒有實力、能力的大都抵不過三個月就銷聲匿跡了,而袁哥正式憑借在社團里的活動加上特色拳賽吸引了一批熱血上頭的青年人。晉而在此站住了腳根。
  既然是地下拳,哪里少得了下賭注呢。
  而在人群中,不少人臉上的喜悅更甚于那些慶祝勝利者,他們自然就是那些賭贏的人。現在去找胸前背著包的人去換錢了。背著包的人在拳賽結束后就會在特定的地方——太陽燈附近逛,身邊跟個像公牛一樣的人站著。
  既然拳賽結束了,那就意味著我也有事要做了,因為我也是其中一個賭客,但我不需要去兌獎,有個人會幫我。我退到一邊環伺一圈后,注意到隔了三四人的墻邊有幾個年輕男女,其中有個抱胸的女生正是我要找的人——單調妹。
  她也注意到了我,接著把摟著她腰的手拿開,而那摟著她的男人正朝向另一邊跟著一個女人在聊天,“我早跟你說了,陳景不可靠的,你不信,現在信我了吧。”此刻回過頭來問:“怎么了?”
  “沒事,見到個認識的人,你繼續跟我姐妹聊天,我說一下就回來。”單調妹說完就大步過來,頭發在身后如沐春風的蕩漾著。
  只聽她朝我喊了一聲,“歡迎。”聲音甜甜的,稚嫩的像個學生。
  實際上她并非像,而是她不是學生卻是學生的年紀,年僅16歲的單調妹。叫她單調妹主要是因為我每次見她,她都穿著純色系衣服,幾乎將赤橙黃綠青藍紫加黑白都穿了個遍;褲子是萬年不變的淺藍色毛邊牛仔,加上一頂淡粉色的棒球帽;所以我才叫她單調妹。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隨口說:“單調妹,新男朋友啊。”
  單調妹佯裝氣呼呼地嬌嗔說:“我還以為你來了會先找我,害的我一直在等你。原來你一直在這里看拳賽。”
  我裝作奇怪說:“我找你干嘛?”。
  “那好咯,錢歸我了。”說完單調妹就俏皮的轉身走開,“今天運氣真好,一下就賺……”剛走開沒幾步,我的手就落到她的肩膀上,出現在她旁邊諂媚的笑著,“開玩笑,開玩笑。”
  單調妹沒好氣的說:“干嘛,誰跟你開玩笑,不是說找我沒事嗎?”臉上憋著氤氳的紅讓人忍俊不禁,加上她本身長得精致漂亮,確實會極富吸引力,這大概也是她身邊的男生換了又換的原因。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