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昊靈戰神 > 第四十章 技閣

第四十章 技閣


  皓陽初起,露珠未散。
  一夜的修煉,李天昊非但不困,反倒精神上佳,神清氣爽。伸了下懶腰,體內的元氣增長了不少。下床,穿鞋,匆匆出了門。
  兩人已經兩天沒有回來了,李天昊心中有著一絲不安,打算出門尋找一下兩人的蹤跡。
  一路跨過內山,李天昊來到了外山。
  路途之上,形形色色的御靈宗弟子之間,充斥著一股緊張的氣息。或多或少的御靈宗弟子都帶著自己的武器,或刀或劍,或搶或叉等等。
  路上行人,眉頭緊皺,低語呢喃。
  一切顯得無比詭異。
  直到走到技閣,這種氣氛的感覺方才減少。
  技閣!
  御靈宗最大的比斗場,每天都會有著上千人在這里比斗。
  新生,老生!
  這里是御靈宗弟子實戰的最佳產所。方圓一里之地,筑起高高的擂臺,每一所擂臺周圍圍滿了密密麻麻的人。
  呼喚聲,吶喊聲,跌宕起伏。
  壯觀之至簡直讓人驚嘆不已,不少于萬人的技閣,吶喊助威,呼聲不斷。
  “阿北哥,揍死他!”
  “出拳啊,傻愣著干嘛?”
  “劍雨翩翩,悲秋之意,好一個悲情之劍!”
  “這么快的拳法,簡直讓人不可思議,剛才他的那個動作簡直跟偽動作一般,可卻是實擊在對手身上,玄乎奇跡!”
  “看來這一次阿明哥要晉級了!”
  李天昊朝著技閣里走。
  聽著四周喧鬧的聲音,看著擂臺上刀光劍影,拳技靈決,李天昊一時之間聽得內心一陣火熱,熱血在沸騰。
  李天昊步子停留了下來,此時站的地方正是一場擂臺的比賽的下方。
  此時決斗的兩人分別是一名略顯稚嫩,與李天昊一般大小的少年,而另一人則是一名老生,臉上的英氣,成熟不已。
  聽周圍的人的說話聲,李天昊知曉了兩人的身份。
  這老生名叫張齊天,一身快劍出神入化,人送外號“張快劍”,也算是小有名氣,金榜排行榜第三萬六千七百一十一名。
  至于那名少年則是今年的新生,據下方那些對其癡迷的女弟子呼喊聲,這少年好像名叫吳賀龍,是新生代弟子大賽中的第十名。
  這一次,吳賀龍想要挑戰這名老生,取代其排名,以證明自己的實力,新生不一定比老生差。
  經過詢問,李天昊知道了原來在自己蘇醒前的一個星期,新生代弟子大賽剛好結束,他那時還處于昏迷之中,自然沒有參加新生代弟子大賽。
  這新時代弟子大賽,是為了從一千新弟子中排出一百名,這些人都是人中龍鳳,御靈宗的天才弟子,重點培養的對象。
  像吳賀龍這樣的弟子,更是重點中的重點。
  兩人的比斗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圍觀的人更是人山人海,不過單從人數上看支持吳賀龍的人遠遠比張快劍的要多。
  圍觀半數以上都是年輕弟子,應該都是一些新生代弟子。
  擂臺之上,吳賀龍手持一柄三尺長劍,一襲白衣,飄飄欲仙,頗有一番劍仙的感覺,聲音朗朗道:“張快劍,你知道為什么我要挑戰你嗎?”
  張快劍眉頭微皺,這少年鋒芒畢露,這種不可一世的語氣,讓他很不爽。
  “因為自從我出道以來,我一直生活在一個人的陰影之下,我吳賀龍明明實力出眾,資質絕佳,為何卻要與他同為吳氏雙嬌!”
  “人們想起吳氏雙嬌,想起的只會是那傲不可攀的吳鯤,怎會想起我吳賀龍!”
