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昊靈戰神 > 第五十八章 放豬村

第五十八章 放豬村


  按照斤瘦老小子所說的信息中提到的,李天昊來到了臨近放羊村最近的放豬村。
  根據鐵甲銀尸的行兇方向,一路向西,從未改變過方向,放豬村距離放羊村二三十里的距離,按鐵甲銀尸的行程速度,下一個目標,就是放豬村。
  鐵甲銀尸所過之處,無一人幸免之外,便是百姓所豢養的牲畜也不列外,全部遭受到鐵甲銀尸的殺害。
  其兇殘程度簡直讓人發指到了極點。
  路經羊腸小道,一路上白雪覆蓋,皚皚一片,便是那早已干枯的樹木上也積滿了厚實的層雪,隨著冬季的到來,似乎變成了一個冰凍的白雪世界。
  寒風蕭瑟,吹拂到臉上,刺刺的疼。
  整個世界冰封一片,鳥獸散盡。
  路途之中,并未遇到如何人,任何物,這讓李天昊感覺格外意外。
  突然,白蒙蒙的眼界中,出現了兩道身影。
  不遠處傳來了“吱呀”,“吱呀”的聲響。
  一輛小推車映入了他的眼簾,上面擺滿了行囊,谷物,極其各種雜物,一名壯實的男子和另一名稚嫩的孩童正緩慢的推著,在這被積雪覆蓋的地面上,十分的費力,每每推出十丈遠,便要休息一會兒。
  “阿爸,我們真的不要家了嗎?”
  十歲的男童滿臉不舍的看向面前的略顯佝僂的男子,眼眸中盡是星芒,填滿了這個年紀該有的天真。
  男子拍了拍男孩的肩膀,和藹道:“宇兒,你娘已經先過去了,我們只是去你外婆家暫住幾天,我們不久后就會搬回去。”
  男孩聽完,凍的通紅的小臉露出絲絲笑容,聽話的點點頭,奮力的推著和他一樣高大的推車。
  見兒子欣喜的模樣,男子心中十分的愧疚,放豬村是他的根,他怎么舍得拋下家不要,可鐵甲銀尸要來了,不舉家搬遷的話,遲早一家人都會受到迫害,他也是沒辦法。
  放羊村已經都被迫害了,他們放豬村是粘連放羊村最近的。
  哎!
  心中嘆了口氣,繼續推著推車朝著前方走著,太陽已經升至正天空,時間已然差不多了,必需在日落前去到宇兒的外婆家,不然天黑后的野外是最不安全的。
  就在這時,一名穿著厚實的少年郎出現在了兩人面前。
  “請問這位叔叔,放豬村是在前方嗎?”
  “啊……前面走十里左右便是放豬村了!”男子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李天昊,大冷天,尋親不成?這少年郎要去放豬村干嘛。
  再次擔憂道:“放豬村現在不安全,你還是不要去的好!”
  李天昊笑了笑,從懷里掏出一塊肉餅遞給了那好奇的小男孩。
  小男孩接過肉餅,靦腆的看向自己的阿爸,想吃可又有些緊張。
  “還不謝謝哥哥!”
  “謝謝哥哥!”
  李天昊摸了一下小男孩的腦袋,朝著前方走去。
  男子看著李天昊消失的背影,嘆了口氣,繼續朝著前方推著推車。
  李天昊的面色多了一絲深沉,看來情況比他想象中的還要糟糕,舉村遷移,這鐵甲銀尸造成的影響究竟有多惡劣,可想而知。
  看來這一次必須要除掉這鐵甲銀尸,不僅僅是宗門任務這么簡單,更是為了這黎明蒼生能有個安穩的家。
  一路上,再沒遇到人影。
  十里荒無人煙,連頭牲畜都不見一只,倒是野獸李天昊遇到了幾只,除了那蕭瑟的寒風之外,整個世界沒有半絲生氣。
  走了半個時辰,來到了一村子。
  村落門口,有著一眼汪井,水流清澈,應該是村民取水用的,除此之外,整個村子,炊煙不見,路面上留有一些深淺不一的車輪印,應該是最近一兩天留下的。
  看來這些放豬村的村民都是得知了鐵甲銀尸要來的消息,都搬走了,李天昊心里想著。
  尋覓了一周過后,李天昊發現村子里已經沒人了,至于其他的動物,除了幾只貪吃的老鼠以外,什么也沒有。所幸也不再尋找,靜謐的坐在一屋頂上,環抱著手,等待著鐵甲銀尸的到來。
  毛毛細雪,飄飄揚揚,如詩如畫。
  可在李天昊心中卻是十分的緊張,心中開始演繹著與鐵甲銀尸的對比,心中更是不停的演繹。
  關于對鐵甲銀尸的記憶涌上心頭。
  僵尸在這個世界并不常見,可也并非罕見。怨念留存于死者的腦海,形成一團邪物包裹整個尸身,腐朽,潰爛然后再凝實,最終變成一個無比僵硬的生物。
  這就是僵尸的由來。
  僵尸按照階級境界從低到高依次是鐵甲銅尸,鐵甲銀尸,鐵甲金尸,鐵甲玄尸,再往上李天昊便沒有聽說過了。
  畢竟尸變之后,多半形如槁木,他們漫無目的,活著便是為了飲人氣血,尸變之后,多半還沒成長起來就被消滅了。
  很難有僵尸能夠突破到高階。
  至于自己能否對付得了鐵甲銀尸,李天昊心里也沒底。畢竟,鐵甲銀尸相當于人類修為的通靈境,即便是初入通靈境,也不是他能對付得了的。
  身體硬如玄精,力氣大如牛。
  焚骨噬香毒,雖然毒性至極,可面對本就是死物的鐵甲銀尸,別說作用,能起到的效果恐怕微不足道。
  早早的便將毒藥給拋除在外。
  其實李天昊最想用的便是依靠身上奪去而來的陣核擺一個殺陣,殺陣一出,對付一個手腳笨拙的鐵甲銀尸還不是手到擒來,只是此時的他一窮二白,哪有什么材料布陣,再而他也不懂布陣。
  想去陣閣咨詢下,可一想到把人家弟子給挑了,這想法便被李天昊拋之腦后了。
  最后能想到的便是紫金雷霆槍了,此槍遠比想象中的還要尖銳,其品階即便是李天昊自己也不清楚。
  削鐵如泥,鐵甲銀尸不足為慮。
  只要自己肯付出精血,解封它上面的一道封印,誅殺一個手腳笨拙的鐵甲銀尸,李天昊心里還是有著幾分信心的。
  雪花飄飛,將世界洗白的同時,也將萬物掩埋。
  李天昊的身上早已被一層層白雪覆蓋,白雪粘在臉上,整個人如同雕塑一樣,仿佛與房屋化作了一體。
  連他身上的氣息也被白雪覆蓋了一樣。。
  四周一片雪際,白花花,亮晶晶。
  遠處,傳來了幾聲熙熙攘攘的腳步聲……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