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我的鋼琴有詐 > 第六十一章 天才的待遇,~

第六十一章 天才的待遇,~


  秦鍵還在睡夢中,枕側的手機鬧鐘響了起來。
  只是鬧鐘還未將秦鍵叫醒,就被身旁伸過的手按掉了。
  ……
  清晨的206小屋,有絲微涼。
  何靜穿上了,在窄小的廚房里忙活了起來。
  不多時,一杯熱牛奶和一個去了蛋殼的水煮蛋外加一張手抓餅擺好在餐桌上。
  何靜正準備收拾著屋子,鋼琴上散落的一張張畫的亂七八糟的廢紙引起了她的注意。
  注意手腕的力量,第三次了,蠢貨……
  第十六小節跑動模糊,下午集中練習……
  多聽,多聽老車的處理……
  “老車是誰?”
  何靜的表情有些疑惑,腦海中搜尋了一下,似乎并沒有找到這個人。
  分句的力度變化不夠細膩,頭疼頭疼……
  貝大爺真是個天才,當然,我也是……
  ……
  “這家伙。”
  側臉看了一眼床上大字型的秦鍵,何靜嘴角微揚。
  轉身看著手里整理好的秦鍵的“私密”,何靜停了半刻,又按照記憶中把手里的紙張復原回之前的場景。
  接著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家。
  8點45分,何靜坐到了鋼琴前。
  掀起琴蓋,隨手拿起一本鋼琴上的冊子。
  打量了一下這本封面不太整潔的740,何靜隨便從中間翻開,擺在了譜架上。
  第十四條嗎?
  看著樂譜上的標題,微微一笑。
  9點30分。
  何靜挽起毛衣袖口。
  挺起胸,端坐好
  輕輕的搓揉了一下手腕。
  接著。
  一雙干凈的手落在了黑白相間的琴鍵上。
  一組深呼吸后。
  何靜左手拉開一個八度,右手做好跑動預備。
  幾乎同時,左腳踩住了延音踏板。
  鍵盤上,何靜的右手飛速的左右來回的跑動了起來。
  一股山洪般的咆哮從鋼琴中兇猛的竄出。
  打破晨間。
  ……
  聽著耳邊隱隱的琴聲,秦鍵覺得自己可能在半睡半醒中又夢見了克里斯。
  隨著琴聲越來越急促的琴聲,秦鍵猛的坐了起來。
  順著琴聲望去,突然怔住,瞪大了眼。
  看著熟悉的背影正在鋼琴前輕巧的移動著雙臂,秦鍵長出一口氣,瞳孔又收縮回來。
  何靜什么回來的?
  秦鍵回憶了一下,絲毫沒有印象。
  轉頭看了一眼床上。
  一條淡藍色的毯子正在身側攤開著。
  昨晚是這樣的嗎?
  絕對不是。
  ~
  聽著耳邊悅耳的旋律,秦鍵跟著音樂節奏搖頭晃腦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悄悄的把昨天穿過的禮服塞進了床頭的包里。
  沒有打斷演奏中的何靜,自顧自的來到衛生間。
  何靜也沒有理會已經爬起來的秦鍵,專注的看著譜子,手下的速度一點沒掉。
  洗漱完畢,秦鍵回到客廳,看著桌子上的早餐,拿起桌上的手抓餅,分成兩半,嘴里叼著其中一半,湊到了鋼琴邊。
  一邊大口咀嚼著,一邊跟著音樂的節奏點頭,只是頭的速度完全跟不上音樂的節奏。
  何靜左手的和弦漸漸的豐富了起來。
  最后隨著四個左手的下行重音完成。
  當
  當——
  兩組鏗鏘有力的和弦音后,屋子回復了如初。
  只剩下秦鍵的咀嚼聲,還有琴板下最后一絲尾音的嗡鳴。
  “鼓掌。”
  秦鍵嘴里含糊不清的嚷著,兩只手呱唧呱唧的。
  “這是我聽過現場最快的第14條。”
  聽著秦鍵的話,何靜略一遲疑,又想起了秦鍵筆記中提到的老車,半帶輕笑:“那最慢的呢?”
