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活在筆下的男人 > chapter 1 屁的主角光環

chapter 1 屁的主角光環


  青蘺市,初秋,午后。
  璃瓷廣場還是一如既往的熱鬧,到處洋溢著藝術的氣息。
  一個痞里痞氣的青年,臉上有著不屬于他的成熟穩重,甚是頹廢。
  走在這悠閑自在的廣場上,他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就好像是在莊重的舞臺上,出現了一個馬戲團小丑。
  小丑雖是一個配角,可也有人尊重;在小丑沒化妝之前,就連主角都得等著。
  可是,身為自個兒筆下的主角兒,南時就是一個倒霉催的存在。
  身為主角時,被配角干掉,配角成功上位;身為主角的南時,卻成了炮灰。
  重來之時,南時二話不說的就選擇了當一個配角,結果,成功的成為了——
  主角成功路上的墊腳石。
  南時覺得自己上輩子肯定是挖了自己系統的祖墳了,不然,他一個連狗屎運都走不了的頹廢青年,怎么可能會在一次睡夢中,得到一個系統呢?
  尤其是像他這種資質平平的當代惡臭青年,怎么可能會像小說中,那種簡直就是六得飛起的主角兒一般。
  南時已經在一個個的空間世界中,飽受折磨。
  南時可以說是,從一開始積極向上的精神,已經被折磨到心態都廢了。
  這就好像是玩游戲打排位時,連跪N+1把之后,游戲還沒有開始,隊友就十分友好的告訴你,這一把又要輸了,然后被殺兩次之后,就掛機了。
  五分鐘之內,漸漸的的處于逆風,可能沒十分鐘,這一局就已經輸了。
  掉的不是小星星,是心情;崩潰的不是系統,是心態。
  “鐺鐺提醒您,前方一百米出現目標人物……”系統已經開始在南時的腦海中開始蹦跶了,并且給南時提供著必要的情報。
  “那個女的叫蘇漓,原名安宛。”南時一出現在這里時,看著附近的場景,就知道自己出現在某某人的小說里了。
  系統鐺鐺也沒想到,南時既然對目標人物了如指掌,那么,既然這樣的話,就只能見機行事了。
  “鐺鐺提醒您,由于您認識目標人物,所以,新的任務就是——上去調侃目標人物。”鐺鐺機械化的語氣,一本正經的說著不正經的話。
  南時雖然一步步的走過去,不過還是煩躁的說了一句:“狗蛋,你個二狗子有病吧?老子剛剛換了個新地圖,你既然讓老子找死?”
  更何況,相對于前段時間游玩山海經世界,起碼待在這個有所了解的世界,還是一件挺幸福的事。
  “嘀,鐺鐺警告寄主不能有個人情緒,并且辱罵鐺鐺。”
  “別認為老子不知道你這個寄生蟲就是坑,坑了老子沒有上千次也有上百次了,不低于百多種死法,老子有病才聽你的。”南時一想起來這個,他就覺得自己有病,而且感覺自己已經死出了經驗感了。
  這個還真的不知是自豪,還是倒霉到家了;還好,內心已經足夠強大了,不然,就成了那被嚇破膽的瘋子了。
  “嘀,鐺鐺警告寄主,如果寄主不實施……”
  “嗯……”南時忽然之間就被一個人掐住了脖子,簡直就是動彈不得。
  而且,南時也是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周圍的環境似乎都已經靜止了,就好像定格在了這一秒。
  “嘀,出現強大敵人,鐺鐺要求沉睡而保護主機。”系統鐺鐺還是不忘給南時說一聲,它已經溜了,讓南時好自為之。
  而南時也留意到了,這插著他脖子的手,是那么的纖細白皙,甚至還沾了少許的顏料。
  這一刻的南時,大腦簡直就差停止運作了,因為,他見到了這個世界的主人公,那個傳聞中柔弱不堪的花瓶吉祥物。
  可是,南時知道的就是,這可是一個出場自帶BGM,撒花,帶風的存在。
  南時忽然覺得自己這“主角光環”,跟人家的主角光環,簡直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一個是作者的親女兒,一個,就像是從路邊撿的小破孩,簡直就不是一個檔次,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安……蘇小姐……我……我不是故意冒犯您的……”南時還是很懂得這些人情世故的,畢竟,死了那么多次,這點人情世故還是懂的。
  只見眼前的少女,眉頭微微的一皺,手上的力度更加的重了。
  “姬夫人,咳咳,姬夫人……”南時雖然真的覺得自己死不死的無所謂,不過,如果出場沒十分鐘就掛了的話,他真的很沒有面子咧。
  雖然說面子不值錢是不是?不過,他南時偶爾在美女的面前,還是挺要面子的。
  沒錯,這就是他南時覺得的,紳士風度。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么,也就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了。”話音剛落,南時就覺得自己頭腦一暈,周圍都是吵鬧的嗓聲。
  南時上輩子雖然沒有來過這個地方,不過,他還是很清楚,這個到底是什么地方的。
  就是不知道,為什么蘇漓會把他扔在這個地方了,難不成……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不過,南時忽然就發現了,這個地方的畫風跟蘇漓那個青蘺市的璃瓷廣場的唯美意境,簡直就是相差甚遠。
  風格不同,環境不同,就連他南時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了。
  “書春,我是真的喜歡安城的,這些你也是看在眼里的,書春,你能不能幫幫我?”一個喝得有些醉的男人,手里緊緊的握著一個酒杯,說出來的話是那么的深情。
  而坐在他旁邊的那個女孩,眼神就有些暗淡了,因為,顧安城不在的這些日子里,她感受著眼前這個男人的好,漸漸的喜歡上了這個男人。
  可是,這個男人的眼里,似乎除了顧安城之外,就沒有任何的人了。
  可是,她艾書春愿意,愿意為了他做任何的事,包括,替他把人約出來。
  南時雖然不清楚這個地方是哪里,可是這兩個人的名字,他可是聽過的。。
  按照他那個坑爹的系統能力,起碼還有一段時間才能出現,所以,他可以安安心心的在這里過上一段時間了。
  南時都忘了,他有多久沒有喝過酒了。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