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我在網游里面修bug > 第三十章夜里的風

第三十章夜里的風


  公輸木源被抬了過來,秦炎示意南瓜過去把他弄醒,天色漸漸昏暗,南瓜區又開始進入黑夜時期,大家紛紛點亮燭火。
  不少人都受了傷,不管骷髏村的還是公輸家的,都等著要一個說法。
  “你自己和你妹妹說!”秦炎把公輸顏霜伙同家奴,毆打骷髏村村民的事情,如實告訴公輸木源。
  公輸木源是公輸家族的獨子,也是從他失蹤之后,公輸家族日漸式微,如果說現在需要一個人來主持公道,自然非他莫屬。
  公輸木源聽完事情起末之后,竟然放聲大哭,要不是秦炎救他,他早就死在地下城了,公輸顏霜非但想拿秦炎去領賞,還毀了人家長老的婚禮,可一時間心緒復雜只能化為淚水盡情奔放。
  眾人就這么看著公輸木源哭了半個時辰,周知早就猜到是秦炎救了公輸家的大公子,這會兒尷尬得不知所措,家主不在除了不管事的公輸和鐮,公輸顏霜就是唯一能發號施令的人,今天這樣的局面該如何收場啊!
  “周先生!”秦炎對周知拱拱手。
  “我秦炎自問沒有對不起你公輸家,可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麻煩,是何用意?”秦炎覺得周知這個人還不錯,是非分明,不像公輸顏霜做事都不過腦子的!
  “是是,一切都是在下的不是,是在下沒有思慮周祥,望宗主看在顏霜年紀尚小的份上,不予計較。”周知這話說得自己都臉紅,秦炎不過只大公輸顏霜一歲左右,硬是說成大人不記小人過,有點無恥啊····
  “妹妹!秦兄是我公輸家族的恩人,你還不認錯?!”躺在擔架上的公輸木源狂吼道。
  事情已經很清楚了,不管怎么說起因都是因為公輸顏霜不長腦子,破壞婚禮毆打村民,必須得要賠償。
  公輸顏霜在眾人的注視下都快哭出來,秦炎于心不忍,揮揮手讓無關人等退下,又安慰莫西里和雷母明天給他們補辦婚禮,他一定當證婚人。
  得到秦炎承諾的莫西里心花怒放,接下來怎么處理,就不關他的事了,當下帶著雷母也走了。
  骷髏村有處會客的地方,公輸木源一番整理后,勉強杵著拐杖來到會客廳。
  這本是秦炎和公輸家的事,杜柔是外人不便多管,正想離開,小黃已經在她面前放了一杯茶,龍王走過來自然而然做到杜柔旁邊,準備開始吃瓜。
  整個談判過程沒有絲毫尷尬,不管秦炎說什么,公輸木源都說是自己的不是,公輸顏霜自然沒有發表意見的機會,大哥回來了,她的身份就只能是大哥的妹妹,何況她也知道是她不對。
  可將一切罪責怪到她頭上的時候,公輸顏霜還是忍不住插嘴“我想拿他領賞的時候,他還沒救你呢?我有什么錯?!”
  公輸木源、周知氣結。
  “你,有那個實力嗎?!”秦炎冷哼一聲,他算是明白了,這死丫頭就是看不慣他。
  公輸木源可是親眼目睹秦炎在地下城的所作所為,這樣一個人別說還是法系的宗主,就算是個毫無身份的普通人都不是公輸家族能惹得起的。
  何況,公輸木源是從心底里敬佩秦炎的為人,換做別人公輸家族早就尸骨無存了,是秦炎給了他生的希望,并且實現了,所以無論如何秦炎在他心里的形象都不容玷污!
  公輸木源伸手就給了公輸顏霜一巴掌,雖然知道他不在的這些年,公輸顏霜肯定吃了很多苦,但錯就是錯!
  “在下疏于管教,秦兄莫怪。”公輸木源對秦炎彎腰道歉。
  公輸顏霜捂著臉,她最好的哥哥怎么能動手打她?!這些年她為了穩住父親在家族中的地位,受了旁支多少暗算和羞辱?她哥哥回來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打她?!
  公輸顏霜眼中迅速堆起一層水霧,捂著臉跑出去了,杜柔嘆了一口氣,她怎么還和在九嶷山一樣,不分好歹?不知輕重?杜柔還是追著出去了,不管怎么說好歹同窗一場,龍王一看杜柔追出去了,沖眾人告罪一聲也跟著出去了。
  隨著公輸顏霜的離場,氣氛就變得松快許多,秦炎還沒正式切入正題,公輸木源就主動承諾每年為骷髏村提供必要生活物資,以及為骷髏村建立道具合成和藥物輸出的渠道。
  接下來的場面就變得異常愉快,為了加強兩家的關系,公輸木源甚至提出結親的想法,對象當然是公輸顏霜,秦炎果斷拒絕了,公輸木源簡直太瘋狂了,這么快就想直接一步到位?
