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我在網游里面修bug > 第二十二章女一號登場

第二十二章女一號登場


  秦炎強行驅動烈焰,在體內運轉,白蟲子碰見烈焰的瞬間從化為白霧,從秦炎體內蒸發出去。
  龍王見陷入呆滯的秦炎開始冒白霧,就知道他正在緊要關頭。
  可火箭不多了,南瓜雷倒是有很多,再怎么樣也要撐到秦炎成功!
  又是“轟”的一聲,另外一個樓梯也被炸塌了,隨著樓梯的坍塌,二樓突然陷下去一節,破壞了結構,過不了多久房子就要塌了。
  密密麻麻的尸化人伸著手,踩著四肢殘缺的尸化人在往二樓爬,龍王簡直頭皮發麻,他寧愿被雷劈死,也不想被尸化人同化。
  烈焰驅動的同時,秦炎的胸口傳來劇痛,該死!幽靈毒發作了!
  四處逃竄的白蟲,似乎發現了什么,全部瘋狂的往幽靈毒里面鉆。
  “喂喂喂!你們在干什么?!別亂跑啊!”烈焰速度再快,也遲了一步,很多蟲子躲進幽靈毒里再不出來,而幽靈毒仍憑烈焰燒灼,卻紋絲不動。
  秦炎眼睜睜看著躲進去的蟲子毫無辦法,而且他發現這些蟲子好像被幽靈毒吸收了,果然,隨著烈焰褪下,幽靈毒擴散了一圈,黑綠色漸漸有點發白。
  這是融合成新品種的毒了?
  不甘心,再次驅動烈焰燒灼幽靈毒,它就像一團大餅一樣黏在心脈上紋絲不動。
  可秦炎發現使用烈焰好像不會被幽靈毒壓制了?再試一次,劇痛感消失了,幽靈毒也不再擴散了。
  雖然不清楚幽靈毒發生什么變異了,但至少不會再被壓制,天大的好消息啊!
  紫雷封了他和龍王的技能,卻不知秦炎的烈焰根本不是技能,而是秦炎在領悟暗黑法系時,無意間煉化靈識鍛造出來的靈技。
  最后一支火箭帶著南瓜雷在酒肆大堂中爆炸了,龍王決定同歸于盡,尸化人的數量實在太多了,根本打不完,他們被困在房里前寸步難行。
  南瓜拼命在制造南瓜雷,升級以后它已經不用一個月才能只要一枚南瓜雷了,這是它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突然,一只手抱起已經脫虛的南瓜,對上秦炎明亮的眼睛,南瓜“嗶”了一聲就暈過去了。
  “炎兄你?”龍王驚喜的看著完全恢復正常的秦炎,太好了,他成功了!
  “交給我吧!”秦炎把南瓜遞給龍王,轉身往前走去。
  力量懸殊之下,尸化人根本是靈階的對手,秦炎帶著南焰劍迅速將尸化人消滅干凈,最后酒肆外進來一名身穿白袍女子。
  “你是人是尸?”秦炎舉劍問道。
  “肯定是人啊,你怎么那么兇?”女子的聲音像山谷里的清泉,讓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把帽子拿下來!”秦炎再不會被聲音蠱惑,說不定帽子下面就是一張尸化人的臉,何況這里怎么會有人?哦!既然尸化人受蠱蟲控制,那肯定有宿主,說不定就是眼前這個女人。
  “你別這么緊張,我叫杜柔,你呢?”帽子之下,露出一張干凈好看的臉,尤其那雙眼睛清澈透亮,像黑夜里的星星一樣。
  “哼!這些尸化人是受你控制來襲擊我們的?”秦炎完全不會被這個長得像校園女神一樣的女人迷惑,尸山遍野里還能賣萌的女人,比鬼還恐怖。
  “欸,你很厲害啊,來地下城的人都不能用技能,你是怎么做到的?”杜柔踏著雪白的靴子一步步向秦炎走來。
  二樓早在秦炎爆發的時候就塌了,現在整個酒肆只有一樓,杜柔完全不理會秦炎的警告繼續向前。
  “轟”南焰劍再次染起烈焰,秦炎冷冷指著杜柔,越漂亮的女人越善于偽裝,她絕對不是普通人。
  龍王抱著南瓜對杜柔目不轉睛,世上怎么會有那么好看的人?白皙的臉,月牙一樣的眼睛,只是有些單薄。
  “擦擦你的口水!有點出息行嗎?”秦炎呼了龍王兩巴掌,真他娘的丟人!
  “哈哈,你們是兄弟嗎?怎么一點都不像啊?”杜柔被龍王的樣子逗笑了。
  杜柔一笑,龍王完全不行了,雙腿有些發軟,手里一松南瓜就掉在地上,被摔醒了。
  “!”秦炎捂住自己的臉,龍王這貨是特么怎么了?!難道天生對這種校園行的沒有抵抗力嗎?老大你清醒一點好不好,老子拼了命救你,不是讓你在這里流口水的!