  “今天,我要用我手中的劍,擊敗你!”
  “讓世人知道,他吳鯤擊敗不了的人,我吳賀龍擊敗得了,我吳賀龍不比任何人差勁!”
  轟!
  吳賀龍的話引起了下方人群的騷動,紛紛嚷嚷,沒想到吳賀龍挑戰張快劍的原因竟然是這個。
  “吳賀龍師兄一直這樣看吳鯤師兄嗎?”
  “吳鯤師兄一人鎮壓整個新生代,被尊稱為“小人王”,連帶著吳賀龍師兄被人們贊譽為“吳氏雙嬌”,誰曾想吳賀龍師兄竟然一直將吳鯤師兄當作競爭對手。”
  “這吳賀龍癡人說夢,吳鯤師兄實力之強,遠超同輩,一雙鐵拳打遍天下無敵手,想要超越吳鯤師兄,再練個幾年吧!”
  “我就說為什么吳賀龍師兄要挑戰張快劍師兄,原來是因為吳鯤師兄落敗于張快劍師兄手上!”
  一些維護吳賀龍的迷弟迷妹想要反駁什么,可一想到“小人王”的風姿,面容不由得有些氣餒。
  少年之資,鐵拳稱王。
  無人敢與其撼動。
  這就是吳鯤“小人王”的風姿。
  下方的李天昊嘴角微微上揚,吳鯤這小子還不賴蠻,在自己沉睡的這一頓時間竟然有如此成就,自己醒來的時候竟然還不跟自己說。
  這小子倒挺沉的住氣。
  目光落在上方的兩人身上,看來想要知道吳鯤的下落,還得從兩人身上得到。
  張快劍目光冷然,劍眉緊蹙道:“恐怕要讓你失望了!”
  “你什么意思?”吳賀龍不解道。
  “早在三天前,吳鯤一招便敗了我,他現在的名次已經在技閣金榜三萬名以內了!”
  張快劍的話如同一記重雷擊打在少年的心尖上,吳賀龍瞳孔放大,眼睛血絲越來越密集,聲音略顯顫抖道:“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攀升的這么快……你騙我……你騙我!”
  此時的吳賀龍魔障了,原以為自己已經有了資格與他一戰,誰曾想他竟然已經遙遙領先而去了。
  三萬名!
  這是一個怎樣的概念。
  御靈宗弟子數十萬,能以新生的身份打入前三萬名,對于資質,實力都是一種不可思議的挑戰,這簡直不能稱為挑戰,說是奇跡也不足為怪。
  要知道,老生比新生加入宗門的時間更悠久,修煉的時間越長,無論是修為還是對靈決的掌握都不是新生代弟子可比的。
  “小人王”吳鯤能夠以新生的角色一路披荊斬棘,闖入技閣金榜三萬名以內,讓多少老生汗顏。
  這是一個奇跡,一個新生創造的奇跡。
  對此,多少社團向其拋出了橄欖枝。
  只是都被吳鯤拒絕了,只因他心中的一份執念,有一個人曾經答應過他,只要他進入技閣金榜一萬名,便破格讓他進入雷霆社,并且答應給他一株靈藥,五形草。
  “吳鯤師兄竟然一招便打敗了張快劍師兄,這是神跡啊!”
  “這有什么,在我們新生代里,“小人王”無所不能!”
  “我原以為吳鯤師兄能進入四萬名就已經不錯了,沒想到他竟然已經是三萬名以內了!”
  “吳氏雙嬌,吳賀龍師兄看不上,不屑與吳鯤師兄齊名,恐怕在吳鯤師兄眼中,這吳氏雙嬌才真的是不值一提吧!”
  張快劍的話并不大,可擂臺下方的人卻是都聽見了。
  對于這個“小人王”師兄,那佩服之情如同黃河之水一般,奔流不止。
  許久過后!
