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昊靈戰神 > 第四十五章 青龍社青龍

第四十五章 青龍社青龍


  醫閣外面!
  人影攢動,議論聲跌宕起伏。
  “斑羅泥獸出現了!”
  “斑羅泥獸出現了!”
  “你們聽說了嗎?斑羅泥獸出現了!”
  “真的假的,走,我們現在就去!”
  “可你的腿!”
  “這點傷算什么?”
  一名拄著拐杖,雙腿打著石膏的青年,雙眼迸發出精光,渾身勁力出現,咔嚓咔嚓,石膏隨之斑紋裂開。砰的一聲,石膏瞬間炸裂成粉末。
  旁邊的青年瞠目結舌,心中不由顫道:哥,你開玩笑的吧!
  “還等什么?走啊!”
  刷的一道,動若脫兔一般朝著遠方跑去。
  ……
  “什么?”
  “斑羅泥獸出現了?”
  “走!去晚了可是什么也分不到了!”
  “斑羅泥獸,打破桎梏,沖啊!”
  “暗谷河畔!斑羅泥獸是俺的!”
  “哼!天地靈緣,得者居之,唯有我昆得道才有這個資格!”
  醫閣,技閣。
  人群涌動,一時間所有弟子朝著一個地方聚集而去,大片的人海,如同初潮一般,蜂涌壯觀,整個御靈宗如同發生了地震一般。
  “副堂主,堂主讓我們立即前往暗谷河畔,其他十大社團差不多都到齊了!”
  青年男子目光微滯,斑羅泥獸可是好東西,尤其是其誕下的泥卵,即便是他也是心中癡望不已,突破一個階境,誰不想?
  “走!我們現在就去!吳鯤的事情以后再說!”
  “社長,雷霆社還有其他社的人好像都走了,我們是不是也……”
  陰柔俊美男子擺手,按照以往的慣例,斑羅泥獸一共會誕下十枚泥卵,他早已打理好一切,其余七大堂主已到位。
  更何況去的早不如去的巧,先讓其他人消耗一下斑羅泥獸,未嘗不可!
  現如今最重要的還是吳鯤,他內定的接班人。
  醫閣里面!
  吳鯤聽到外面的吵吵嚷嚷,心里一驚,原以為秋波初起,斑羅泥獸可能還會等上幾日才會出現,沒想到這次來的竟然如此之快。
  “天昊哥,我們去看看?”
  “自然,突破桎梏誰不想?”
  吳鯤嘴角一咧,身體一震,渾身繃帶盡數破碎,化作白色碎片飄飄灑灑落去。
  “嘿嘿!這點小傷,怎么可能阻擋得了我吳鯤的腳步!”
  李天昊略顯詫異的看了吳鯤一眼,看來這吳鯤的體制有點奇怪啊,方才的傷勢他一眼便可看出其傷至內理肌肉,即便有醫閣的藥在,尋常武者也需要調養個兩三日左右。
  可此時的吳鯤哪有什么傷勢,簡直跟沒事人似的。
  “嘿嘿,神奇吧,天昊哥!”
  “我也搞不懂,每次受傷,我都能以很快的速度愈合,天生體制特殊。”
  “對了,我爺爺讓我不要讓任何人知道這個秘密,你千萬不能告訴其他人哦!”
  李天昊搖頭,吳鯤這人太過實誠,同時心中一暖。
  每個人或多或少內心深處都會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即便是李天昊也不例外。
  可若是他肯將秘密告訴你,唯會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在他眼里,你已經是個死人了,死人自然不需要守護什么秘密。
  另一種便是他把你當作他最信任的人,在他心中,你不會出賣他,更不會背叛他。
  很明顯,吳鯤是把李天昊當做真正的兄弟,大哥。
  兩人從醫閣出去的時候,人影空空,秋風拂過,蕭瑟兮兮!原本還人影茫茫的醫閣,一時間空寂不已。
  “天昊哥,再不去恐怕遲了!”
  吳鯤拉著李天昊,面容之中多了些許焦急。
  “莫慌,你看不是還有人等著你嗎?”
  醫閣外面,見到兩人出來,一名面色沉穩青年拱手,語氣平易近人道:“在下青龍社,混元堂堂主青凌,這位是我青龍社社長大人!”
  青龍社?
  吳鯤面色一震,朝著面帶疑惑的李天昊解釋道:“青龍社是御靈宗十大社團之一,在整個御靈宗名聲顯赫,社員更是有著千人之眾,無一不是金榜三千名之內!”
  聽到吳鯤的話青凌笑而不語,青龍社的強大,何人不知,何人不曉,多少御靈宗弟子掙破頭顱,只為進入他青龍社那道門坎。
  身為青龍社一員便是如此的自豪,驕傲。
  陰柔俊美男子面色如常,不喜不悲,目光反倒流轉至李天昊身上,從青凌提供的信息來看,吳鯤此人雖年紀尚輕,可卻是冷傲至極。
  對于尋常之人不可能有如此親近態度。
  此人并非十大社長,不需要他去親近。
  年紀相仿,那么此人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吳鯤那個經脈盡廢的大哥!
  吳鯤朝著陰柔俊美男子拱手道:“見過青龍師兄,青凌師兄。”
  兩人身為青龍社權位之人,自然不能夠得罪,吳鯤十分清楚,別人敬他一尺,他需還人一丈。
  青龍目光帶著一絲笑意:“這位就是吳鯤的兄長吧!”
