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活在筆下的男人 > chapter 2 他活不過兩集

chapter 2 他活不過兩集


  南時覺得自己應該不會那么的倒霉,畢竟,這還在酒吧里,按照正常的邏輯,不應該那么快就結束這個劇情的,所以,他南時還是有時間可以喝酒的,說不定,還可以順便撩一下美女呢。
  美女啊,雖然自己不一定喜歡,可是,這樣可以讓他覺得,自己還是個正常人,還活著。
  “嗨,美女一個人嗎?介意我坐下嗎?”南時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了一下自己的形象,還是覺得可以的。
  而那個身著一身修身連衣裙的女人,嫵媚的看著南時,說:“不然呢?半個人?”
  “……”南時尷尬的摸了一下鼻子,這是碰壁了,還真的是有些糟糕啊。
  怎么就覺得日子越來越無趣了呢?南時拿起了一杯酒,無奈的搖了搖頭,就想著離開了。
  南時可是很識趣的,人家都開始拒絕了,那么,他也不會厚著臉皮的繼續的跟別人搭訕下去。
  美女忽然拉著南時的手,風情萬種的看著南時說:“怎么?這就打算離開了?不繼續說幾句?”
  南時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無奈的笑了笑,說:“一個人嗎?要不要聊聊?”
  南時雖然穿著一身普普通通的衣服,可是,這長的也是挺不錯的,雖然現在看起來有些痞氣的;不過,南時的眼光還是挺不錯的,比如說,眼前的這個女人,就是一個挺有錢的主。
  南時之所以搭訕這個女人,原因就是他沒錢喝酒,即使喝了也沒錢給,而眼前的這個女人,就是一個挺不錯的選擇。
  燈紅酒綠的噪雜環境里,女人覺得南時也是一個有趣的人,之所以哪里有趣呢,無非可能就是識趣。
  來這里的男人,十之八九不是放松,就是來獵艷。
  而南時看起來并不是那種壓力大,而需要出來放松的;相反,南時就好像是路過的一般。
  可能簡直因為他無所謂的態度吧,吸引了眼前的這個女人。
  “好啊,聊聊。”美女也是一口就答應了。
  反正,她來這里這么的久了,第一次遇到一個像南時這樣的男人。
  南時坐了下來,并示意美女喝上一杯;而眼前的這個美女也是嫣然一笑,甚至伸手撩撥了一下自己那頭波浪長發,那風情萬種的樣子,也真的有些賞心悅目。
  “先生不是本市人吧?”美女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問南時到底是不是江籬市的人。
  而南時卻也是笑而不語,怎么就覺得這就是一個圈套呢?南時可是沒有忘記,自己到底在哪里,他現在可是在那個他自己都覺得不按套路寫套路的某人所創造的世界里,一句話,到處都是坑。
  “小姐你是本地人嗎?剛剛回來江籬市,變化還真的是大啊。”南時感慨了一聲,雖然他是第一次來,不過,某人創造這個世界的時候,他可還是在那個人的身邊,看著某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寫著,雖然,到頭來也真的沒幾個人看,不過,某人卻堅持的創造著。
  “是嗎?還好吧。先生是做什么的啊,看你也是挺……”美女說的到這,就沒有說下去了。
  南時喝了口酒,說:“你是覺得我沒有任何的壓力,甚至看起來還吊兒郎當的沒心沒肺是嗎?”
  “嗯哼,是啊,這樣的人真的很少了。”
  “可能因為我經歷的事情比較多,看透了吧。其實,你雖然看起來挺灑脫的,可是,你是一個重感情的人,你的心里還有一個……放不下的人。”南時也是覺得挺無力吐槽的,他把一切都看透了,可是有什么用?他自己根本就無力改變自己的命運。
  “呵。”美女笑了一下,并沒有說什么了,氣氛忽然就這樣冷下來了。
  南時也沒有說什么,畢竟,他現在可是過來蹭喝的;更何況,他本來就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
  “你真的不像是過來搭訕的。”美女說了一句,因為,她也看得出來,南時的沉默。
  甚至連一開始的那幾句話,都是她先跟南時提起的,而南時也只不過是……應上幾句話罷了。
  這么看來的話,反倒是像她在搭訕著眼前的這個男人。
  “我只不過是忘帶錢了,過來蹭喝一下,謝謝小姐的這幾杯酒了。”南時站了起來,都已經想著要離開了,因為,眼前的這個女人,似乎已經對他起了好奇心了。
  如果說一個女人對自己有興趣,曾經的南時可是很樂意的,可是……可惜了,現在的南時,并不是曾經的那個南時了。
  他的身上有著太多太多的秘密了,不過,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就是這樣的一段記憶,南時根本就不想提起。更加不要說,把這樣的一件事告訴別人了。
  “怎么不想著多喝幾杯了?”美女看著南時,就說了一句。
  “不了,再喝下去就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南時拒絕道,他也是一個聰明人,他看得出來眼前的這個女人,想在他的身上得到什么,或者說……有什么嘛不可告人的事。
  南時根本就不相信,這個世界就他一個那么奇怪的人,既然像他這樣的人都有一個坑爹的系統,那么,像別人那些品學兼優的好學生,自然而然的就會有一個乖巧的系統。
  南時甚至已經開始懷疑了,眼前的這個女人,可能就是一個跟他一樣的存在。
  “是嗎?不過,如果再不喝下去,可能就沒有時間再喝下去了。”
  南時聽得出來這個女人說的這些話到底是什么意思,只不過不明白的是她沒有時間,還是他南時沒有時間了。
  “酒這種東西,不喝也罷了。”南時還是不樂意再跟這個女人喝下去了,因為,這個女人在威脅他,這樣讓南時覺得十分的不爽快。
  南時的周圍忽然出現了幾個黑衣人,這樣的結果已經再明顯不過了。
  “敬酒不喝。”
  南時伸了一個懶腰,要打架嗎?挺好的。正好這些年的脾氣沒地方發,這些人正好啊。
  更何況,他這也算得上是正當防衛吧?不過,就他這小身板,打得過這些牛高馬大的肌肉男嗎?
  南時有些懷疑自己了,而他那個坑爹的系統又忽然的上線了,南時那叫一個煩躁啊。
  不過,更加讓南時崩潰的就是,這個世界的一切忽然就停止了,系統那欠揍的聲音再次響起:“嘀,由于寄主所處的界面已崩潰,將開始……”。
  南時已經沒有繼續跳下去了,因為……他已經知道結局了。
  不過,他還是很憤怒啊,甚至有些煩躁的絕望,在這個世界最后喊了一聲:“阿婉,你大爺的太監,既然就這樣結束了!”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