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活在筆下的男人 > chapter 5 北喬城的南爺

chapter 5 北喬城的南爺


  北喬城,城南。
  今天是十一月七號,天氣有些微涼。
  城南是一個魚龍混雜的地方,偏落后的一個發展地區,不過,像酒吧、KTV這樣的地方,還是特別的多。
  城南的舜德路,天使降臨酒吧的后街,一群把頭發染的五顏六色的男人,圍著一個一米八多的黑發男人。
  只見黑發男人的臉上已經掛彩了,嘴角的鮮血在黑夜中,顯得有些詭異。
  “我告訴你,識趣的還是跟我們走,不然,到時候就不是揍你這么的簡單了。”
  “是啊,做人還是要識趣的,更何況,這里還沒有監控錄像。”南時的臉上,笑意是那么的桀驁不馴,甚至都不把他們放在眼里。
  系統鐺鐺十分識趣的沒有說話,因為這個男人心里的那些怨氣啊,還是得發泄出來的。
  “呵,小子夠囂張啊。”其中的一個男人已經沖上去,一拳就往南時沖過去了。
  南時伸手接住了男人的手,左手的手腕一轉,直接就把男人的手臂差點給卸了,男人痛的直接就大喊大叫了起來。
  南時的眼神十分的犀利,就好像是從地獄回來的厲鬼一般,恨不得要把眼前的這些人,全部都拉入地獄。
  “過來。是一個個上,還是一群上,你南爺滿足你們。”南時雙手相握,活動了一下手指,脖子也跟著而扭動了一下。
  眼前的這些男人面面相覷,最后互相看了一眼,點了點頭,就往南時的方向跑過去了。
  南時甚至連退都沒有退一步,眼神依然毒辣的看著眼前的這些人。
  就在這些人沖上來的那一瞬間,南時直接就握住了首先沖上來的那個男人手里的棒球棍,隨之就一腳的踢在了男人的膝蓋上,男人也應腳而倒在了地上。
  頓時,眼前的五六個男人就停了下來了,而有那么的兩個人,把地上的男人扶了起來。
  “你,你小子給我們等著。”其中的一個還不忘擱下這么的一句狠話,他們都已經想著離開了,雖然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覺,不過,眼前的這個男人看起來也不是那么的好惹的。
  所以,君子不吃眼前虧,該離開時就要離開,這叫識時務者為俊杰。
  “我讓你們離開了嗎?”南時覺得現在的人啊,就是不太懂得尊重他人,這是想來就能來,想走就能走的嗎?實在太不把他南時放在眼里了。
  “你……你到底想干嘛?”
  南時拿著手機,打開了攝影,對著眼前的這些男人,說:“誰讓你們過來的。”
  “憑,憑什么告訴你?我告訴你,我,我們也是有職業操守的。”眼前的這些男人根本就不想告訴南時,到底是誰讓他們過來打他的,不過,南時已經大概也知道,到底是誰了。
  南時需要的,只不過是這些人,一句一眼的說出來罷了,因為,他需要的就是,那個女人身敗名裂。
  她當真覺得現在的她已經紅透半邊天了?可以為所欲為了?她所做的一切,都可以掩飾過去了?
  不,因為這個世界上,還有他南時這么的一個男人。
  “職業操守?我就想知道,你們的職業操守在警察局能值得幾個錢?”南時這話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他就是在逼這些人。
  “可是你別忘了,現在是你小子把我們給打了,這筆賬這么算?要算清楚嗎?”
  “嗯,可是你別忘了,這里沒有監控錄像,我完全可以說,是你們這些人自導自演。更何況,我臉上的這些傷,可都是在監控錄像下,你們打的。”南時根本就是有持無恐,他現在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
  因為,一不小心他南時就真的跟這個世界說“拜拜”了,到時候拜拜的不僅僅這個世界,還有那個笑靨如花的女孩。
  “可是,你別忘了,我們根本就不怕,大不了就是進去待幾天,如果真的說出來了,我們幾個就沒必要在這個社會上混了。”為首的那個男人,根本就沒有那么的純,因為,他清楚的知道,說出來的后果是什么。
  南時也沒有說什么,而是退出了相機,就打了一個電話出去了,而且還是一個免提的電話。
  “哪個不長眼的,大晚上打什么電話?”
  “季承啊,有段時間沒見,脾氣倒是挺不錯的啊。”
  “南爺?南爺?真的是您嗎?很長一段時間沒聯系我了。最近去哪里高就了啊?”可以聽得出來,季承的語氣簡直就是一百八十度的回轉,這無不說明了一個道理,眼前的這個男人,并不好惹。
  南時應了一聲“嗯”,隨之漫不經心的說著:“在天使降臨這邊,被幾個小混混打了。”
  “……”
  “……”
  他們都沒有想到,南時打電話過去,既然是為了……告狀?!
  簡直就是驚呆了他們,如果這個男人真的是曾經那個讓人覺得聞風喪膽的南爺,那么他們真的大水沖了龍王廟,在土地爺的頭上動土。
  “南爺,這是不是有什么誤會啊?”季承是真的為自己擦了一把冷汗,這位爺可不是那么好惹的,更何況,這位爺最近出的那些事,他也是有所耳聞的,就是沒想到,既然會是在自己的地盤上,得罪了這位爺。
  “誤會嗎?你店里的監控錄像都是裝飾?而且,爺用得著來污蔑你?”南時的語氣忽然就冷了,雖然他知道曾經的那個人跟這些人有來往,最后也是因為那個女人,而離開了這個圈子,這些都是那個女人所不知道的,不然,也不會找這些人過來。
  現在,他南時回來了。
  是的,他是南時,而不是慕南時。。
  “南爺,南爺,我不是這個意思,主要就是……我現在過來。”季承是真的從來都沒有那么的緊張過,因為,南時這個人他也是了解的,簡直就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主,就是不知道,為什么那么女人就看不出來,并且還這樣的逼他。
  南時可以說在在北喬城也是一個出名的人,只是很少的人見過他的的樣貌罷了。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