  “那個,我叫龍王,哦不,字青止,你叫我青止。”龍王的世界中只剩下杜柔一人,不管秦炎怎么在旁邊大呼小叫他都聽不見。
  七竅生煙的秦炎此刻完全沒有想過,在他第一次知道龍王字號叫青止的時候,他們的兄弟情突然就拐了一個彎。
  然后一切都往另一個方向發展了……
  至少在這個時候龍王還從未生出,秦炎是他的情敵這種概念。
  “你真的夠了,咱兩是兄弟不?我特么都不知道你叫青止,對一個來歷不明的女人你就要獻上你的膝蓋了?”秦炎簡直無語,現世中秦炎的成長環境比較復雜,導致他比同齡人成熟很多,至少在這件事情上秦炎自認為他非常的成!熟!
  不像龍王,簡直就是個幼稚鬼!難道他忘了剛才他差點變成尸化人了嗎?!
  怎么一轉頭就墜入愛河了?
  天吶!我真的太難了!
  “那你呢?你還沒告訴我你叫什么?”杜柔沖秦炎溫柔的一笑。
  “你到底是誰?為什么出現在這里?是你在控制尸化人?”秦炎有種直覺,不管杜柔是什么人,龍王都會義無反顧的栽進去,畢竟愛情這種東西,上天安排的最大,不是么?所以自己還是離這個女人遠點吧……
  “我說過了,我叫杜柔,為什么出現在這里?我也不知道誒,渡雷的時候進來的……”杜柔盯著秦炎,為了證明她沒有撒謊,又往前走了幾步,頭上的烏云終于暴露在南瓜剛剛亮起燈光下。
  秦炎還是非常懷疑,龍王已經激動得手足無措了,是同伴!這代表著只要秦炎不拒絕,杜柔將加入他們的隊伍直到通關。
  “暗號!”秦炎突然意識到,這好像不僅僅是個通關賭局,遇到同行,說明這更像一場什么篩選?或者別的什么計劃?所以試探性的問杜柔。
  “什么暗號啊?我們沒有暗號嘛!”龍王不懂秦炎在想什么,他現在只想無限接近杜柔。
  暗號?杜柔略加思索,就回道:“通關算你贏?”
  果然是這樣,連對話都一模一樣,難道這是升級的考驗?那龍王怎么會進來?
  “你升哪階?”秦炎收起劍,既然不是敵人就沒必要針鋒相對。
  “靈階,你呢?”杜柔很想知道為什么秦炎可以用技能,但這個人太難說話了,只能耐心溝通。
  “轟”簡直是晴天霹靂啊,龍王有些插不上話,他一個小小中階,沒有共同話題啊,不過看杜柔年紀應該和他差不多,就那么優秀,還那么漂亮,好喜歡啊。
  “我也是靈階。”秦炎點點頭,看來這次進來的應該都是渡靈階的雷。
  “你們應該是剛剛進來不久吧,我已經進來十天了。”杜柔是被秦炎的烈焰吸引過來的,可以使用技能的秦炎對于杜柔來說絕對是實力隊友,因為她的道具快用完了,還是找不到出口。
  “還有別人嗎?”秦炎問道。
  “沒有,你們是我唯一遇見的人。”杜柔加重了“人”這個字。
  地下城就是一個永遠沒有盡頭的迷宮,每隔五個時辰會出現一波尸化人,不斷消耗你的道具,直到把你消耗干凈,然后把你同化。
  “這么說,這些尸化人都是因為渡雷進來的人?”這個推斷實在有點毛骨悚然,原來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都是渡雷的失敗者。
  杜柔點點頭,她剛發現的時候也很震驚,但除了通關別無他法,否則就得永遠留在這里,成為為難下一個渡雷者的關卡。
  秦炎簡直氣得七竅生煙,這破級有什么好升的,在背后的操控者看來他們就是一個又一個的玩具,被刷的感覺讓秦炎憤怒不以,早晚有一天他要改變這個變態的規矩!
  “那我怎么會進來?我沒升級啊。”龍王非要上趕著承認自己是個炮灰的事實,秦炎也不阻止,就讓他盡情發揮他的撩妹技術吧。
  “不該知道的事就別問。”秦炎丟下一句話給杜柔就帶著南瓜出了酒肆。
  龍王還在喋喋不休的想把話題引到自己身上,杜柔卻看著秦炎的背影發呆,他怎么知道她要問什么?
  不說?沒關系她問龍王不就好了,其實關于秦炎烈焰的事情龍王還真不清楚,反正現在沒有危險,龍王非常感謝秦炎給他和杜柔搭訕的機會。
  兄弟嘛,肯定很懂他的……
  地下城的天空是漆黑一片,上面什么都沒有,秦炎盯著空曠的街道正在思考幾個問題。
  那些尸化人是從哪里出來的?還有尸化人背后,絕對有個控制的人,又在哪里?最后,地下城到底是種什么樣的存在?
  如果不弄明白這些問題,只怕永遠不能離開這地下城了……。
  秦炎最想知道的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究竟是誰在制定這些規則,系統嗎?還是游戲?
  或者,是人?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