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簽到就獲得隨機獎勵 > 第51章 原來是她

第51章 原來是她


  和吳曉琪做了三年的同桌,他很了解吳曉琪是個什么樣的人,她總是喜歡把喜怒哀樂藏在心底不去表露,而今天她卻向葉南表白了,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氣,只有她自己知道。
  葉南嘆了口氣,走出了包廂,冬瓜迎了上來:“南哥,你們兩個……怎么樣了?”
  “沒事,你們留下來繼續玩吧,我先回去了。”葉南說完便告別同學們,離開了KTV,發生了剛才的事,他也沒有興致留下來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葉南腦海里全是剛才吳曉琪表白時的畫面,不知不覺間,他路過了那條回出租屋必經的小巷,也就是葉南兩年前曾與那幾個流氓打架的那里。
  再一次看著眼前的小巷,葉南忽然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那個替他還了十萬賠償費和醫療費的人,會不會就是吳曉琪?
  葉南拿起手機準備打給她,可猶豫片刻他還是放了下去:“算了,琪哥剛經歷這樣的事,現在還是讓她一個人冷靜冷靜吧。”
  而且以吳曉琪的性格,即便做了也不一定會承認,最后葉南打算親自去找當年那位負責繳費的鄭護士。
  ……
  葉南買好了動車票,次日一早便坐著動車,跋山涉水經歷幾個小時來到了江北第二醫院。
  葉南走到了醫院前臺,朝接待護士道:“你好,我想找一下鄭護士。”
  “哪個鄭護士?”她問道。
  “鄭泉。”
  “鄭泉上的是晚班,你還是晚上再來吧。”
  “沒事,我等一會吧。”
  在那位接待護士怪異的目光中,葉南就這么坐在大廳里等了起來,等了很久很久,一道身影才從醫院外走了進來。
  “鄭泉,那里有個男生找你。”接待護士立刻迎上去。
  鄭泉疑惑道:“找我?”
  接待護士:“是啊,挺奇怪的,他中午就來了一直等到現在,讓他回去休息一下都不愿意。”
  鄭泉下意識朝她指的方向看去,當看到葉南之后明顯一愣,然后立刻加快步伐轉身準備走人。
  但是葉南已經看到了她,先一步追上來攔在了她的面前:“鄭護士,好久不見。”
  鄭泉不可置信的看著他:“你好像是叫葉南對吧,天吶,你就為了追問那個替你還醫藥費的人,就千里迢迢跑到了這里找我?”
  葉南點了點頭:“是的,所以現在能請你告訴我是誰了嗎?”
  “抱歉,那個人多次向我請求,不能告訴你她的身份,我必須信守承諾。”鄭泉為難道。
  葉南問道:“那個人是不是一個女生,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短發,性格大大咧咧。”
  鄭泉沉默了。
  葉南為了詢問那人的身份,不遠萬里來找她,而且還等了她八個小時,這份誠心最終打動了她:“這是你自己猜出來的,不是我告訴你的。”
  “好的,謝謝你。”葉南誠懇的道謝之后,轉身離開了醫院。
  由于天色已晚,葉南找了一家賓館入住,整個晚上他輾轉反側、徹夜難眠。
  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樣,那個在他難以償還之際,替他還了十萬元的人……就是吳曉琪。
  要知道,吳曉琪也只不過是一個高中生,十萬元的巨款不是她單獨一人所能償還的,沒人知道她為了這些錢和她父母展開了怎樣的談判,甚至會引起家庭紛爭。
  第二天一早,葉南便回到了江南省,這期間他一直撥打吳曉琪的手機,卻一直沒打通。
  這時,葉南的手機忽然響了,是冬瓜打來的:“冬瓜,怎么了?”
  “南哥,琪哥有給你打過電話嗎?”冬瓜問。
  葉南:“沒有,一直聯系不上。”
  冬瓜一愣:“這不應該啊,我昨天給他發消息到現在都沒回,該不會你拒絕了她,現在連兄弟都做不成了吧?”
  “應該不會,她不是那么小肚雞腸的人。”
  葉南很肯定的說完,忽然想到了什么:“冬瓜先不說了,我有急事。”
  掛了電話之后,葉南立刻叫來一輛出租車火速趕往吳曉琪家,因為他忽然想到,如果吳曉琪之所以一直沒接電話,或許有另一種可能!
  十幾分鐘后,葉南來到了吳曉琪家門口,深吸一口氣后敲響了她家房門。
  片刻之后一個中年婦女將門打開:“你是?”
  “你好,我是吳曉琪的同學,請問她在家嗎?”葉南不安的開口問道。
  中年婦女搖了搖頭:“我是曉琪的母親,不好意思,她爸今天早上已經送她坐上國際航班飛往國外了。”
  葉南依然不放棄最后一絲希望:“請問,她……是去國外旅游嗎?”
  “不是,三個月以前我們就決定送她去國外留學,可能曉琪要過很久很久才能回來了。”中年婦女道。
  “好,我知道了。”
  葉南擠出一絲笑容告別了吳曉琪的母親,漫無目的走在街上。
  清晨的街道,寂靜而清冷,透著一絲絲涼意。
  葉南回到出租屋的時候,看到了拜訪在門口的一封信,這種信封的樣式他已經見過無數遍,現在葉南已經看一眼就知道,這一定是那個暗戀他的女生送來的。
  但是這次這封信唯一不同的是,在信封的角落,她終于寫上了自己的署名——吳曉琪。
  葉南撿起信走進出租屋內,將其拆開,上面寫著:
  “葉南,這應該是我最后一次給你寫信了,沒想到那個一直暗戀你,給你寫情書的女生就是我吧?其實我早就知道,你會拒絕我的表白,但是再不表白我就再也沒機會表白了。很高興昨晚能做了一件自己最想做的事,你也不要自責,我真的沒有怪你,能和自己喜歡的人做三年的兄弟,我已經很滿足了,如果有來生我希望做一個男生,和你做真正的兄弟,嘿嘿!最后,我知道你已經有了喜歡人,答應我,請好好珍惜她。。
  看完這封信,葉南沉默良久,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他內心的復雜。
  片刻之后,葉南起身回到房間,從一個上鎖的抽屜里取出了一堆信件,這些都是當初吳曉琪隱瞞自己身份,寫給他的那些情書,他一直保留著絕大部分。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