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昊靈戰神 > 第四十六章 暗谷河畔

第四十六章 暗谷河畔


  暗谷河畔。
  御靈宗的南部,百里的泥河。
  泥河畔上聚集了大片御靈宗弟子,風聲鶴唳,一片緊張的氣息,大批強者往著這邊趕。斑羅泥獸,誰人不想參一腳。
  突破桎梏,踏入通靈境!
  半步天堂,半步地獄。
  上至以社團為中心的大團體,諸如十大社團,其余的小社團。
  下至一些獨行俠,或是三五成群,或是一人獨行。
  密密麻麻,如同搬家的螞蟻一般,聲勢浩蕩,或遠處便是一大戳四五十人聚集,井然有序,或近處三三兩兩四五人,閑散之至。
  河畔之上,兩名略顯氣質的少年正在嘀咕著什么,一人正靠在一棵樹旁,另一人則在四處張望。
  “天昊哥,現在十大社團已經將泥河谷岸通天岸,北其岸,落其岸……那些往年斑羅泥獸可能出現的最好地理位置都給占了!”
  “天地靈緣,有緣者居之,再說人家隨隨便便就是上千人,和人家社團搶位置無異于以卵擊石!”
  “可沒有好的位置,我們斑羅泥獸的泥都輪不到啊!”
  “都說了天地靈緣,有緣者居之,我們要學會借勢!”
  “借勢?”
  “天下大勢,加持己身,往往能讓自己利于不敗之地!”
  “騙人的吧,我們才兩個人,天昊哥!”
  “氣勢,地勢,天勢,趨勢利己,說的再多你也不懂,看我的!”
  對于天昊哥的驚天壯言,吳鯤撇嘴,人家十大社團,來的人差不多快要上萬之眾,別說希望,絕望還差不多。他現在只想回源曉居睡個懶覺。
  目光落至一堆閑散人員之中。
  李天昊從戒指里面取出兩副面具,遞給吳鯤道:“戴好它,干大事了!”
  吳鯤看了一眼手中陰陽分抗,上面還點綴著花花綠綠細點的面具,整的跟小丑似的,好丑的面具。
  目視前方,該干活了。
  李天昊朝著前方走去,吳鯤緊緊跟隨著,他也很好奇天昊哥會干出什么驚天偉績來,十大社團搶泥卵,想想都有點激動。
  泥河谷畔之上,除了最大的十大社團以外,還有著數萬御靈宗弟子。大大小小的社團上百,還有一些沒有加入社團,或者不屑于加入社團的,這些都是李天昊需要的勢。
  天下大勢,利己而用。
  這就是借勢。
  十大社團再強也就上萬人左右,與其他御靈宗比起來單干上可能占優勢,可若是論起群毆來,人數上壓倒性的優勢,無往不利。
  只要把水攪渾,魚龍混雜。
  誰還分什么社團,團體,有的只有個人。
  今天就讓你們這些人知道什么叫個人利益高于集團利益。
  兩人的打扮倒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尋思著怎么有人來這谷岸河畔還戴著面具,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河畔附近,三名女子正在與兩名男子爭執著,周圍全是看戲的人。
  “你把我師弟從寶器堂買的寶劍給弄折了,還打算一走了之?”一名長相普通,大眾化的青年連忙叫囂道。
  “大家快來看了,這人把我的寶劍給弄壞了,什么也不說就想走!大家給評評理啊!”
  夏絲羽有些不知所措,連忙擺手道:“師姐,不是我,我剛才就是撞了一下他,而且……而且還是他主動撞的我的……”
  夏絲羽旁邊的女子點頭,絲羽師妹的性子她是知道的,斷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持劍看向那名被折了劍的青年男子,呵斥道:“無禮之徒,你輕薄我師妹不成?還想訛人不成?”
  “就是,我家絲羽師妹怎么可能弄壞你的破劍!”旁邊的女子幫忙說道。
  那被折劍的男子眼底閃過一絲異色,隨即面帶苦澀道:“這可是我從寶器堂花了三顆靈石買的,大伙瞅瞅,這撞痕還是新的呢!”
  眾人唏噓的從男子手中拿過折劍,劍痕處十分的嶄新,確實跟剛折的一樣。
  “你們看,就是新折的!”
  “我看看!真的是新折的,這劍痕的嶄新程度恐怕不超過一柱香!”
  “劍痕清晰可見,就算不是她的原因,那也肯定和她逃不了關系!”
  “折了人家的劍還想跑,簡直不要臉。”
  “我們御靈宗怎么會出了這樣的無恥之徒!”
  “賠錢!”
  “賠錢!”
  “賠錢!”
  ……
  眾人浩蕩的討伐聲音讓夏絲羽面色蒼白,她真的沒有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子,真的不是她弄斷的,更何況三顆靈石,那可是她三個月的修煉資源,她也沒這么多靈石賠啊。
  面對眾人的哄叫聲,即便是夏絲羽旁邊的兩名師姐也有些措手不及,這些人怎會如此,其中一名尚存一絲理智的女子怒罵道:“你們這群無恥之徒,將斷劍拿過來我看一下!”
  折劍男子眉頭輕挑,眼珠子一轉,連忙道:“這些人惱羞成怒,還想看劍,這是要破壞物證!”
  “你!”
  “賠錢!”
  “賠錢!”
  “賠錢!”
  ……
  “你們!”