  公輸木源和周知對秦炎的拒絕充滿了失落,除去對一個強者的拉攏。他們更多的是欣賞秦炎的人品,這樣的人世間少有啊,真是遺憾。
  巨靈區其實隔南瓜區非常近,一山分兩區,為了盡快建立通道,周知已經派人回去安排計劃,公輸木源的傷還沒好,不便路上顛簸,所以還得在骷髏村停留一段時間,順便得幫人家把打爛的東西修好。
  周知離開之后,秦炎正色向公輸木源詢問地下城的細節,雖然可能對公輸木源造成再次傷害,但秦炎還是得問。
  至少秦炎得知道公輸木源失蹤的具體情況。
  “大概五年前吧,上一屆試煉大會,我與同行三十余人,追蹤尸蠱獸的時候,遭到了伏擊····”
  公輸木源陷入回憶中,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極度恐怖的事情,整個訴述過程中幾次崩潰到無法自拔,秦炎離開的時候,骷髏村已經陷入了安靜,除了少數幾家還亮著燈火之外,其余家都睡覺了。
  整個骷髏村安靜得像一片湖水,想起湖水秦炎突然想去南瓜湖走走,公輸木源和他說的事情,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第一次他覺得他可能永遠無法離開游戲,回到現實了。
  一路上心緒復雜煩悶,南瓜跟在秦炎身后也不說話,他知道秦炎遇到了難題,他只能默默陪著秦炎,別的它什么也做不了。
  夜里的風有點涼,秦炎就著石頭盤腿坐下,他前面是月色下波光粼粼的南瓜湖,與現實中公園里的湖不同,南瓜湖充滿了生命力,既流水潺潺又安靜得像一面鏡子。
  “你說我窮其一生能改變游戲里的世界嗎?”秦炎把手里的石頭丟出去,湖面上蕩起一圈漣漪。
  “嗶,那要看你在乎的是過程還是結果了。”南瓜躺在石頭上,看著頭頂碩大的月亮。
  “過程再好,沒有結果我等于什么都沒做。”秦炎也躺下來,他喜歡夜里安靜又冷清的風。
  “嗶,回不回去會影響你的決定嗎?”南瓜知道秦炎在糾結什么了,如果不能回去,他或許會選擇另外一條路。
  “當然了!何況我現在覺得我根本沒有那個能力,可以扭轉這一切。”秦炎爬起來盯著南瓜。
  “嗶,問心無愧就好了。”南瓜說道。
  秦炎陷入沉默,根據公輸木源所說,他們是在試煉大會中追蹤尸蠱獸的時候,沒一群紫袍人伏擊,后來他們就被帶到一個地方,開始尸化人的試煉,為什么說是尸化人試煉呢?因為那好像是種實驗····
  試煉大會是游戲里,唯一公平競爭上位的制度了,而且整個試煉大會是完全封閉的,那些紫袍人是怎么進去的,秦炎有一個可怕的想法,那就是游戲默許了一些潛規則的存在,甚至還有鼓勵的傾向?
  杜柔走到南瓜湖邊,遠遠就看見一個玄色身影,看來今夜無眠的人不止她一個啊。
  “你怎么過來?”秦炎回頭。
  “出來走走,沒想到在這里碰見你。”杜柔笑了笑,不知為什么她心里總有種想探究秦炎的感覺,有些人明明才認識沒多久,卻像相識許久的老友。
  “過來坐。”秦炎挪出一塊兒位置給杜柔。
  杜柔點頭。
  “你從哪里來?”杜柔開口問道,關于秦炎的事,她聽龍王說了許多,可龍王也不清楚秦炎的來歷。
  “我?我不是這里的人。”秦炎嘆了口氣,其實他很矛盾,他明明知道這只是游戲,可游戲里的一切又太過真實,如果不是還有現實的記憶和南瓜,他都快要分不清這到底是游戲還真實。
  “不是這里的人?”杜柔不解,秦炎的意思絕不是指南瓜區,難道他說的“這里”是指整個之光大陸?
  “是,我和你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或許出于心情煩悶,或許因為對杜柔有種莫名的信任,或許因為他可能回不去現實,種種原因,秦炎對杜柔說了他最大的秘密。
  “嗶嗶!”南瓜驚恐的想捂住秦炎的嘴,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他已經說了。
  杜柔沒有絲毫詫異,世界之外還有世界,像秦炎這樣的人來自異界并不奇怪,她甚至覺得這完美的解釋了秦炎的與眾不同。。
  “其實我是被迫來到這里的,而且可能再也回不去了。”秦炎的側臉映在月光下,在杜柔臉上投下一片陰影。
  “那挺好啊。”杜柔微笑著說道。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