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我的鋼琴有詐 > 第三十一章 一件羽絨服引發的慘案

第三十一章 一件羽絨服引發的慘案


  出道?
  要是這個話從別人嘴里出來,秦鍵一定會覺得對方是騙子,畢竟對方和自己只有匆匆兩面之緣。
  可身旁的人可是曾經國內音樂圈子里大名鼎鼎的金牌制作人,十年來捧紅了無數港抬歌手,雖然這些年事業走了下坡路,有些夕陽紅的感覺。
  但他的相邀,依然是份量十足。
  只可惜。
  “抱歉,文先生,我這個人懶。”
  秦鍵說著起身,葉一這首曲子快結束了,自己得準備一下了。
  “您坐著慢慢喝,我該上臺了。”
  看著年輕人的背影,文西來眼中的興趣越來越濃重了。
  “有個性,我喜歡。”
  現在圈子里,不正需要這樣的年輕人嗎?
  ……
  隨著葉一最后一個長音的演奏結束,秦鍵脫了外套直接來到了臺上。
  臺下又是一陣小小的騷動。
  “哇,帥哥今天又來了。”
  “小歌神來了,昨天怎么沒來啊,今天多唱幾首啊。”
  之前沒有來過的客人聽著大廳里的喊話,也對突然出現在臺上的男人產生了好奇。
  秦鍵一直在掐表算著時間,自己占用的是葉一熱場的最后10分鐘,所以不會影響之后演出的安排順序。
  秦鍵來到鋼琴前坐了下來。
  葉一突然不知道該站在哪,一時間有點手足無措。
  秦鍵見狀向她揮了揮手,示意對方過來。
  來到秦鍵身旁,看到對方拍了拍琴凳,葉一挽起裙子坐在了對方的身側。
  “今天不是第一次了,不要緊張了哦。”
  “前奏,一會你先開始。”
  秦鍵轉過頭,拿起鋼琴上的麥克風。
  “慢慢。”
  “送給各位。”
  全場瞬間靜了下來。
  片晌。
  簫聲再起。
  ……
  …...
  曲終人不散。
  掌聲過后。
  繁華巷的大廳再次喧鬧起來,該吃的繼續吃了起來,該喝的喝了起來。
  一首好歌,會讓人心情愉悅。
  五分鐘不長不短,一首歌的時間,秦鍵和葉一的完美編配和表演再次征服了臺下的食客們。
  ……
  512。
  大門外,看著終于增長不動的崇拜值。
  秦鍵心中大概計算了一下,在這兒一首歌的時間,能增長的崇拜值上限也就是300點左右了。
  沒一會兒,葉一也從大門出來。
  不過,一出門,女孩就在大門外尋覓起來,然后忽然蹲了下來,從地上抱起一團毛茸茸的東西。
  秦鍵定睛,這不是剛才的那只小野貓嗎
  突然一聲“喵嗚”從葉一懷里傳了出來。
  只見葉一片刻不猶豫把自己的圍巾解了下來,將眼睛都快睜不開的小奶貓包裹起來。
  一股冷風吹來,吹過門前,只穿著低領毛衣外套的葉一不禁打了個寒顫。
  秦鍵見狀連忙把自己的羽絨服脫了下來裹在了對方身上,給對方戴上了帽子。
  “行了,別掙扎了,我不冷,記得周五來穿厚點,最近全國都降溫了,順便把我的衣服帶來。”
  見對方不再反抗,秦鍵松開了胳膊。
  “喵嗚。”又是一聲小奶音。
  “你要把它帶走?”
  縮在秦鍵厚重的羽絨服里,葉一只漏出一對大眼睛,看著秦鍵的眼神有些微微的躲閃,似乎覺得自己給對方添了極大的麻煩,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好吧,記得起個好點的名字。”秦鍵說著打了個哆嗦。
  “小兄弟!”
  就在這時,突然一聲呼喚傳來。
  秦鍵望去,這大偏分,不就是那天要拜師學藝的“梁老師”嗎?
  “哎呀,不容易不容易,今天終于讓我逮到你了。”孟軒見到秦鍵一路顛了過來。
  “孟大哥,不好意思,我今天已經唱完了,周五晚上你要是沒事就過來。”秦鍵不好意思道。
  “啊?好吧。”孟軒頓時覺得有些沮喪,“那太遺憾了,我剛下班就過來。”
  孟軒看著二人拎著東西,像是要走,忙問道:“你們這是要走去哪,我送送你們?”
  “孟大哥,你不是來吃飯的嗎?”
  “我就是來隨便對付一口,順便來聽聽歌,在哪不能吃飯啊,別和我客氣,去哪兒?咱車就在酒街門口。”孟軒的爽朗道。
  秦鍵本想拒絕,但看著一旁包著貓瑟瑟發抖的葉一,再加上對方的熱情,便應了下來。
  “那我就不和你客氣了,麻煩了,孟大哥。”
  ……
  在秦鍵強烈的要求下,葉一也上了車。
  孟軒看著坐在后座的一對年輕人,心中暗暗想笑,年輕就是好啊。
  看著手機上的信息,秦鍵對著前面說道:“孟大哥,地方你熟,市三院。”
  見秦鍵不再說話,孟軒本想多問一句,也沒開口。
  今天的車上依然彌漫著一股飯菜的香味,還是從葉一的包里傳來的。
  車一到地方,葉一準備脫下秦鍵的羽絨服,可在對方強烈的要求下,還是穿著下了車。
  下車前,轉身給了秦鍵一個感激的眼神。
  “怎么,鬧矛盾了?”孟軒打趣道,“看你們一路也不說話。”
  秦鍵沒有注意孟軒的話,看著朝著醫院大門走去的葉一,心中不由地泛起了一絲絲疑惑。
  “孟大哥,麻煩了,再送我去趟水墨園。”
  見對方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孟軒心道看來真是鬧矛盾了,便不再多問。
  “好勒,出發!”
  水墨園。
  博爾藝校旁邊的小區。
  秦鍵下車打了個哆嗦,肚子還咕嚕咕嚕又叫了起來。
  饑寒交迫的秦鍵來到學校對面的一間便利店,挑選了兩個大面包,和一瓶紅茶,還沒付賬就先擰開紅茶喝了一大口。
  爽。
  可就在結賬時,渾身上下一枕摸索。
  壞了!!
  自己的錢全在羽絨服口袋里啊!
  吧臺前墨跡了一會。
  “能手機支付嗎?”看著目光不太友善的店員,秦鍵拿著開了蓋的紅茶,一臉尷尬地說道,“我就喝了一口.....”
  “不行。”
  “可以刷卡。”
  刷卡?
  .....今天換衣服卡沒裝啊。
  “您看,我是對面藝校的學生,能不能我現在回去給你拿錢,我沒裝卡。”秦鍵一臉真誠道。
  可對方明顯不愿意接受他的說辭,一副不付了錢哪兒也別想走的架勢說道:“不能!”
  “他的一共多少錢,我來付。”
  身后,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秦鍵身體微微一震。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