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昊靈戰神 > 第三十章 回御靈宗

第三十章 回御靈宗


  青天白云,風氣涌動。
  李天昊面容抱歉,身體微躬道:“初看姑娘,我還以為是舍妹來參加三宗一殿,失禮之處,還望見諒,是在下無禮了!”
  兩世為人,自然懂得如何化解尷尬,言辭誠懇,語氣真摯,似乎真的是因為少女長得與自己的舍妹一般無二。
  蕭靈兒目光有些錯愕,疑惑的看向李天昊,舍妹?真的假的!顯然對于李天昊的說辭抱以懷疑的態度,不過心中的厭惡卻是少了幾分。
  李天昊見狀,自知有戲。目光清澈道:“天地良心啊,姑娘與我那舍妹模樣出落簡直太像了,不止如此,我家舍妹也如同姑娘一般甚喜粉色連衣裙,還經常扎著兩個辮子,甚是可愛!”
  “真的嗎?”
  “千真萬確啊,若不是你姓蕭,我都以為真是舍妹。”
  “真的有這么像嗎?”
  “不是像,簡直是神似,有機會我一定帶你認識一下舍妹!”
  “好啊!好啊!”
  蕭靈兒歡聲道,原來是因為與他家舍妹長得相像,對于李天昊的話蕭靈兒深信不疑,如此清澈的目光,很難讓人會以為他在說謊。
  李天昊心中長吁一口氣,總算是忽悠過去了,雖然他不怕被人誤會,可被人當成色狼,終歸是不好的。
  同時心中佩服,自己這種純天然的演技,簡直是世間少有。
  “天昊哥,你真的有一個妹妹?叫什么名字呀?以后我要是遇到了肯定照顧她一二!”
  這時候吳鯤插了過來,拍著胸脯保證道。
  啊!
  李天昊目光微滯,隨即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故作追憶的模樣,心中卻是一直思考著自己這個虛設的妹妹。
  媽耶,自己隨便編的,自己哪有什么妹妹,吳鯤這臭小子哪那么多話。
  對了!
  李天昊低下頭,目光依舊清澈透明,如同那平鏡一般,汪亮汪亮的,似乎有著淚光在閃爍,更像是在思念自己那遙遠的妹妹。
  “我的妹妹與姑娘一般無二,也叫靈兒,李靈兒!”
  “原來她的名字與我一模一樣,難怪師兄這樣子。”蕭靈兒自言自語道,原本信了七分,現在信了十分。
  試想如果自己遇到一個長得和自己阿哥甚像的人,心中會不會起波瀾?答案是肯定的,若是那名字還是和自己阿哥一模一樣,或是出落及其相似,恐怕自己也會神情恍惚,作出那種失禮之事。
  這種心情,蕭靈兒懂。
  第一次出門,她早就想阿爹阿娘,還有阿哥,只是修行艱苦,踏上這一條路之后便再難回頭,往后的日子還要靠她自己。
  蕭靈兒從小聰慧,這也是其父愿意她自己出門拜師求藝的真正原因。從小在父母的羽翼之下,少女的心并沒有被世間俗物所沾染。
  一些心眼也只不過是其父臨時出門教導的。
  李天昊的此言此語,激起了少女心底的善良。
  少女似乎做什么決心一般,雙手捏著裙底,對著李天昊稚嫩道:“天昊師兄,若是你不嫌棄的話,以后我就是你妹妹啦,反正我們也是一個宗門的!”
  啊?
  李天昊有些傻眼,清澈的神情有些慌亂,這眼神在少女看來,卻是天昊師兄因為開心而有些興奮。
  少女不免有些歡喜。
  粉唇微抿,自己似乎又做了一件好事,阿爹阿娘知道了肯定會為靈兒高興的。
  “感……感謝姑娘垂愛,以后我就是你哥哥了!”來不及拒絕,李天昊只能厚著臉皮收下這個莫名其妙的妹妹。
  心中不免有些惆悵,這是什么事啊!
  從此,李天昊身后多了一名俏丫頭,美名其曰“妹妹”,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心靈的成熟,外在的豐滿,一切都在變著……
  接下來的日子,過的很慢,不過有著蕭靈兒的加入,變得歡笑了許多,比以前多了一些歡聲笑語。
  七天之后!
  整個三宗一殿的弟子考核試煉算是完美結束。
  琴音殿招收弟子八十一人。
  血羅宗招收弟子一百人。
  河天宗招收弟子九十一人。
  至于御靈宗最少,個位數,三人。
  這一次三宗一殿試煉,御靈宗再一次打破了歷史最低,以往收的弟子雖然比其他兩宗一殿少上一些,可怎么說也有幾十人,就拿上一次來說,雖然少,可也有五十人。
  與這一次相比,簡直是歷史上的創新。
  這一次竟然只有三人,簡直是亮瞎了其余兩宗一殿的雙眼。
  御靈宗做事,還是一如既往的讓人猜不透。
  看著人去地空的四周,蕭靈兒有些坐不住了,朝著李天昊問道:“天昊哥哥,御靈宗教師呢?其他人都跟著各自宗門回去了,我們還要等到什么時候啊!”
  “是啊,天昊哥,再這么等下去,只剩下我們仨了!”
