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看書就能掉裝備 > 第二十三章 尋寶比賽

第二十三章 尋寶比賽


  古董動不動就幾十萬,還都是按照真品賣,夏歌皺眉道:“是只買一件古董嗎?價格有限定嗎?”
  夏歌身上就只有不到一萬塊,總不能自己接下來的比賽,讓爺爺出錢吧。
  編導笑道:“不用擔心,里面的古董價格都在一萬以內。可以買三件物品,當然咱們這是做節目也不用擔心買到贗品賠錢。咱們只需要拍攝過程做節目,最后可以不用買,當然我們節目組也會送上小禮物。”
  聽了編導的話,眾人才明白原來這就是作秀。一切為了節目而已。
  夏歌這才松口氣,要是買三件物品。結果最后他三萬塊都沒有,只能求助爺爺了。
  仿佛感覺到夏歌的心思,黃德秋輕蔑的看了看夏歌和夏光壽,冷笑道:“既然是比賽,怎么能弄虛作假,夏老頭我們一人選三件最后讓評委點評,誰的價值低誰就將六件物品都買來送給對方。敢不敢比!”
  夏歌心里暗罵一句,有些頭疼。
  都是裝備惹的禍,他那里來6萬塊。要是輸了可就要賠6萬啊!
  小說才幾萬字,距離賺錢至少兩個月,直播倒是有幾千塊,但也沒到發工資的時候。
  夏光壽知道夏歌沒什么錢,而且他對自己的眼光同樣自信。
  從小就在這條街長大,幾十年的閱歷還怕比不過黃德秋不成。
  就算比不過,輸人不輸陣,夏光壽用平淡的語氣道:“行,那就比吧。這么多攝像機拍著,也不怕你耍賴。準備好錢,不要最后找什么借口。”
  夏歌見狀,只得繼續比下去。希望爺爺寶刀未老,將黃德秋比下去吧。
  編導此時很興奮,第一期節目就遇到這種事,他如何能不開心。當即拍板道:“那么三位請進吧,時間一小時,一人三件物品。我們的攝像師會全程跟拍。”
  夏歌正在直播,不過編導并未阻止。他巴不得能多些曝光率呢。
  直播間的水友們全程目睹了這一幕,也興奮起來。
  直播魔都臺節目呀!而且還有賭注,今天的直播真有意思。
  斗鯊直播成立近兩年,率先推出了彈幕模式。而贈送禮物,還是近期才開通的。戶外直播節目一直不溫不火,質量并不高。
  很多人看膩了其他主播提著鍋碗瓢盆去荒野直播,或者直播大學搭訕。又或者像夏歌一樣拿著手機到處走。
  但他們的主播祖上能有天字一號御膳房這樣的家業嗎?能花六萬和別人比試參加魔都臺的節目嗎?
  現在的戶外主播都是苦哈哈,靠著斗鯊平臺的特殊禮物,魚丸討生活呢。
  所以當夏歌開始進入老街挑選古董后,直播間又一次人氣暴漲。大部分是因為先前粉粉嫩送的火箭吸引來的。剩下的則是水友們的自來水,他們正在其他直播間刷廣告。
  夏歌也慢慢擁有第一批小粉絲。
  老街的古玩巷并不長,只有幾十米。街道兩邊從舊報紙到錢幣玉石青銅器種類很多。
  黃德秋走左側,夏歌推著爺爺走右側。一邊走一邊還在裝備欄里翻找,看有什么裝備能幫助自己。
  不過可惜的是古董鑒定與網賺可能完全不搭邊,網賺一百招爆的裝備一個都用不上。夏歌只能指望爺爺了。
  “小歌別擔心,爺爺還有不少棺材本。輸了也沒事,你記住以后不要沖動就好,就當買個教訓了。”夏光壽寬慰道。
  看了地攤的物品后,夏光壽也沒那么自信了。
  夏歌很想說不是我沖動,是裝備的被動搞事情啊!看著爺爺認真的表情,夏歌只能點點頭。
  第一個地攤全是瓷器,看那嶄新的樣子,不用猜都知道就是從隔壁陶瓷廠運過來的。
  節目組真不走心,說好的50%真品,晃眼一圈,真品一個都看不到。
  這些瓷器就是坑老外的,等幾千塊錢買一個瓷瓶,最后實際價格恐怕就幾十,一百塊。
  夏光壽還是認真的讓夏歌將瓷器的底部翻給他看。最后還是一無所獲。
  第二個地攤東西多很多,有許多小人書,銀器,木器,雜件。
  夏歌蹲下來,仔細翻找。想要盡量找尋一些舊一些的物品。
  反正他也不識貨,只能從外觀辨別了。
  最后發現,最舊的就是小人書,舊報紙還都是民國時期的。
  “小哥兒,買不。全是真品!我這攤位100%真!買了絕對不虧本。”店主是個中年糙漢子,說話粗聲粗氣。倒是給人很老實的感覺。
  “你這小人書,報紙這些怎么賣啊?”
  “一本1000,報紙100一張。十張一份。”
  夏歌不由失笑,難怪編導說這里50%真品,原來都被這些物件拉高了真品率。而且價格也不高,都是幾千塊的東西。
  “最貴的一萬是吧?給我看看一萬的什么樣?”夏歌問道。
  夏光壽也滿意的點點頭,既然要和黃德秋比,他肯定選最貴的。那看低價的真品也沒意義。
  既然做生意,還能夠買走。這里的店主肯定早就把好東西定死了價格。也不用慢慢翻找了。
  “一萬塊的是吧,那買這個戰國,六字刀幣!只收你一萬塊,讓你帶走!”店主從背后的盒子里拿出一片銹跡斑斑的小刀錢幣,自信的說道。
  夏歌一看,非常符合他的預期。古老,破舊。一聽名氣還大,戰國的東西呀!
  不錯不錯。正想開口講價,卻沒曾想爺爺噗呲一聲想道:
  “你糊弄鬼呢,這刀幣外觀一看便知道是齊國的六刀幣,齊國就在東山,前東山博物館研究員陳活先生就曾經在他編寫的古錢新典里提到過,東山各地出土的各類齊刀不過5000之數。”
  “而六字刀只有16枚!可想而知六字刀的彌足珍貴,市場上一枚真品六字刀,起碼7萬以上。你說你一萬賣給我們?”
  夏光壽看傻子一樣看店主,這是糊弄他們不懂行呢。
  “咦老爺子可以啊,這都知道。好吧這確實是假的,那么你再看看這一枚。”店主被說破將六字刀收起,又拿出一枚品相更古舊的刀幣道。
  “小歌,拿過來我看看。”夏光壽認真道。
  夏歌沒看出有啥區別,將刀幣給爺爺。
  片刻后夏光壽哈哈笑道:“確定只賣一萬?”
  “當然,魔都臺搞活動,咱們街道也要支持不是,諾后面這家店就是我的。等古玩街名氣大了后,我們這些人生意也好做一些嘛!”
  “行,品相不算太好的五字刀。品相完好的市價一萬五左右,這枚折價幾千,市價肯定超過一萬塊了。你還有多少?”夏光壽問道。
  這種古幣不可能單獨出現,一般都是很多枚。店主嘿嘿笑道:“還有十幾枚,您要幾枚?”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