  “咱爹唄~”
  ……
  “提前回來也不和我說一聲,我可以去接你啊。”
  “嗯,下次提前告訴你。”
  何靜端著水杯,秦鍵啃著雞蛋。
  姐弟兩面對面的坐著。
  “曲子定好了嗎?”
  “嗯,我計劃第一輪用f小調第一鋼琴奏鳴曲,如果能進下一輪,就彈悲愴。”
  何靜有些意外秦鍵的選曲,但驚訝并沒有持續多久。
  “好,一會彈一下。”
  “那個,悲愴我還沒有練好,”秦鍵有些尷尬,“再給我幾天時間,相信我。”
  幾天時間?
  “你是還沒背譜嗎?”何靜有些不解,又回想起秦鍵考試那天的場景,“革命呢?這不是現成背過的曲子嗎?”
  “為什么不用呢?”何靜的語氣多了一絲略帶焦急。
  秦鍵無奈。
  這又是一件說不清的事情。
  而且自己已經沒有第二顆藥丸去復制考場上那一幕了。
  “我…想嘗試一下貝多芬。”秦鍵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只能硬著頭皮先搪塞過去,“相信我,再給我幾天時間。”
  “嘗試?你…”
  何靜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屋里的氣壓漸漸的變得有些高。
  “這樣吧,姐,我彈一下f小調第四樂章你聽聽看。”
  秦鍵能理解何靜的心情,換個立場自己應該也會有覺得難以接受吧。
  不再猶豫,秦鍵將手洗凈擦干,來到鋼琴旁。
  該來的總要來,不可能一直避開何靜練琴,有些事情,解釋不通就只能用實際情況來說明問題了。
  反正關于空間的問題只要自己閉口不提,就沒有人知道,也不會有人懷疑。
  況且。
  畢竟還有一種叫做天才的東西存在于這個世界上。
  雖然暫時只是一個冒牌的。
  秦鍵緩緩的拉開雙肩,神情看起來有些凝重,整個人仿佛進入了某種狀態中,片刻后,一雙手擺在了琴鍵之上。
  這是考試結束之后,何靜第一次近距離觀察秦鍵坐在鋼琴前。
  對于對方身上突然流露出來的帶有質感的氣場,何靜感到一絲目眩。
  沉穩大氣,內斂優雅。
  恍惚間,何靜搖了搖頭,心中隱隱的升起一絲期待。
  看著面板上的樂譜,聽著耳邊的旋律,秦鍵心里再次過了一遍前十二小節。
  ok。
  秦鍵的身體極其細微的稍稍向前一傾,雙肘一提。
  吐吸間落指,一氣呵成。
  極速清晰的跑動,不失平衡
  刻意隱藏下的力量感,宛如波濤暗涌。
  驚艷的開頭。
  不過被驚艷到的人并不是何靜。
  秦鍵還是適應不了自己進步的速度,僅隔一天,對于整個曲子的力量控制和布局把控對比于之前的的錄音,又有了明顯的提升。
  ……
  要是每一首作品自己都能這樣練習就好了。
  再次感謝老車的饋贈。
  ……
  隨著最后一個音收,秦鍵收起貝多芬奏鳴曲集,關掉了了面板。
  呼。
  長出一口氣,秦鍵轉頭看向何靜,身后的畫面讓他眉毛一挑。
  對方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穿戴完畢,一頭長發吊在腦后,在一身棗紅色運動服包裹下,整個人的感覺少了一絲成熟,多了一份青春活力。
  看著秦鍵轉過頭,何靜一臉說不出的滿意,“我去買菜,中午想吃什么?”
  “紅燒茄子!”
  “還有嗎?”
  “香菇油菜。”
  “涼拌米粉。”
  “宮保雞丁。”
  “沒了?”
  何靜有些詫異,這家伙什么時候口味變的這么像自己了。
  秦鍵搖了搖頭,“沒了,我就想吃這些。”
  “好,你在家乖乖練琴,我很快回來。”
  “姐,注意安全!”
  看著空蕩的門口,秦鍵嘆了口氣,又微微一笑。
  天才的待遇。
  ~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