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西游之問道諸天 > 第十六章 激戰

第十六章 激戰


  余滄海的劍光何其之快,眾人只見得眼前一花,一道寒芒已然到了祖千秋身前,群豪心里暗自驚駭,這一件若是換了他們,只怕早已經葬身劍下了。
  不過祖千秋到底是稱霸一方的黑道豪雄,手里也很是有幾分絕技的,千鈞一發之際,他手中一柄精鋼折扇施展開來,眾人只聽得‘叮’的一聲輕鳴,卻是迅捷無比的長劍恰好點在了這精鋼折扇的扇面之上。
  “余掌門,你真要趟這渾水嗎?”祖千秋想不到余滄海說出手便出聲,臉色有些難看的問道。
  余滄海嘿嘿冷笑一聲,長劍一抖,又是極為凌厲的一劍削去。
  余滄海此來金刀門,為的就是和王元霸達成條件,好為謀奪辟邪劍譜做準備,眼下王元霸請他出手,他自然不會猶豫。
  祖千秋見余滄海劍鋒森寒,招招狠辣,不留一點余地,已經知曉了答案,他也不再抱著旁的心思,沉下心來迎敵。
  眨眼的功夫,這二人便交手來十來招,只是祖千秋一手鐵扇固然有精妙之處,那余滄海作為一派掌門,松風劍法歷經前輩高人錘煉打磨,精妙處自然不必言說,眼看著祖千秋便敗像已露,支撐不住了。
  黃河老祖的另一位老頭子突然長嘯一聲,道:“我來助你!”
  卻見他足尖一點,雙掌舞動,掌力雄勁無比,直奔余滄海而去。
  他這一加入戰團,余滄海壓力驟然大增,縱然他劍法精奇,也很難抵擋住兩名當世一流的高手聯手,若是他全盛時期,還能力戰一番,但是他前些日子被莫元那一拳打傷,此刻還沒痊愈,根本敵不過這二人,只能由攻轉守,慢慢周旋。
  場上局勢如此,王元霸兩條白眉糾結在了一起,他沒料想到黃河老祖二人武功竟然如此高強,余滄海都奈何不得他們,況且那邊還有兩人未曾出手,這可如何是好?
  實際此刻他心里已然有些后悔之意,漕船一事,乃是河南巡撫家的小公子所托,這位小公子被那幾條漕船的人沖撞了,要他出面報復,他本沒將開封的人物放在心上,這才應了下來,哪里曉得這點子如此扎手?
  “伯奮仲強,去調幾名武功出彩的弟子來,看住那兩名僧人。”王元霸沖著身邊愛子吩咐道。
  兩人應了一聲,下去找人,而王元霸進了內廳,摸出一把金背大刀來,道:“余掌門莫慌,老夫前來助你!”
  這王元霸人老身不老,提著那把大刀,沖入戰團之中,他也是一流高手,雖然不如壯年時那般孔武有力,但是老姜彌辣,舉手投足間,招式精熟老練,威力十足。
  有他幫扶,場上局勢頓時再變,余滄海長嘯一聲,變守為攻,諸般精妙劍招,盡數揮灑到了黃河老祖二人身上,這兩人左右支擋,眼看便要不敵。
  至此危難時刻,祖千秋喝道:“兩位還不出手?!”
  他這一發話,那漠北雙熊臉上齊齊露出殘忍的微笑,一躍加入戰團,他二人縱橫大漠關外,橫行無忌,吃人肉吃了這么些年,都還活的好好的,顯然是有幾把刷子的。
  兩人聯手多年,默契無比,雖然都是堪堪突破一流境界,但是等閑的一流高手也奈何不得他們二人。
  以二敵四,余滄海和王元霸一個有傷在身,一個是七十老朽,沒過三招,已然險象環生。
  好在關鍵時刻,王伯奮和王仲強二人各領三四名弟子趕到,加入戰團,局勢這才稍微好一些。
  六名當世一流高手戰作一團,還加上一眾金刀門弟子,里面還有一位白道大派掌門,這番爭斗,讓一眾豪杰看的喜不自勝,各個都想著這一番拜壽,真是不虛此行。
  便是莫元也看的頗為興起,畢竟他下山以來,也是第一次看到這么多一流高手相爭,青城劍術,金刀門刀法,包括那幾名黑道高手的功夫,都各有妙處。
  不過沒待他看幾招,耳邊突然傳來一道‘莫大哥’的呼喚聲,他扭頭一看,只見林平之正站在他身后,一臉急切的看著他。
  “莫大哥,你武功高強,便出手幫一幫我外祖父吧。”林平之語帶哀求的道。
  他慣是個心善的,原著中在福建,他為了一個相貌丑陋的酒家女尚且能仗義相助,況且是他外祖父呢?
  莫元見他央求,忍不住嘆了口氣,旁人不知,莫元還不知嗎,在一眾正道門人都不曾出手的情況下,余滄海挺身而出,分明便是和王元霸達成了什么條件,而這條件,十有八九便是福威鏢局一事。
  也罷,反正今日也想留下漠北雙熊的,早點出手便早點出手吧。
  莫元沖林平之點了點頭,不過還沒待他說話,戰場中突然傳來王元霸急切的聲音來,卻是他到底年紀大了,久戰之下,體力不濟。
  他喊道:“史賢侄,你還旁觀么,快快出手,日后我金刀門必定唯嵩山派馬首是瞻!”
  場上的局勢此時還是五五開之數,王元霸兩個兒子都是二流頂尖的高手,聯合各自門人,加上余滄海和王元霸的幫襯,倒也抵住了漠北雙熊的攻勢。
  可王元霸和余滄海分心他顧,自然就壓制不了祖千秋與老頭子二人,隨著王元霸體力支撐不住,落敗是早晚的事。
  史登達江湖人稱千丈松,是個三十來歲的漢子,他是左冷禪嫡傳大弟子,一身武功,距離一流境界也是不遠了。
  聽的王元霸說金刀門馬首是瞻,他哈哈一笑,道:“王老爺子客氣了,都是江湖同道,你既然有難,我如何能不幫?”
  話音未落,他反手抽出那嵩陽鐵劍來,起身沒入戰團。
  得了這么一個生力軍相助,王元霸這方情形立時好轉起來,只是王元霸揮舞金刀越發吃力,致使局面依舊焦灼,看不出勝敗來。
  祖千秋暗自慶幸,好在邀請了漠北雙熊,不然今日定然栽在這了,不過這般僵持下去,終究是不利的,這畢竟是金刀門的地盤,內力損耗過多,那可就任人宰割了!
  一念至此,祖千秋喝道:“王元霸,今日勝負難分,不如我等暫時罷手,來日再說?”
  王元霸金刀都快舞不動了,當然愿意了,再打下去,非得活生生累死他不可!
  他這邊一答應,眾人齊數一二三,隨后同時罷手,群豪見沒分出勝負便停下來,各個在心頭直呼可惜。
  “王元霸,好手段,改日祖某再上門領教!”祖千秋沒好氣的拱了拱手,轉身便欲離去。
  王元霸倒也沒有阻攔,實際他也攔不住,他氣力已竭,單憑剩下的人也奈何不得這四人。
  不過就在祖千秋抬步之時,場中突然響起了一道清朗的聲音來。
  “閣下走可以,漠北雙熊今日卻走不得!”
  群豪順著聲音看去,只見得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走出人群,正是莫元……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