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昊靈戰神 > 第二十九章 蕭靈兒

第二十九章 蕭靈兒


  風和日麗,微風徐來。
  李天昊剛從修煉中醒了過來,目視前方之際,卻是迎來了吳鯤的詢問。在他思慮之際,御靈宗的考核場地前走來了一人。
  一名長相可人,氣息純凈的少女。
  少女一襲粉紅裙衣,扎著兩個紅尾辮,臉蛋圓圓的,雙眼閃著亮光,俏皮可愛非凡。
  朝著李天昊兩人禮貌道:“兩位師兄,這里是御靈宗的考核道場嗎?”
  李天昊打量完少女后,朝著吳鯤瞥了一眼。
  吳鯤頷首道:“小妹妹,這里正是御靈宗考核道場!”
  “可怎么人這么少啊!”
  少女茫然的看了一眼四周,秋風蕭瑟,除了李天昊兩人以外,什么也沒有,臺子,武器架,教師,雜役等等一無所獲。
  即便是場地也只是簡簡單單的用什么劃了個圈。
  少女猜想,不會是沒有道場,隨便用什么東西劃的吧。
  少女并不知道,她隨隨便便的一個猜想竟就是事實,此次御靈宗來此地招收弟子的教師本就只有李化仙一人,考核內容更是被宗門欽定他自己內定,本就心性隨意的他自然隨隨便便拿劍劃了一個圈,當作了御靈宗考核道場。
  李天昊見少女疑惑的模樣,連忙又給靈吳鯤一個眼神。
  好不容易來了一個報名的,怎么說也不能放過啊。
  吳鯤朝著李天昊做了一個“我懂”的手勢,話道:“小妹妹不用擔心,我御靈宗人才濟濟,非庸才可以理解,古話說的好,大行不顧細謹,大禮不辭小讓。我們御靈宗貴精不貴多!”
  “再而只要能通過考核,進入御靈宗,你將會得到宗門的欣賞認可,到時候修煉資源還不是滾滾而來。”
  “以后修仙之路必將暢通無阻,一條康莊大道,正向你敞開啊!”
  吳鯤仿佛化身為一名資深神棍,話語中充滿了誘惑,那激情澎湃的模樣,仿佛只要一入御靈宗,必能羽化登仙。
  少女表面嬉笑,眼底的一抹不懈卻是不經意間劃過,表面笑嘻嘻,雙眼泛著神光道:“真的嗎?”
  這一切竟在李天昊眼中,心中不由感嘆,這年頭的少女都是人精嗎?古靈精怪的。
  “真!真的不能再真了,比真金還真。”
  “哦?”
  少女一根玉指杵著下巴,盡顯呆萌可愛,疑惑道:“那考核內容呢?”
  吳鯤嘿嘿一笑,拍著胸脯說道:“只要你能夠在我手上支撐一柱香的時間便算是考核合格!”
  這是李化仙離開之前向兩人交代的,御靈宗的考核標準就是在吳鯤手中支撐一柱香的時間,至于李化仙去哪了,兩人并不清楚。
  不過有一點李天昊很清楚,那就是李化仙離開之前,面部肌肉緊繃,看起來依舊如同之前那般風輕云淡,可實際上卻是充斥著慌張。
  這一切都逃不過李天昊的法眼,似乎有著什么大事有發生。
  少女看向李天昊,從方才的一言一行,似乎這名少年才是兩人中拿權的。
  李天昊朝著少女點頭,心中不由感慨其觀察細微。
  “吳鯤說的沒錯,只要你能在他手下撐過一柱香的時間,你就可以成為御靈宗在籍弟子!”
  吳鯤?
  應該是面前黝黑少年的名字,少女心中篤定著,手指尖光芒一閃而過,一柄粉色青羽劍出現在其手中,寒光冷冽,宛如割目。
  吳鯤面色微愣,停留在了少女左手無名指間。
  儲蓄戒指!
  又是儲蓄戒指,為什么每個人都有儲蓄戒指,為什么他就沒有。一時間神情激憤,面部曲張,仿佛被什么東西打擊了一樣,霜降茄子模樣。
  少女不明所以,這人怎么一下子就這樣了,難道是自己什么做的不對嗎?
  可沒有啊!
  只見李天昊漫步朝著吳鯤走來,朝著他的耳際,嘴角微微蠕動。
  吳鯤那悲哉的表情立馬變得興奮了起來,跟三月份的天氣一般,轉瞬即逝,說變就變。吳鯤嘴角微咧,嘿嘿嘿的不由得笑出了豬聲。
  “天昊哥此話當真?”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好!”
  吳鯤面向少女,雙腳馬步一踏,恐怖的力量側露而出,地面都震得有些發抖。駭人的力量讓人心悸,壓抑著四周,空氣都仿佛凝實了幾分。
  少女目光微滯,這人的力氣好大!隨及粉唇微抿,似乎想到了什么,雙眸被自信所填滿。
  “對了,戴上這東西!”