  李天昊面色如常,心中雖有些詫異,但更多的還是釋然,一社之長,一息曉源,一葉而知秋,洞察能力之強,并不難見。
  “不知青龍社長找我兄弟是何意?”
  “師弟倒是爽快,開門見山的說,我想讓吳鯤加入我青龍社,我想培養他成為我的接班人!”
  “什么?”
  青凌驚呼道,嘴角張得老大,不是說只是招入社團培養嗎?什么時候說要培養成接班人了?
  刷!
  冷茫不經意間落至青凌身上。
  青凌不由得渾身一激靈,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收斂了表面的詫異,可心中依舊不免有些震驚,青龍社八大堂主,哪個不是金榜前百名的強者,社長至于從一個新生代弟子招接班人!
  青龍社的社長之位,御靈宗多少資源,堆積如山,多少人脈,傾盡御靈宗半壁江山。
  只要青龍振臂一呼,御靈宗至少上萬弟子會伸出援手。
  如此高位竟然要禪讓給一個毛頭小子。
  這一刻,青凌心中多有不服氣,憑什么給這么一個臭小子,他憑什么?他有什么資格?
  論資歷,他們八大堂主誰不是對社團有過杰出貢獻?
  論實力,他們八大堂主,八大副堂主哪個不是先天十階的強者?
  論品德,即便自己不行,也沒必要讓一個不清不楚的毛頭小子插手便!
  心中雖有萬般滋味,青凌卻并未顯露出來,社長曾經對他說過,成大事著,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勿喜勿悲,謀而后動。
  智慧才是一個人最大的寶藏。
  社長不喜歡任何人在他面前大喜大悲,即便是他也不例外。
  對此,吳鯤詫異不已,這就好比天下突然掉餡餅一般,青龍社的社長之位能夠帶來的好處他十分清楚。
  正因為清楚,他更加不確定,一時間舉足無措。
  李天昊反問道:“感謝青龍師兄厚愛,只是你這樣一說,不就讓我這兄弟處于風口浪尖了嗎?”
  “風口浪尖?”青龍有些不解,一切順其自然,有眾人輔佐,何來風口浪尖一說。
  只見李天昊的目光轉向其旁邊的混元堂堂主青凌。
  青龍心中一顫,心細玲瓏的他怎會不知道李天昊所指,看來,這吳鯤的大哥也不是一般人啊!
  “師弟所言甚是,只是我自有我的思量,八個月之后便是宗門的靈池洗禮。”
  “到時候我青龍社的社長,堂主級別的人物自然再與青龍社無關!”
  靈池洗禮?
  聽到這句話,青凌目光逐漸清明,漸漸從欲望中清醒了過來。
  是啊,八個月之后便是御靈宗三年一度的靈池洗禮,到時候所有的金榜百名強者都會進入靈池洗禮。
  屆時社長,堂主,副堂主等人一旦突破通靈境,與社團再無瓜葛。
  社長之位怎么可能傳到自己等人身上。
  看來這一次還是自己想多了。
  社長還是一如既往的思慮周全,既然不能從我們中挑選一人繼承社長之位,長遠之計還是培養一名新社長。
  社長,足智多謀,不得不佩服啊!
  “倒是師弟孤陋寡聞了!”
  “只是我這兄弟之前與雷霆社的人有過約定……”
  “師弟放心,靈藥我早已準備好了,先付十株靈藥,等他加入了我青龍社,我會在給師弟十株五行草!”
  調查的還挺清楚的,李天昊笑道:“青龍師兄仁至義盡,我替吳鯤答應了!”
  “哥,你怎么就答應了,我……”
  “相信哥,哥不會害了你!”
  “那……好吧,我答應加入你青龍社!”
  ……
  御靈宗的大道之上,吳鯤摸索著自己的戒指,里面正躺著十株靈藥,看向李天昊:“天昊哥,為什么他會許諾如此多的好處給我?總感覺有什么圈套等著我!”
  “他看出了你的體制!”
  “他……他看出我是什么體制了?”
  “沒有,他只是看出你的天賦異稟,想與你結緣!放心,這青龍是一個目光遠慮的慧者,他不會害你!”
  “沒有看出就好,我們快去暗谷河畔吧!”
  “……”
  兩人不遠處的一條道上,青龍嘴角含笑道:“青凌你知道我為何將十株靈藥提到二十株嗎?”
  青龍思考片刻,說道:“既然要將吳鯤培養成我們青龍社的社長,二十株靈藥物有所值!”
  “非也,非也!”
  “非也?”
  青凌不解,社長的話深奧難懂,實在是讓他有些不曉其意。
  青龍從見到吳鯤的那一刻開始,便轉變了自己一開始的想法,能受如此大的傷,即便是靈丹妙藥也不可能好的這么快。
  這種情況唯有兩種可能,一是吳鯤這小子擁有神丹妙藥,可若是他真的有神丹妙藥的話,他的大哥怎么可能經脈盡廢。
  這種可能性第一時間便被青龍排除了。
  剩下的一種便是吳鯤的體制天生異于常人,青龍清楚,每一個擁有特殊特質的人無疑都是人中龍鳳,他們一飛沖天,擁有著成為強者的通行證!
  小小的青龍社是阻擋不住這些人的腳步的。
  結緣,是一門必修課,至于怎樣結緣更是講究。。
  目光要長遠,放長線,釣大魚。
  投資,才能讓自己變得更強!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