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今天先敗一個億 > 第688章 遇錦呈祥 22

第688章 遇錦呈祥 22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今天先敗一個億最新章節!
  
  最后肖澤選擇跟醫生走。
  
  他最后看初箏的眼神,透著一股恨意。
  
  公司員工看初箏的眼神,都變得不一樣起來。
  
  電視劇里面要是這種情況,多半是女孩子吃虧。
  
  就算不是女孩子吃虧,那也肯定是有男主救場。
  
  他們老板可好。
  
  先一聲不吭的錄像存證據,不報警反而打精神病院的電話。
  
  等正主來了,直接逼著人家去精神病院。
  
  正主還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這一通騷操作下來,閃瞎眼啊。
  
  不管最后他們去沒去醫院,這場鬧劇都是對方輸了,老板穩贏!
  
  初箏到底有沒有劈腿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事,不能得罪老板。
  
  誰知道她會用什么手段整治他們。
  
  初箏發現這群員工工作熱情又上漲了,頓時覺得心情不美好。
  
  -
  
  周末。
  
  言遇敲開初箏的房門,初箏還沒換衣服,有些不悅的看著外面的男人:“言法醫,有事嗎?”
  
  大清早的,就不能讓我睡個安穩覺嗎?
  
  好不容易不用去公司盯著那群人下班。
  
  她容易么!
  
  言遇視線只在她身上停留幾秒,迅速移開,微微低著頭,禮貌的道:“錦小姐,我們不是約好今天出去的嗎?”
  
  “……”
  
  有嗎?
  
  我怎么不記得呢?
  
  言遇提醒:“我給錦小姐發過短信。”
  
  初箏:“……”
  
  垃圾短信那么多,誰看得見啊!
  
  初箏道:“下次直接給我打電話。”
  
  言遇嘴角彎了下,不知道被哪個詞取悅,語氣都溫柔了幾分:“好。”
  
  言遇道:“錦小姐換衣服吧,我在門外等你。”
  
  “進來。”
  
  初箏打開門,言遇微頓一下,跟著進去。
  
  房間有些亂,但是不臟,也沒有什么不能看的東西,只是書籍文件扔得到處都是,亂得很有感覺。
  
  初箏翻出衣服,看言遇一眼,想著自己現在和好人卡還沒什么關系,乖乖的拿著衣服進了衛生間。
  
  得找機會把好人卡按著親一親,再摸摸頭發。
  
  手癢難耐啊。
  
  哎。
  
  生活好困難。
  
  初箏換完衣服出來,隨便洗個臉,拍點水,就算好了。
  
  “走吧。”
  
  初箏直接往門外走,言遇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自己和她生活在一起,兩人一起出門。
  
  “吃飯的地方很遠?”這么早就出門,為了摸軟乎乎的頭發,我忍了!
  
  “不遠。”言遇道:“但是我想先帶錦小姐去個地方,錦小姐不介意吧?”
  
  初箏冷漠臉:“我現在說介意有用嗎?”
  
  都踏馬出來了!
  
  言遇笑了下,他眸子里蒙著的那層霧散開,清澈明亮,莫名的有點溫柔。
  
  然而初箏卻覺得有點冷。
  
  總感覺她的好人卡再打什么歪主意。
  
  得防著點!
  
  先下手為強!
  
  言遇帶初箏去的是一家陶藝手工店,時間尚早,店鋪只有兩個學生坐在那里。
  
  “言先生,您什么時候回來的?”
  
  店鋪的老板認識言遇,很是意外的給他打招呼。
  
  “不久前。”言遇道:“我帶朋友過來看看。”
  
  店鋪老板視線落在初箏身上,頓時露出幾分曖昧:“言先生的朋友啊,那可難得,歡迎歡迎。”
  
  初箏微微頷首,禮貌又疏離。
  
  言遇和老板寒暄兩句,帶著初箏去了角落的位置。
  
  初箏看著他開始挽袖子:“你要自己做?”
  
  言遇笑了下:“錦小姐沒有做過吧?我每次回來,就會來這里坐一坐,很有意思。”
  
  初箏:“……”
  
  玩泥巴玩出藝術,是很有意思。
  
  可是對她來說,就沒什么意思了。
  
  無用且無聊,浪費時間。
  
  言遇問她:“我教你?”
  
  初箏有些抗拒,但是她沒出聲,言遇就當她答應了,開始和她講基本的知識。
  
  看似簡單,做起來卻沒那么容易。
  
  但是言遇卻做得非常快,初箏不動聲色的打量他。
  
  言遇微微垂著頭,俊顏滿是認真,他身上偶爾間令人不太舒服的邪氣也消失不見。
  
  此時的他,安靜純粹,卻也與世隔絕。
  
  言遇忽的抬頭,幽深的眸對上初箏的視線,下一秒他緩緩勾出一抹笑:“錦小姐,你看著我做什么?”
  
  男人笑起來的時候,像是有千樹萬樹梨花開,整個世界都因他而明亮。
  
  “你這樣不對……”言遇視線落在她手上,忽然起身,從后面環住她,手把手教她:“要這樣。”
  
  初箏幾乎被他完全圈在懷中,溫熱寬闊的胸膛,輕輕的和她背部貼合。
  
  姿勢無端的曖昧起來。
  
  男人說話的時候,熱氣噴在頸間,酥酥麻麻。
  
  初箏心不在焉,任由言遇抓著自己的手,她微微轉頭,可以看見言遇的側臉。
  
  言遇有所察覺,視線微微一垂,臉也微微側了下,兩人隔得更近,幾乎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初箏只需要稍稍往前,就可以親到他。
  
  兩人無聲對視,曖昧的氣息更濃。
  
  在初箏打算付諸行動的時候,言遇忽然松開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睫羽低垂,擋住自己眼底的情緒,道:“錦小姐按照我剛才說的試試。”
  
  初箏:“……”
  
  鬼知道你剛才說了什么。
  
  -
  
  從手工店出來,已經快十一點半,言遇直接帶初箏去吃飯。
  
  用餐過程還算愉快,吃完飯言遇問初箏愿不愿意去看電影。
  
  初箏無所謂。
  
  周末電影院人多,但言遇明顯是早就訂好票,取了票就可以進場。
  
  時間都卡得剛剛好。
  
  嘖。
  
  小東西可以嘛。
  
  電影是部熱映的片子,當然不是什么恐怖片,是一部關于愛情的。
  
  來看的大部分都是情侶,初箏甚至可以看見前座的,看著看著突然肆無忌憚的親起來。
  
  初箏側目看向旁邊的男人,忽明忽暗的屏幕光,將男人的輪廓勾畫明明滅滅。
  
  他唇角輕輕抿著,眉心微蹙的看著屏幕,不知道是看見哪里不如他意。
  
  言遇手背上忽的一熱,他下意識的垂眸。
  
  女孩子的手覆在他手背上,輕輕的抓住,言遇轉眸,女生正看著他,神情冷淡,又帶著點……理直氣壯。
  
  言遇輕蹙的眉心展開,失笑的攤開手心,握住比自己小一號的手。
  
  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樣柔軟細滑。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