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看書就能掉裝備 > 第二十六章 一個愛情故事

第二十六章 一個愛情故事


  樟木箱子大約四十厘米長,二十厘米寬。厚度應該有成年男人拇指那么厚。
  除開箱蓋,五個面全是用的鉚合結構,書畫店老板只能用小鋼鋸慢慢鋸開。
  隨著老板的動作,眾人也看清了木板的結構。五個面都是完整的一塊,但是從缺口看卻能看到每塊板子都是兩塊樟木板粘合在一起。
  所有人都看向夏歌,他們很想知道夏歌是怎么知道木箱木板是夾層的。這除非有透視眼,不然誰能透過朱漆看見這條縫。
  書店店主用特制的扁口小刀撬開木板,頓時看見里面竟然套著一個扁平,細長的木盒。
  盒子嵌在木板挖出的凹槽里,放置的嚴絲合縫。木盒沒有鎖扣開關,就是兩個一樣的方形木方。書畫店的店主不敢打開,怕損壞里面的物品。他將板中盒交給夏歌。
  他又去挖開其他的木板,讓他驚訝的是五個木板除了底部沒有玄機外。剩下的四面,全部藏著一個木盒。
  害怕遺漏了寶物,店主還將蓋子也拆成幾塊。確定沒有東西,才收手,他的內心激動萬分。這輩子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事。
  幾位專家也都圍過來,攝像師更是來了六七個,全方位的將夏歌拍進畫面里。
  “這個帥哥運氣真好呀!這都能被他找到寶貝。”胡靜看著夏歌,總感覺他比其他人特別。雖然夏歌不是明星,卻比明星更有氣質,長得也和胡歌有些像。
  今天的節目播出后,夏歌肯定會出名,也許真的會成為大明星。
  想到這兒,胡靜突然有個想法。趁著夏歌還不是明星,她能不能將夏歌簽下來?
  她還有個身份就是經紀人,只不過當初沒有加入娛樂公司當經紀人,而且來魔都臺做主持,后來又做編導。
  一切都是為了積累資源,現在也認識不少人。如果夏歌愿意跟著她的話,她都有信心將夏歌捧紅。
  心中生出這個想法后,胡靜更加熱情。一邊讓攝像大哥將夏歌拍帥一點,一邊讓鑒寶專家就位。
  最忐忑的就是黃德秋了,他見木箱里真有東西急得額頭冒汗。
  輸了,可不止虧六萬啊!
  六字刀雖然花一萬買的,可最后還是要補給人家。不然他這么多年的名聲就毀了。
  夏歌將四個木盒放在桌子上,自己坐在桌前,拿出小刀慢慢的撬木盒。
  這次很輕松就打開了,木盒只是邊緣一上一下相互套合。盒子內放的是一本日記本。
  夏歌早就知道,在系統提醒下,他先前發現可以閱讀。
  隨后外人見他是發呆,實際上他是在分別閱讀木盒的筆記。
  里面的東西特別有意思,夏歌嘴角一翹,繼續打開另外三個盒子。將東西一一擺在托盤上。
  專家和黃德秋早已忍耐不住,第一時間沖上來,本來準備用放大鏡觀察。結果一看四本書的書名頓時無語的搖頭。
  黃德秋更是哈哈大笑道:“夏老頭,還以為你要翻身了。結果哈哈哈,等著付錢吧!”
  夏光壽本來也以為是好東西,難道情況有變?
  所有人都感覺自己被戲耍了。最忐忑的除了黃德秋還有林濤。
  他既希望夏歌能得到好東西,又希望夏歌不要有太好的收獲。
  雖然他家是億萬富豪,但白白讓別人占便宜還是會讓他不爽。
  “哎可惜了!不是什么好東西,林奇日記。都是現代的本子,不是古董。”專家戴著白手套小心翼翼的翻開四個本子。隨后失望的說道。
  胡靜還想弄個大新聞,怎么舍得放棄。她也沖上前,顧不得戴手套。直接就翻開查看,結果頓時讓他失望。
  所有人都同情的看著夏歌,就連直播間的彈幕都炸了。
  “叮叮”
  粉粉嫩小姑娘又打賞了十發超火,可能知道夏歌沒錢,剛才買古幣還是夏光壽刷的卡。她有些同情夏歌,足足刷了6萬,才停下來。
  夏歌聽著叮叮聲響個不停,對這名土豪粉絲的行為,很感動。不過現在也不是感謝的時候,還要處理黃德秋這個囂張的家伙。
  “比賽是不是可以結算了,你這一大堆東西。選三樣出來吧。別輸不起選不值錢的玩意兒,要選就選最貴的!”黃德秋在夏光壽面前嘲諷道。
  把夏光壽氣的胸口起伏不已,夏歌連忙過去慢慢幫爺爺拍背,口中安慰道:“爺爺別擔心,看我的!”
  沒等夏歌開口,林濤卻是道:“這筆記對別人來說不值一提,可對我來說很重要。你們打賭六萬塊是嗎?這錢我出了!”
  “哎哎,別啊!”夏歌連忙阻止道。
  “說好的買定離手,這些東西都是我的。不賣不賣!”夏歌拿過筆記本,假裝不相信專家的鑒定結果。
  見夏歌還在死撐,林濤也不知該說什么。
  他倒是想通了,為何爺爺當初從來沒提過木箱藏寶的事。
  既然是日記本就可以理解了,根本不值錢當然也懶得說。只不過為何把日記藏在木箱子里,還是一個疑問。
  將四本書都翻了一通后,夏歌臉上露出笑容,眼神從所有人的臉上掃過。隨后才對林濤道:
  “林店主,你翻看最后一頁的內容吧。”
  “1969年,10月5日。”
  林濤皺眉,這是奶奶的祭日?
  “婉蓉,你曾答應過我,會永遠陪著我和小淼淼,可是你卻食言了。和你走過風風雨雨的四年,每一天我都在寫日記,記錄我們的一點一滴,我想等我們老了的一天,一起看我寫的這些文字。”
  “那時的我們白發蒼蒼,坐在夕陽下,或者大海邊。吹著溫柔的暖風,看我們初遇,你臉上酡紅,留著短發的可愛樣子。”
  “看我為你寫詩,在人群中朗誦。”
  “看我四處收集書法,為博你一笑。”
  “看我上山下鄉,你的默默等候。”
  “可惜你永遠離開了我,只留下淼淼沒能等我回來,這本日記寫了我對你的所有思念。我要將他封印,等我老去的一天,我會親自帶著它來找你。”
  “不是我貪生怕死,而是我要照顧著我們的孩子,看著他長大,遇見一個如你一般美麗溫柔賢惠善良的女孩。看著他娶妻生子,這樣我才能在見你的時候,告訴你這些事。希望婉蓉你不要怪我,我不會再娶,這輩子,我只認你一人。”
  “對了,我還把你最喜歡的一副字,夾在日記本里。我會將他們放在木箱子里,等我死后,會留下遺書,讓淼淼將木箱子一起同我火化。你且等我。為你帶來孩子的故事,和你最喜歡的東西。”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