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西游之問道諸天 > 第二十九章 出劍

第二十九章 出劍


  來者正是莫元,湖南到陜西,相隔千里,而湘地多山,道路難行,莫元緊趕慢趕,終于在今日進了衡山城。
  他本待直接去劉正風府邸,誰曉得突然天降暴雨,他只能尋個地方避雨。
  “客官,不巧,小店都坐滿了,您要是不嫌棄,便尋個合眼的拼桌吧。”那茶博士歉意的道。
  莫元抬眼打量了一番茶館內坐的眾人,在他身側門口的板桌上,一名身材瘦長、臉色枯槁的老者,正抱著一把胡琴,冷眼聽著茶館內眾人的議論,靠里面角落的一桌,一個面目丑惡的駝子正呆呆的看向自己,而在靠近柜臺那里,還有兩個熟面孔趴在桌上打瞌睡。
  這是?!
  莫元沒來由的笑了一笑,真是趕早不如趕巧啊,眼下這一幕,分明便是衡山城這一場好戲的開幕之處,那駝子便是一路逃跑的林平之,而他身旁這老者,便是執掌衡山劍派的莫大先生,至于那兩個熟面孔,分明便是華山派的老七陶鈞和老八英白羅。
  這里便是華山派一眾弟子約定的見面之所了,想必其余幾名弟子也等在后堂了。
  一念至此,莫元抬眼看去,果然那茶館簾子后面被掀起了一條縫,有幾雙眼睛正沖著自己笑來著。
  莫元沖他們拱了拱手,也沒做聲,反而是走到了陶鈞和英白羅所在的桌前,‘啪’的一聲,將長劍拍在了桌上。
  這兩名弟子本來就睡的淺,驀然被驚醒,抬起頭張嘴便要罵,不過一看見眼前那張似笑非笑的清秀面容,頓時一個激靈,將罵人的話硬生生的收了回去,恭敬的道:“六師兄。”
  人的名,樹的影,莫元在江湖上威名遠揚,雖說華山派弟子自幼同吃同睡,情誼深厚,可是他們見了莫元,仍舊是忍不住心生敬畏。
  莫元點了點頭,自顧自的將身上的蓑衣解了下來,吩咐道:“小二,上壺好茶,再來些茶點。”說到這,他頓了一頓,看向門口那位面有病容的老者,道:“順道也給這位老先生上一杯好茶。”
  茶博士應了一聲,下去上茶,而那手拿二胡的莫大先生,則是頗為詫異的看了莫元一眼,莫元還以微笑。
  英白羅和陶鈞二人自是不敢再睡,看著莫元就欲詢問他怎么出現在衡山城了,莫元卻是搶先開口道:“兩位師弟稍安勿躁,我已經回轉過華山,此番是師父師娘派我來衡山城主持一切事宜的,待見了諸位師兄弟和小師妹,我自然將這一年的之事說與大伙聽。”
  陶鈞和英白羅對視一眼,沖莫元點了點頭,他們是岳不群夫婦派下山來尋找莫元音信的,既然莫元已經回過山了,那自然沒什么好說的。
  一會兒茶博士將茶與茶點都送了上來,莫元自顧自的吃喝起來,而林平之卻是越發的糾結。
  認還是不認?
