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活在筆下的男人 > chapter 6 麻煩你了阿婉

chapter 6 麻煩你了阿婉


  微風徐徐,夜色如墨。
  北喬城的城南舜德路的天使降臨酒吧的后街,正在上演著,一群小混混追著一個黑發的男人,甚至嘴里還嚷嚷著粗話。
  只是在夜色中,昏暗的橘黃色的路燈下,掩飾了他們一言難盡的表情,甚是憋屈。
  傳說中的那個南爺,已經徹徹底底的顛覆了他們心目中的形象了,既然在一個女人的面前,甚至都已經用上苦肉計了。
  “老大,你說南爺會不會秋后算賬啊?”跑在后面的一個男人,弱弱的問著一開始被南時打的男人。
  “鬼知道,奶奶的,今晚真的倒霉死了。”
  “老大,我們還是認真一點點吧,不然,那位爺覺得我們不認真,又秋后算賬就不好了。”前面的一個小弟也是十分的糾結啊,更何況他們還是走在前面呢。
  走在前面的意味著……可能真的會打到那位爺,可能爺真的會被人看穿,所有,他們的壓力很大啊。
  “站住,你小子給……站住!”怎么辦,真的好想喊“老子”,可是,萬一那位爺介意怎么辦?
  系統鐺鐺看著南時自己設計的一出,也是看的津津有味的,它怎么也不明白,為什么南時要把自己搞的那么的狼狽不堪呢?
  不過,南時現在做什么事,哪一件不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你們干嘛呢?我告訴你們,我已經全部都錄下來了,我現在發給我朋友了,我一出事,你們就死定了。”前面一個嬌小的女孩,拿著手機的手都有些瑟瑟發抖了。
  因為,她什么時候面對著這么多的混混啊。
  南時看了蘇婉一眼,嘴角的弧度在黑夜中也隱匿了起來,回過頭看著蘇婉時,眼神都是有些漠然的,讓蘇婉也看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
  眼前的這些混混,看了南時一眼,狠狠的擱下一句恨話之后,就轉身離開了,走之前還不忘罵罵咧咧的。
  “你沒事吧?”蘇婉站住了原地,看著眼前這個有些眼熟的男人,就問了一句。
  “沒事……”南時說完這句話之后,就捂著肚子,手撐著墻壁而有些吃力了。
  南時臉色有些蒼白,冷汗也直冒著,滴在了地上。
  蘇婉走了過去,看著他,有些關心的問了一句:“要不,給你打個電話叫救護車?”
  南時直接就伸手捉著蘇婉的手臂,說:“不用,能麻煩你扶我去旁邊坐坐嗎?”
  蘇婉第一次跟一個陌生的男人靠的那么近,而且,這個男人甚至把自己都壓在了蘇婉的身上,蘇婉都覺得有些透不過氣了。
  而且,他一個一米八多的男人,靠在她這一米五多的弱女子身上,真的好嗎?
  “先生,要不我進去叫人從來幫你吧,我一個弱女子,真的愛莫能助。”而且,現在的這個社會啊,壞人可多了去了。
  萬一眼前的這個男人也是一個壞人,那么她蘇婉該怎么辦啊?
  “阿婉,你該不會……見死不救吧?”
  “……”他們兩個人真的不熟吧?這一口一個“阿婉”的,連她的閨蜜都沒那么的親昵啊。
  “老大,就是那個男人,打了我們好幾個兄弟,而且,還害了二哥的好事呢。”聲音漸來漸近了,沒一會兒應該就會到他們這邊,而南時看著蘇婉的眼神,是那么的安靜,似乎相信蘇婉不會見死不救的。
  蘇婉糾結的咬了咬嘴唇,最后就扶著南時往里面的應該小巷子進去了,蘇婉還不忘在南時的耳邊說道:“我告訴你,別想干什么壞事,我已經把你的視頻發給我朋友了,我要是出事了,你也死定了。”
  “阿婉,你還是那么的善良。”南時一笑,聲音是那么的低沉好聽,蘇婉的臉色一紅,她這是被調侃了么?
  “我們以前是不是認識?”蘇婉也是覺得有些奇怪了,如果不是因為有一種熟悉感,蘇婉是不可能幫他的。
  可是,就因為蘇婉這么的一句熟悉感,南時是真的已經開始在計劃著,如何的留在蘇婉的身邊,并且保護她,照顧她了。
  南時經歷了那么多的死亡,他也真正的明白了,要珍惜眼前人;更何況,曾經的南時對蘇婉也是喜歡的,只是因為南時一直沒有告訴蘇婉,甚至還曾給蘇婉介紹過男朋友。
  現在,他南時喜歡的,他南時就一定要得到,并且要給她最好的一切。
  “可能在某個時間空間里,我們是認識的。”
  蘇婉有些無語的看了他一眼,就打開了一扇鐵門,拉著他就進去了,把鐵門一關,沒一會兒,那些人就從這里走過去了,蘇婉靠在鐵門邊,聽著他們的腳步聲,人數倒是挺不少的。
  等到那些人離開了,蘇婉靠在鐵門邊松了一口氣,甚至還拍了拍胸口,說:“他們已經走了,你打電話叫你朋友過來接你吧。”
  “我沒有朋友。”
  “……”蘇婉看著南時的眼神都是質疑,怎么可能沒有朋友?沒有朋友的話,家人應該有吧?或者同事什么的。
  結果,南時是真的不負蘇婉的期待,說了一句:“在北喬,就我一個人,大概,我就只認識你了。”
  “……”言下之意就是賴上她了唄。
  “要不,先幫我包扎一下什么的?麻煩你了阿婉。”南時率自的就往里面走了,瞧瞧那熟悉的動作,似乎這里才是他的家。
  蘇婉看了一下自己衣服上的血跡,忽然就覺得有些頭痛了,甚至覺得有些心煩意亂了。
  這衣服她今天第一次穿,而且還是白色的,就這樣染上了妖冶的紅。
  “哎,南時,南時,你小子可以啊,這么快就住進她家了,而且,看樣子她還是對你應該有好印象的啊。”
  ……
  “南時,怎樣?要不要當老大,滿足一下蘇婉小姐的愿望?”
  ……
  “對了,南時啊,你該不會還想著當一個小白臉,吃軟飯吧?”。
  “……”南時忽然覺得一下咬牙切齒了,它就不能不提這件事嗎?而且,吃軟飯的那個人是慕南時。
  慕南時跟他南時,根本就不是一個人吧;好吧,即使現在的他們,就是一個人。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