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活在筆下的男人 > chapter 3 出門應往東走

chapter 3 出門應往東走


  北喬城,城東。
  天氣有些許微涼,現已經是初秋了,雖然北喬的氣溫偏暖和。
  北喬城的城東,最出名的除了那家百年服裝老店之外,大概就只剩下了……康德私人醫院了。
  康德私人醫院內,住院部,七樓。
  “老大啊,您到底什么時候出院啊?夫人也不是故意的,您說是不是?更何況,夫人不是已經給您賠禮道歉了嗎?”
  “老大啊,您再不出院,我們連住院費都交不起了。夫人都已經跟您認錯了,您啊,就回家不是挺好的嘛?說不準夫人還給您洗衣做飯呢。”其中的一個男人也跟著附和道。
  可是,躺在病床上,悠哉游哉的啃著蘋果的男人,甚至還看起了電視,就是沒有在意在他身邊叨叨的兩個男人。
  而電視上播放著的,既然還是貓和老鼠;一個大老爺們的,翹著二郎腿躺在病床上,還啃著一個蘋果,這樣的一個視覺沖擊還真的有些……
  “老大啊,您就不能不要再看了嘛?反正這輩子啊,這貓捉不了老鼠,狼吃不了樣的,有什么好看的。”身邊的一個依然喋不休的說著,而其中的一個,既然還打電話了。
  床上的男人根本就不在意,他到底給誰打電話,因為,他正在腦海里,跟他那個坑爹的系統鐺鐺聊天。
  沒錯,此時此刻這個吊兒郎當的男人就是南時。
  是的,他剛剛來到這個世界,就發現了“自己”深愛多年的女人,既然跟別的男人在一起了,然后……
  沒錯的,他被打了。然后就進了這醫院,還不想離開了。
  因為南時覺得,出去也是死,留在這里也是死,既然早晚都要死,還不如舒舒服服的躺在醫院死呢。
  “鐺鐺建議您應該出去走走……”
  “不出去,在這里有吃有喝的,我干嘛要出去?”南時甚至都不用想,就直接拒絕了。
  “如果我告訴您,出去有驚喜呢?”系統繼續誘惑著南時,可是對于南時來說,死過太多次的意外了,他根本就不想出去。
  更重要的就是,他現在根本就不明不白自己到底在哪里,而且,自己既然為了一個女人而離家出走?想想就覺得有些荒謬啊。
  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就是那個女人不喜歡他。發現那個女人跟別的男人在一起還被打,這就算了,那個女人既然還威脅他。
  覺得這一切已經結束了嘛?怎么可能呢。
  那個女人威脅他,還要在別人的面前表現的恩恩愛愛;回到那個地方,可能還要看著那個女人跟那個男人在他面前恩恩愛愛。
  所以啊,并不想回去。
  “出去就遇到美人都不去,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什么可以誘惑到我了。”南時依然無視著身邊的那兩個人,而系統說的話,南時也直接就拒絕了。
  “老大啊,您再不出去,您女朋友又來了。”其中的一個男人有些無奈的說著,哪一次不是那個女人出現,他們老大就服服帖帖的跟著回去呢。
  而另一個男人說道:“老大,夫人說了,您再不回去,以后都不要回去了。而且,以后也不給您零花錢了。”
  “……”系統直接就給南時刷上一串省略號,南時默默的在心里豎起中指。
  別說系統鄙視他了,就連南時自己都鄙視“自己”了。
  “把手機給我。”南時把手上的蘋果芯一扔,就直接落在了角落的垃圾桶里。
  “鐺鐺提醒您,垃圾應分類,社會上的渣渣應人道毀滅。”
  “老大,您又想干嘛啊?”其中的一個男人有些不解的,把自己手上的手機,就遞了過去。
  南時在他們的目光注視下,就打開了手機,登錄了自己的微博,發了一條微博,就把手機扔了回去。
  南時終于從床上下來了,伸了一個懶腰,就拿起旁邊的休閑裝進衛生間換了。
  “怎么舍得起床了?不想死在床上了?”系統鐺鐺在這一刻還不忘調侃南時兩句。
  南時悠悠的說了一句:“既然都暫用人家的身體了,自然而然的還是……應該幫別人報仇的,等下那個女人就過來了,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鐺鐺支持您,出門應該往東走。”
  “分不清東南西北,上下左右不行?”
  “難不成您還能上天與太陽肩并肩,下海跟王八嘴對嘴?”
  “你丫的二狗子,好好說話,我再相信你最后一次。”南時也不知道為什么,潛意識中覺得,他可以在這個世界上存活的。
  而且,還可以活一段很長的時間。
  “鐺鐺將持續為你導航,出門應右轉。敵人還有三分鐘到達戰場,鐺鐺建議您應該往左跑,然后下樓在等電梯,您會遇到一個女人……”
  “你去辦出院時手續,你收拾一下,我去右邊的走廊透透風。”南時出來的時候,簡直就平靜的好像若無其事一樣。
  而當那個人走后,南時也出去了,見那個人搭了電梯之后,南時就直接跑了過去,往左邊的樓梯跑了。
  而南時不知道的就是,他剛剛跑下去,他的那個女朋友就出電梯了。
  就在六樓的時候,南時看到了自己的一個熟人,熟悉的大概就是那相貌,還有那一種特別的氣質。
  南時終于知道了,為什么曾經的“他”會喜歡那個女人了,因為,那個女人跟眼前的這個女人,真的很像。
  “阿婉。”南時跑了過去,而電梯快合上了。
  漸漸的,電梯也在南時跑到的那一刻而打開了。
  “你要搭電梯嗎?”眼前的這個女孩問道。
  南時看著女孩的眼神,是那么的熾熱,南時點了點頭,就走了進去了。
  “謝謝。”
  “我一開始還認為你在叫我呢。”眼前的女孩一笑,笑容是那么的溫暖甜美。
  南時知道,眼前的這個女孩并不是他所認識的阿婉,因為,南時認識的那個阿婉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
  平常想看她一笑,真的很難。。
  “嗯,本來就是叫你的,不過,我想我認錯人了。”南時也是直言道。
  而系統在這一刻再次響起了,說:“她就是你的那個阿婉,只不過,出了點意外。”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