  幾天的時間,李天昊儼然成了眾人的主心骨。
  李天昊目視四周,其余兩宗一殿的人早已乘著一種長寬于百丈的飛禽遠去,其他那些失敗也早已下山回去。日落西山,只剩下三人守著這御靈宗場地。
  一時間,李天昊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這李化仙跑哪個洞里去了,都四天了,還不回來,心中的不安再一次從心底升起。看來這三宗一殿之中也不太平啊。
  就在三人抱怨聲跌宕不斷的時候,一頭巨大白鶴從云間劃過,鶴聲不斷,引起了三人的注意。
  這白鶴身長六丈左右,羽毛白皙,仙氣十足。讓人詫異的是那鶴頭之上,站立著一人,仙風道骨,彷若謫仙一般,讓人心生尊崇,只是隔的甚遠,看不清其面容。
  唔……
  白鶴再次呼聲,朝著三人飛來,停在了李天昊等人面前,爽朗的聲音突然響起。
  “還想些什么?走了!”
  李天昊與吳鯤自然識得此人,來人正是李化仙,還真是說曹曹到,朝著蕭靈兒點頭介紹道:“這位就是御靈宗教師,我們上去吧!”
  三人躍起,落在了白鶴身上。
  吳鯤眼中泛著精光,嘴里一直叫個不停,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興喜模樣溢于言表。不停的撫摸著那白鶴羽毛。
  李天昊的目光一直匯聚在李化仙身上,蕭靈兒一副很乖巧的模樣,不言其它,不驚不喜。
  李化仙反問道:“你們沒什么想要問的嗎?”
  李天昊不語,蕭靈兒不明白,聰慧的她自然不會問什么。倒是吳鯤有些不好意思道:“李教師,我們只招到了一個人,你不會怪我們吧!”
  “自信不會!”
  李化仙拂袖,原本平穩站立的白鶴,展開雙翅,翅羽拍飛之際,風卷殘云。眾人只感覺一陣狂風朝著自己襲來。
  第一時間被吹拂的有些不知所措。
  這是一種風阻,由于白鶴速度太快造成的風阻。
  三人中,李天昊、吳鯤兩人目光微滯,卻并無大礙,畢竟兩人力大無窮,身體素質極強,這點風阻自然不放在眼里。
  對于蕭靈兒卻是有些難受,被風吹得東倒西歪。李天昊見狀,雙手拉住蕭靈兒,盡量讓其緊靠自己。
  蕭靈兒有些詫異,感受到風阻的變小,倒也不反抗,在李天昊身后,風浪全部消失,那小小的肩膀后面,如同港灣一樣溫暖,暖化著少女的心靈。
  這一切皆落在李化仙的眼中,他并未做什么,依舊控制著白鶴朝著遠方飛去。
  速度極快,除了耳畔刮臉的風聲以外,什么也聽不見。蕭靈兒雙手環抱著李天昊,躲在他的身后,心中盡是幸福,依賴感油然而生,在內心深處生根發芽。
  這樣的狀態,不知道持續了多久。
  三人不得而知。
  日月如梭,披星戴月,不知道趕了多久的路程,白鶴的速度總算是開始驟減了,雖然依舊快速,可與之前的恐怖速度相比,慢了許多,在三人的承受范圍之內。
  至此,李化仙緊張的面容多了一些輕松。
  這一切都在李天昊的眼中,一路上李天昊的目光一直在他身上,見此模樣,李天昊心中的擔心不減反增。
  乘坐白鶴的時刻開始,李天昊便從空氣中嗅到了一絲血腥味,雖然李化仙極力隱藏,依舊躲不過他的差距。
  李天昊清楚,李化仙跟人戰斗過,而且體內還留有創傷。三人乘坐白鶴,李化仙并未出手為三人阻擋風力,更是印證了他心中的猜測。
  這一刻,李天昊心中的不安逐漸變大。
  這是一種直覺,自打重生以來,這是他危機感最強烈的一次。
  “此地距離御靈宗只有百里之遠,一個時辰左右我們便可到達。”
  百里之地?
  李天昊目光冷顫,環視四周,上空是高陽,下方是海域,日光之下,天地一線間。天地動轉,陰陽相倒,怎么又是這種情況。
  這是大兇之兆!
  怎么辦?李天昊心中極速運轉,腦子極速運轉,最后目光停留在了下方的海域之中,水以陰,此乃一線生機。
  “怎么?李天昊!”
  “看你眉頭緊皺,不會是害怕去到御靈宗吧!”
  李化仙哈哈大笑,馬上就要到御靈宗了,心中的擔憂一去,開起了玩笑。
  李天昊眼睛一轉,反倒看向李化仙,徐徐道:“李教師,你這幾天去了哪里?”
  李化仙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拂袖道:“這就不用你管了,只要……”
  嗷……唔……
  嗷……唔……
  嗷……唔……
  就在這時,白鶴四周天際出現了四個黑點,一種十分尖唳的聲音從遠方傳來,李化仙見狀,那不以為然的面容變得有些蒼白。
  黑點靠近發現是四頭頭鷹獵獸,鷹獵獸性情兇猛,速度絲毫不弱于白鶴,也是一種被人訓服載人的飛行禽獸。
  李化仙第一時間便是召出體內的寶劍。
  這鷹獵獸上,分別站著四人。。
  他們氣息深沉,如同大山一般,震撼人心。
  看來,該來的還是來了。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