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昊靈戰神 > 第五十二章 出手搶奪

第五十二章 出手搶奪


  谷岸河畔!
  早已亂成了一鍋粥,那四處涌動的人群。若非尋常人,早已殺紅了眼。也幸虧眾人都是修煉之人,出手間都留有余地,并未下殺招,不然指定血流十里,紅浮滿河了。
  李天昊持著紫金雷霆槍,瞄準一個方向,首當其沖的朝著前方轟殺而去,一槍之下,瞬間轟開十幾人。
  伴隨著各種痛喊聲,天神下凡一般。
  吳鯤緊隨其后,跟在李天昊的后面,心中更是震驚連連,嘴角不由嘀咕:“天昊哥不是經脈被封印了嗎?怎么實力還是如此的恐怖啊!”
  “我滴神,誰啊!”
  “什么牛鬼蛇神,我靠……”
  兩名正在激烈拼斗的御靈宗弟子,感受到一股強勁的寒風突然而至,轉身回眸之際,只見一柄黑槍突然而至,槍身有著一股乳白色的槍暈包裹著。
  砰的一聲!
  那原本拼殺的兩人瞬間被挑飛而起,手舞足蹈的落至后方。
  “哎喲,我滴老腰啊!”
  “哪個混球,竟敢做這些……偷襲的……事!”
  只見又是一大批御靈宗弟子被拋灑而來,筆直朝著兩人壓去,屁股逐漸放大。
  砰的一聲!
  男子來不及躲避,瞬間被淹沒在了人山之中。一群來不及反應的御靈宗弟子被李天昊砸在了一起。
  “暴力之至,也太暴力了吧!”
  “戰神下凡,一挑所有啊!”
  “幸虧我沒在那個方向,這也太殘忍了吧!”
  周圍拼殺的御靈宗弟子見了,目光呆滯的看向那兩個面具男,一個提槍在前,一個緊隨其后,最主要的還是前面的提槍男子,所行之事太過暴力,太過血腥了。
  一槍橫掃,多少英雄豪杰敗下陣來。
  一槍,一人,一面具!
  “這人是誰?力拔山兮氣蓋世啊!”
  “這也太生猛了吧,人形坦克啊!”
  “猛虎下山,勢不可擋!”
  一處無人高地,正好可觀覽河畔全局,突然爬上了兩人,金子束看向人群之中,追尋著面具師兄的下落。
  茫茫人海,密密麻麻。
  最終,一處紛紛擾擾的人群引起了他的注意。只見一名身穿白衣,頭戴面具,持著尖槍,速度快若閃電一般,瞬間便是數名御靈宗弟子被擊開。
  活生生以一己之力,劈開了一條康莊大道。
  “李天昊師兄的實力竟然如此之強!”
  金子束目光有些呆滯,心中雖然有些幾分篤定,可也沒確定李天昊師兄的實力竟然如此驚人。
  來河畔的無一不是先天五階之上的強者。
  可如此強者,在他的手中竟然如此脆弱不堪,如同草芥一般弱不可言,若非宗門規定不能自相殘殺,恐怕那些被轟飛,被擊倒的結局恐怕就是另一種了。
  轟成碎渣嗎?
  金子束不知道,可心中卻是更加確定了之前的想法,追隨天才的腳步,這是他一生的機遇。
  王侯將相你有種乎?
  還不是跟對了人!
  “師兄,面具師兄呢?”
  金子束朝著那正在極速朝著河畔方向涌動的李天昊指了指,師弟尋著指間看去,眼神興奮道:“這面具師兄也太猛了吧!”
  “媽耶,他直接飛起來了!”
  金子束聽聞目光一滯,朝著河畔看去。
  此時的李天昊已經沒有功夫在與這些人耗下去了,直接拔掉而起,看向下方那些蠢動的人頭,身輕如燕,踩著人頭朝著前方涌去。
  “李天昊師兄,竟然……竟然踩著人頭向前!”
  “踩人臉面師兄您不怕得罪人嗎?”
  金子束聲音有些顫顫道,打人不打臉的規矩他還是知道的,像李天昊師兄這種直接踏著人頭過去的,簡直就是在侮辱人的尊嚴啊。
  頭可斷,血可流,尊嚴不能丟。
  李天昊師兄你這是在挑起眾怒啊!
  這時候,金子束心中忐忑,李天昊師兄也太膽大包天了吧,若是追隨他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吳鯤看向那早已在人頭之上遠去的天昊哥,直呼霸氣,心中一激動,腳底一踏,學著天昊哥拔地而起,一腳朝著一名面容黑黝,身材雄壯的御靈宗弟子頭上踩去。
  他也想要效仿天昊哥,絕塵而去。
  “啪嗒!”
  那人似乎早已準備好了一樣,一只比吳鯤大腿還要粗的胳膊瞬間擒住了吳鯤的腳踝。
  “你個臭臭,竟然還敢像剛才那人踩老子頭,找死!”
  “我去!”吳鯤驚呼一聲,感受到腳底下的巨力,瞬間被掀翻在地,心中一念,拳套立即出現在手上,鯉魚打挺瞬間起身,感受著背后的寒芒,反手一拳抵擋而去。
  砰!
  兩拳相擊,爆發出驚人的響動。
  周圍的人為之一顫,耳鳴不已。
  “哎喲喂,你這個臭臭實力還不錯,不過……”
  “重天式!”
  男子怒吼一聲,身體瞬間爆表,衣服直接炸裂開來,露出其中結實的肌肉,一噸小山的般的身軀,瞬間朝著吳鯤砸了過來。
  “兄臺……開玩笑的吧!”