  吳賀龍的情緒也終于穩定了下來。
  目光再一次恢復了平靜,古井不波。
  持劍笑道:“張快劍,我吳賀龍此時確實不如吳鯤,可那是現在,遲早有一天,我依舊還會將他擊敗!”
  “回首過往,我不如他,但今后我會為之奮斗!”
  “今天,便是我走向成功的第一站,他吳鯤能擊敗你,我吳賀龍也能做到!”
  “他能進入技閣金榜三萬名,我吳賀龍也能做到,我不比任何人差!”
  吳賀龍的話語鏗鏘有力,如同他的劍一般,劍息鋒芒自信。
  這讓擂臺之下的李天昊有些詫異,這少年心中有著一股不屈的戰意,方才還備受打擊,這么一會兒的功夫就調整過來。
  這種戰意難能可貴。
  張快劍目光冷然,說大話誰不會,真當以為他這金榜三萬六千七百一十一名是泥捏的不成,想要戰勝自己,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準備好了沒有?”
  擂臺之上,一名中年男子詢問道。
  兩人點頭,戰意昂揚,兩股極強的劍意碰撞在一起,磨擦出鋒利的呼呼聲。
  “決斗!開始!”
  男子說完,朝著擂臺下方走去。
  吳賀龍手持長劍,翩翩起舞,劍氣如風,遁入其中。
  “劍雨翩翩,斬盡世間所有悲歡離合!”
  長劍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識一般,翩翩有序,彷若蝶夢花一般朝著張快劍的身上襲去。
  “哼!我張齊天自打練了快劍決,還沒人敢在我面前動過劍!”
  “劍如風,如絲亦如雨!”
  張齊天持著的是兩柄快劍,劍雨如風,快速無比,又好似雨滴,點點星芒朝著吳賀龍激射而去。
  乒乒乓乓……
  鏗鏗鏘鏘……
  劍器撞擊在一起,兩人手中一邊舞動著劍,一邊朝著擂臺旁邊退去,一路上,雙方的身后的地面或多或少被那些余下的劍氣所斬出坑坑洼洼的劍痕。
  兩人的劍術讓下方圍觀的人震顫不已,他們的劍太快了,快到一秒種便是幾十劍擊出,聲音方才落下回蕩,就已經交手數十招。
  一炷香的時間里,兩人一直處于這種高強度的對擊之中,場中能夠看清劍影的不超過三人。
  吳賀龍心中有些佩服這張快劍,自己如此快且靈活的劍式竟然被他盡數化解,如此下去,恐怕很難分出勝負,隨即說道:“哼!你的劍雖然快,可我的劍更加鬼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爾等小劍,也敢言勇!”
  鏗鏗鏘鏘……
  被吳賀龍言激之下,張快劍手中的劍更是快上了幾分。吳賀龍雖然抵擋起來有些吃力,卻并沒有敗績顯露,兩人的比拼依舊旗鼓相當,平分秋色。
  吳賀龍嘴角浮笑,一邊相抵,一般笑道:“不是我說,你雙劍有如何,你能寸進我分毫?”
  “比我這少年,你可是大著好幾歲呢,師兄!”
  “你!”
  聽到吳賀龍這兩句話,張快劍身形不由一怔,這話算是說在他痛處了,兩人年齡差距著三四歲,自己久攻不下,從另一種角度來看,自己已然輸了。
  好機會!
  吳賀龍一直等待著一個機會,一個絕地反擊的機會,之所以說出這話,便是為了讓張快劍分心。
  得此破綻,怎可放過。
  劍雨翩翩而起,彷若靈蛇過道,瞬間貼身到其雙手持劍之處,鏗鏘兩聲直接挑去了張快劍的兩柄快劍。
  一劍東來,直指喉間。。
  電光火石之間,勝負立分!
  張快劍瞳孔放大,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面前笑意盎然的少年,自己竟然輸了,輸給了一個小自己三四歲的少年,一周的時間,竟然連輸給兩名初生代弟子。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