  驟逢大難,林平之此刻無比想要尋找一個依靠傾訴一番,莫元武功高強,在洛陽待他不錯,正是這么一個人選。
  可是他怕,他是在逃生的,說不準這附近就有青城派的弟子,他怕自己一露面便被青城派弟子追殺。
  莫元武功固然高強,可在他眼里那殺了他鏢局上下幾十口的余滄海直如惡魔一般,眼下他就想去洛陽,尋找王元霸,除此之外,他誰都不敢相信。
  就在他糾結之際,茶館內關于衡山派劉三爺和莫大先生的議論卻是越發的激烈起來。
  一個矮胖子道:“外邊的人雖說劉三爺是衡山派的第二把高手,可是衡山派自己,上上下下卻都知道,劉三爺在這三十六路‘回風落雁劍’上的造詣,早已高出掌門人莫大先生很多。莫大先生一劍能刺落三頭大雁,劉三爺一劍卻能刺落五頭。劉三爺門下的弟子,個個又勝過莫大先生門下的。眼下形勢已越來越不對,再過得幾年,莫大先生的聲勢一定會給劉三爺壓了下去,聽說雙方在暗中已沖突過好幾次。劉三爺家大業大,不愿跟師兄爭這虛名,因此要金盆洗手,以后便安安穩穩做他的富家翁了。”
  好幾人點頭道:“原來如此。劉三爺深明大義,很是難得啊。”
  又有人道:”那莫大先生可就不對了,他逼得劉三爺退出武林,豈不是削弱了自己衡山派的聲勢?”
  那身穿綢衫的中年漢子冷笑道:“天下事情,哪有面面都顧得周全的?我只要坐穩掌門人的位子,本派聲勢增強也好,削弱也好,那是管他娘的了。”
  恰在此時,坐在門口的那老者突然咿咿呀呀的拉起胡琴來,琴聲凄涼哀婉,頗為苦情。
  那年輕人笑道:“不算得甚么?這位大哥,照你說來,莫大先生當然不會來了!”
  那矮胖子道:“他怎么會來?莫大先生和劉三爺師兄弟倆勢成水火,一見面便要拔劍動手。劉三爺既然讓了一步,他也該心滿意足了。”
  手提胡琴的老者突然一下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到了那矮胖子跟前盯著他看。
  矮胖子怒道:“你瞅什么?!”
  瞅你咋滴!
  莫元默默在心里腦補著,那莫大先生卻不是這般,他只是搖了搖頭道:“你胡說八道。”
  矮胖子大怒,伸手便朝莫大抓了過去,突然之間,一道青光閃過,一柄細細的長劍晃向桌上,叮叮叮的響了幾下。
  矮胖子嚇得一下子跳到桌上,生怕那劍將他刺到了。
  莫大面無表情的收回長劍,插入胡琴之中,轉身朝著茶館外走去。
  此時,有人驚呼道:“快看桌上!”
  眾人低頭一看,卻見那桌上七個白瓷茶杯,每一只都被削去了半寸來高的一圈。七個瓷圈跌在茶杯之旁,茶杯卻一只也沒傾倒。
  這當真是神乎其技,單憑這一手劍術,莫大已經足以排在江湖前十之列。
  “哈哈哈哈,琴中藏劍,劍發琴音,瀟湘夜雨莫大先生當面,你也敢當他老人家的面口出狂言,真是笑話。”莫元朗聲道。
  那矮胖子本就覺著這一劍讓他丟了面子,突然見一個年輕人對他大放厥詞,不禁怒道:“你又是哪來的黃毛小子,敢在大爺我面前囂張?!”
  莫元冷笑一聲,拿起桌上的長劍,眾人但覺眼前紫色劍芒一閃,回過頭來,那桌上七只茶杯卻是變作了十四瓣。
  這手劍法可比莫大的又勝幾分,七只茶杯一下子削斷杯口,一劍便可以從容做到,可把七只茶杯斬做十四瓣,分明是要一瞬間連出七劍!
  在江湖上看見一回這等精妙的劍術已然極為難得,這茶館里的一眾江湖豪杰接連見了兩次,尤其是第二次還出現在一個如此年輕的劍客身上,如何叫他們不震驚莫名?
  此時天已然放晴,眾人回過神來,只見得莫元大步朝外走去,英白羅喚道:“六師兄,你要去哪?”
  “不必管我,咱們劉府匯合。”莫元頭也沒回,轉瞬便大步邁了出去。
  茶館之外,烏云散盡,艷陽初升,有風吹來,撩動少年的青衫獵獵作響。
  此去正是回雁樓,殺淫賊!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