  感受到這人身上流露出來的恐怖氣息,以及那厚實的身體,先天九階!
  吳鯤心中一難,眼底更是閃過一絲絕然。
  雙腳一踏,恐怖的氣息再次流露全身,刷,雙拳之上似有猛獸要從身體沖出來一般。
  男子有些詫異的看了吳鯤一眼,只是重天式一出,誰與爭峰,誰管你是貓是虎,厚重般的身軀直接朝著其身上壓去。
  “我……”
  “……”
  吳鯤直接被淹沒在了男子的身軀之下,男子不由得唏噓道:“剛才還挺虎,現在倒老實了,你個臭臭!”
  一想到那個踩自己頭的人,男子氣就不打一處來,提起已經被壓得懷疑人生的吳鯤便是一陣痛揍。
  吳鯤只能雙手護住自己的臉部。
  心中那個憋屈啊,自己好不容易燃爆一次小宇宙,竟然還是被揍了,天昊哥,你就不能等等我?
  先天三階與先天九階隔著整整六階,即便他肉身再強,血脈之力在噴張數倍,依舊不可能戰勝比他高六階的強者。
  越階這種事情不存在的!
  李天昊手持紫金雷霆槍,舉重若輕,身輕化燕,眨眼之間飄出十丈開外,一路上引起了無數御靈宗弟子的敵視。
  踩人腦袋,與打人臉面別無二致。
  “還打錘子打,抓住那個面具男!”
  “誰?誰踩了我的頭!”
  “抓住那個面具男,我堂堂金榜三千名強者,竟然被人踩頭了,今天不活剮了這小子,我還不信胡了!”
  “嘖嘖嘖,金榜三千名,你沒看見人家排名金榜九十八名的鐵子青也被踩了嗎?”
  “真的假的?”
  那人尋聲望去,只見一名青年正黑著臉,提著罡劍的手不住的顫抖著,臉上印著一個不大不小的鞋印。
  男子見狀,心道連金榜第九十八的強者都被踩了,再回想自己被踩,心里頓時舒坦多了,嘴角流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
  “笑你奶奶個頭!”鐵子青目光一凝,那眼角都笑彎成什么樣了,真當自己看不出來!
  黑著臉,輕身提氣的同時一腳踩在了男子臉上,腿部微顫,瞬間爆發,彈簧似的朝著李天昊飛了過去。
  鐵子青強大的力量將男子給壓垮在了地上,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直接昏了過去。
  眾人心顫!
  金榜第九十八的強者,這么強嗎?
  一擊就讓同境界強者昏倒在地,這就是差距嗎?
  對于男子的遭遇,并博得其他人的同情。
  沒有那個實力,還去嘲諷人家,這不是找死嗎?
  手持罡劍,鐵子青看清前方的人,心中怒火沖天,他鐵子青什么時候被人如此侮辱過,這一次必須給你留下一個不可磨滅的印記。
  讓你知道什么叫做尊重!
  “迎天九式!”
  “第一式,劈天式!”
  鐵子青第一時間便使出了自己最強的玄階靈決,他要讓這個侮辱他尊嚴的人付出慘重代價,即便是有可能為此付出慘重代價也在所不惜。
  強大的劍道氣息,劈頭蓋臉,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迎天般朝著李天昊的背影劈了過去。
  這一刻,無數人看向兩人。
  多少人盼望著有人出來教訓一下這個辱人之徒,現在終于有人出生了。
  “鐵子青作為金榜九十八的強者,甚至不惜使出玄階靈決,這人死定了!”
  “辱人者,人橫辱之。若是鐵子青師兄為此被宗門制裁,我們也要為其申辯!”
  “沒錯,斬了這宗門敗類!”
  “像這種人就不該收入我們御靈宗!”
  “斬了他!”
  聽到眾人的呼喊聲,鐵子青嘴角浮笑,仿佛正義的化身,小子,人心所向,別怪我太狠,要怪就怪你小子太狂妄了!
  迎天九式瞬間襲去,滔天的迎天劍式,恐怖無比,即便是其他人也是聞訊讓開,恐殃及池魚。
  眼見距離前方的清潭不足十丈之余,李天昊嘴角擒著一絲喜悅,突然察覺到身后的劍息,目光微滯,不以為然,反手便是一槍,隨即踩著一人的腦袋,蜻蜓點水般朝著清潭滑去。
  砰!
  長槍激蕩在鐵子青攻擊上,瞬間破除了他所有的劍式,所有的一切湮滅在了強大的槍意之中。
  一力破萬巧就是這么簡單!
  那柄罡劍在紫金雷霆槍重力之下瞬間折成了兩半。
  鐵子青不敢相信的看向手中的斷劍。
  在眾人震驚的注視之下,一口老血瞬間噴灑而出,身軀以著比方才快上一倍的速度倒飛了過去,砸到在了那已經昏迷的男子身上,雙眼一發黑,昏死了過去。
  嘶!
  全場一片嘩然。
  這持槍面具男子實力也太強了吧!
  看似隨意的一槍,竟然直接挑飛了金榜排名第九十八的鐵子青,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這人是神嗎?
  還是說這人是金榜前十的強者!
  也唯有金榜前十的強者才有這個實力做到吧。
  方才還在叫囂著要讓面具男子付出代價的那些人,一時間啞口無言,他們清楚,擁有這種實力的人,根本不是他們能夠得罪的主。。
  至于那正義的化身,躺死在了地上。
  無人問津!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