  女子一時間氣短,看向旁邊的女子,也是不知所措的模樣,難不成真的陪他們三顆靈石?要知道三顆靈石可不是什么小數目。
  況且這明擺著就是欺詐!
  站在人群背后的吳鯤,心中只覺好笑,朝著李天昊說道:“天昊哥,這兩人明顯在訛人,一個小姑娘怎么可能有力氣把一柄劍折斷,這么明顯的騙局,這些人竟然跟著瞎起哄,簡直愚蠢至極!”
  “還有那幾個說劍痕嶄新的,是不是沒帶腦子啊,這劍痕新不新還能看出來不成?”
  “這劍痕新舊還真能看出來!”
  劍痕的嶄新可以從很多方面看出,這一點李天昊是知道的。
  真能看出來?吳鯤不解,再說撞一下就把劍給折了這也不符合邏輯啊。
  “哥,你等等我啊!”
  場面之中,兩名戴著面具的青年走了過來。
  “這兩人是誰啊?戴著面具,稀奇古怪的!”
  “不會是挑事的吧!”
  “先看看,伺機而動!”
  ……
  李天昊徑直走向那持斷劍的男子面前,說道:“這位兄臺,可否將劍給在下看一下,若真的是斷的,我賠你一把嶄新的如何?”
  “這!”
  折劍男子看向旁邊的師兄,只見那師兄點頭,隨即將斷劍遞給了李天昊。
  “這位師兄,那劍……”
  夏絲羽提醒道,只見李天昊善意的看了一眼她。
  接過斷劍之后,李天昊嘴角不由上揚,心中暗覺好笑,方才看這劍的時候就覺得有些熟悉,沒想到還真是他跟吳賀龍決斗時折斷的那一把。
  “這確實是把斷劍!”
  聽到李天昊的話,折劍之人心中松了口氣,隨即崇拜的看了旁邊的師兄一眼,他原以為這人是來找茬的,沒想到竟然也是局中人,師兄真當是計謀過人,一環扣一環。
  旁邊的師兄感受到師弟的目光,腰板挺直,一副我很厲害的模樣,心里美滋滋的同時也很納悶這人是誰,按照計劃不應該有這么一個人才對啊。
  不過順坡下驢的道理他不可謂不懂,嘴上連忙說道:“我說是吧,這位兄臺,還望你為我們主持公道!”
  “哥,你……”
  吳鯤有些不懂天昊哥的做法,明明就是個騙局,為何天昊哥要承認呢!
  只是一直以來天昊哥的種種反人類行為都詮釋了一個道理,不要和天昊哥扛,最后理虧的只會是自己。
  這讓吳鯤只能耐著性子看下去。吃癟的次數多了,記性也長了。
  “師兄你……這劍真不是我……折斷的!”
  夏絲羽葡萄般大小的眼睛閃爍著淚光,撲朔撲朔的,語氣無比的委屈,讓人生憐。
  “哼!你和他們就是一伙的,你想騙我師妹,門都沒有!”
  “對,他們就是一伙人,騙鬼去呢!師妹我們走!”
  兩位師姐義憤填膺,想要拉著夏絲羽離開這里。
  折劍男子見狀連忙道:“你們把劍弄斷了還想走,大伙評評理,不要讓他們給跑了啊!”
  這時候觀眾們圍成了一個圈,哪會兒給三人以逃跑的機會!
  夏絲羽見狀,眼珠子一紅,淚水更是不爭氣的就下來了。
  李天昊見狀,心中一緊,天,怎么這就哭了。還想做點什么的他只能作罷,連忙走過去安慰道:“小妹妹,這劍痕是新的,可我又沒說過是你折的啊,你別哭啊!”
  “嗚……嗚……”
  “我……真的……真的沒折他的……劍!”
  “兄臺你怎么能這樣子,一會兒說是,一會兒說不是,你玩我呢!”
  男子目光冷然,有些搞不懂面具男什么意思。
  李天昊若有其事的瞥了那人一眼,隨意道:“吳賀龍有向你提到這把劍是誰折斷的嗎?”
  “吳什么龍,你在扯什么犢子,趕緊賠錢,不然誰也救不了你!”折劍男子不依不饒道。
  “師兄你……”只見男子的師兄拉了一下他。
  目光謹慎的看向李天昊,眼珠子半轉,語氣深沉道:“這位兄臺,你似乎過線了!”
  呵!
  李天昊將那劍鞘往地上一扔,拿起那殘劍,兩根手指放在斷刃之上,眾人不知這面具男要干什么,可心里有一種直覺,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
  咔嚓!
  那結實的劍刃在那兩根手指的揉捏之下,鐵屑橫飛,那斷刃身上直覺碎了一小塊。
  嘶!
  眾人冷吸一口氣,全場更是一片嘩然,除了吳鯤以外,其他的嘴張的老大,這人的手是玄鐵做的嗎?雙指斷白刃,假的吧。
  當然,這還沒有結束,兩尺殘劍在李天昊的手里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殘劍鐵屑掉落一地。
  ……
  十幾個呼吸的時間,兩尺長劍僅留下劍柄,劍身部分全部化作鐵屑。
  眾人瞠目結舌。
  “我都忍不住想要爆粗口,這人的實力也太強了吧!”
  “空手接白刃!不對,是空手斷白刃!”
  “寶器堂的劍這么劣質嗎?”。
  “不可能吧,寶器堂在我們御靈宗鼎鼎有名的煉器大亨啊!”
  李天昊環視眾人,嘴角緩緩道:“我就是折斷這劍的那人!”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