  李天昊思索了一下,從戒指中取出了一副拳套丟給了吳鯤,這副拳套是本來就在戒指中,至于品階李天昊倒沒有注意。
  吳鯤接過拳套,將其套在雙手上。
  鏗鏘一聲,拳套撞擊在一起,爆發出驚人的撞擊聲,吳鯤面容驚訝,這拳套不一般啊,不過一想到李天昊對自己說的話,他耐住了心里的激動。
  “考核開始了!”
  吳鯤說完,雙腳一踏,朝著少女激射而去。
  少女目光微疑,既然只是支撐一柱香的時間,她自然不會選擇那種以力破力的笨辦法,身法輕靈,身輕如燕般躲開了吳鯤的攻擊。
  吳鯤見狀,面色一訕。
  速度還挺快啊。
  猛虎出山,身形晃動,再一次朝著少女撲去。
  少女見狀,心中對吳鯤的速度有了清晰的認知,靈感一閃,粉色的青羽劍直接被收回了戒指中,沒了武器,速度比之前快上了三分。
  幾個閃身便離開了吳鯤的攻擊范圍。
  吳鯤見狀心中氣急,速度更是快上幾分。
  只是少女的身法有些古怪,行似風,快無比。吳鯤的攻擊每每落空,這讓吳鯤心駭無比,同時骨子里的傲氣被激起,速度暴增,那拳力更是重勢無比。
  刷!刷!刷!
  即便是如此,在少女眼中僅僅只是起了一絲漣漪,速度暴增之下,游走于吳鯤的拳風中,不落下風。
  在外人看來,少女一直在躲閃,吳鯤就好像一直在打空氣一般。
  站在一旁觀察的李天昊有些好奇少女的身份來歷。
  這少女,速度之所以如此之快,根本原因是因為習得了一種靈決,加持速度的靈決。
  在靈決加持之下,快如清風,與少女相比,吳鯤這小子尚且未習靈決,也就蠻力大了幾分。
  實力再大,若是擊不中那也枉然。
  看來結局早已注定。
  讓李天昊產生好奇的還是少女的修為,從兩人打斗所顯露的元氣氣息,少女的修為,似乎是在先天四階。
  少女的年齡也就十二三歲左右,比之兩人還要小上兩歲左右,如此年齡能有如此修為,這資質不弱啊,當然,除了資質更重要的便是家庭背景所給予的資源。
  果然,吳鯤使盡渾身解數,依舊未能觸碰少女分毫。
  原本李天昊還思考到吳鯤赤手空拳與少女相拼,手上會處于劣勢,所幸給了他一副手套。誰曾想竟然會是如此結果。
  “哼!你要是有種的話,就站著我們堂堂正正的打上一場!”
  吳鯤氣喘吁吁的站在一旁,杵著腰桿氣憤道。打了這么久,連個毛都沒碰到,讓他心里無比憋屈。
  “咯咯咯!”
  “師兄怕是忘了,我是女的哦!”
  吳鯤聽聞,目光呆滯,一時間有些語塞,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我……”
  “好了,時間到了!”
  李天昊出面說道,吳鯤不服的看向李天昊,想說點什么,又說不出來。
  李天昊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她基礎比你好,速度比你快,你不用氣餒,來日方長的,日后加油!”
  “可……”
  “給你!”
  李天昊從戒指中取出了一枚戒指丟與了吳鯤,這一舉動讓吳鯤有些意外詫異,喜出望外的同時更加羞愧。
  連忙拒絕,可那冒著精光的雙眼卻是一直未離開戒指,身體的誠實暴露了他那渴望的心。
  “讓你拿就拿,啰里八嗦的,成何體統!”
  “嘿嘿,謝謝天昊哥!”
  吳鯤不再遲疑,連忙脫下拳套,戴上了戒指,一直盯著看個不停。
  “對了,天昊哥,這拳套!”
  “也給你了!”
  “嘿嘿,謝謝天昊哥!”
  吳鯤心里赤誠,對于這個一同拜入御靈宗的天昊哥充滿了好感,如此大氣,對自己也太好了吧。
  兩人的舉動落入了少女的眼里,目光有些好奇,打量著面前這個有些慷慨的不像樣的少年,一時間竟然想深入了解一下這名少年。
  儲蓄戒指,十分稀缺,更為罕見,即便是她也是哀求了父親好久父親才答應給她的。
  “蕭靈!”
  少女伸出自己的手,甜甜一笑,介紹道。
  “李天昊!”
  李天昊禮貌的伸出自己的左手,觸之冰冷,柔嫩細膩,滑嫩滑嫩的,心中異樣,蕩起一絲漣漪。不由得捏了一下,一時間竟忘記了松開。
  “師哥?”
  蕭靈嬌聲喊了一聲。
  李天昊驚了一下,連忙松開了手,尷尬的摸著自己的鼻子。心中卻是充滿了無奈,甚至是鄙視,自己什么時候變成這種人了,前世的自己清心寡欲,自恃甚高。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魔障了,魔障了!!
  少女心中委屈,同時又有些憎恨李天昊,以前在家的時候何曾被人如此輕薄過,這人看起來挺正式的,竟然是輕薄之徒。
  爹爹說的沒錯,外面的男的沒一個好東西。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