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今天先敗一個億 > 第686章 遇錦呈祥 20

第686章 遇錦呈祥 20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今天先敗一個億最新章節!
  
  法醫不好好跟尸體玩兒,到外面來跑案子,吃飽了撐的吧。
  
  言遇反問:“不可以嗎?”
  
  “可以,你做什么都可以。”初箏漫不經心的道。
  
  言遇心底又有那種奇妙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她偶爾說出來的話,帶著幾分縱容和寵溺,讓他心跳加速,血液僨張。
  
  然而理智告訴言遇那是不可能的。
  
  他們說到底還是陌生人而已。
  
  車廂忽的安靜下來,誰也沒說話。
  
  男人安靜的看著前方,初箏仿佛又感覺到他身上朦朧的那層霧氣,將他孤立起來,給人一陣極其不真實的感覺。
  
  -
  
  初箏的車停在酒店外,言遇問她能不能和她一起去拿書。
  
  “你故意把書落在我那兒,想干什么?”
  
  言遇神色自然:“錦小姐,我只是忘記了。”
  
  初箏看他一眼,按了電梯樓層。
  
  初箏沒讓言遇進門,直接拿了書給他。
  
  “今天多謝錦小姐讓我搭車,不知道下周末錦小姐有沒有時間?”言遇拿了書也沒離開,反而站在門口和初箏聊起來。
  
  “有事?”
  
  “想請錦小姐吃個便飯。”言遇眸光深幽:“錦小姐有時間嗎?”
  
  好人卡請我吃飯……
  
  不是很想去,不能在酒店坐著聊點開心的事嗎?我想摸他頭發……一直沒找到機會下手,生氣。
  
  可是好人卡的邀請呢。
  
  好人卡好人卡……好人好人!
  
  “嗯。”每天都在努力做個好人。
  
  言遇嘴角彎了下:“時間定好之后,我再告訴錦小姐。”
  
  初箏點頭。
  
  言遇眉眼間似乎都染上笑意,身后的背景都開始黯然失色:“錦小姐晚安,祝你有個好夢。”
  
  -
  
  言遇回到房間,他將書放下,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他輕抿一口,手指勾著旁邊平板打開。
  
  平板上是監控畫面。
  
  畫面中明顯是初箏的房間,鏡頭對著的方向是房間的沙發,距離床有些位置。
  
  但是明顯人在床那邊,言遇只看見垂在床邊的一雙秀足,往上是筆直修長的腿,再往上就在畫面外,瞧不見了。
  
  畫面定在那里。
  
  明明沒有任何變化,言遇卻看得非常認真。
  
  言遇腦中勾畫出她躺在解剖臺上的畫面,然而卻不是血腥的,反而有些……
  
  言遇將平板放下,匆匆進了浴室。
  
  翌日。
  
  言遇睜開眼,眼底有些血絲,似沒睡好。
  
  他掀開被子看一眼,微微蹙眉。
  
  下床換了一身衣服后,打開平板看。
  
  畫面還是昨天的位置,不過此時沙發上坐著人。
  
  女孩子似乎也剛醒,身上的睡衣凌亂,畫面中,可以清晰的看見女孩子露出來的鎖骨和隱約的弧線。
  
  她坐在沙發上,一只腿微微曲起,另外一只腿擱在茶幾上。
  
  明明是有些不雅的姿勢,然而她身上慵懶清冷的氣質,不會讓人覺得她的姿勢不妥。
  
  言遇指尖懸在女孩子臉頰上空,輕輕的碰了下,眼底邪氣橫生:“早。”
  
  -
  
  初箏知道言遇給自己房間安了監控,所以言行舉止都得注意,累得不行,到公司把萬筱筱趕出去后,一個人癱在辦公室里。
  
  “王八蛋怎么不讓我買房子呢?”
  
  初箏嘀咕一聲。
  
  因為好人卡在那里,故意的嗎?
  
  王八蛋這個狗東西!
  
  到底誰才是他宿主!
  
  初箏眸子微微瞇了下,好人卡不會才是王八蛋那個狗東西的宿主吧?王八蛋絕對知道好人卡是誰……
  
  得想辦法套出來。
  
  初箏自個琢磨一番,轉頭就摸出手機,在網上翻了翻房源,隨便挑了個地兒,讓萬筱筱去買房子。
  
  萬筱筱:“……”
  
  她這個助理到底是干什么的?
  
  萬筱筱剛退出辦公室,懷疑人生的時候,電梯那邊忽然傳來極大的吵鬧聲。
  
  一個婦人不顧人的阻攔,直往他們這邊來。
  
  婦人嗓門聲音極大,尖銳刺耳。
  
  “錦初箏呢?!”
  
  “讓她出來,你們攔著我干什么,我今天就讓你們知道她是什么樣的人,都給我讓開,讓開!”
  
  婦人混不講理,誰上前就撓誰。
  
  “錦初箏你個不要臉的,有本事你別躲著,你出來!!”
  
  婦人高聲大喊,不時還咒罵兩句。
  
  “這誰啊?”萬筱筱拉著一個人問。
  
  “不知道啊,要找錦總,我們攔都攔不住。”在這里上班的,多數都是城里嬌生慣養的,哪里見過如此陣仗。
  
  “錦初箏你給我出來!”婦人還在繼續嚎:“你有本事勾搭男人,踹了我兒子,怎么不敢出來。”
  
  婦人的話頓時激起千層浪。
  
  也讓大家猜到她的身份。
  
  他們聽說一起拿錦總有過一個男朋友。
  
  但是前不久突然分了。
  
  分了沒幾天,錦總就一躍成為公司老板。
  
  現在來鬧的這個婦人,肯定就是那個男朋友的媽了。
  
  -
  
  初箏在辦公室里都聽見外面的吵鬧聲,她不想理會,捂著耳朵在桌子上裝死。
  
  可那聲音越來越吵。
  
  而且還在往辦公室逼近。
  
  初箏捂著耳朵都能聽見婦人那尖銳刺耳的叫罵聲。
  
  她微微吸口氣,蹭的一下起身,椅子往后滑出一段距離,撞到后面的柜子,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女孩子身上兇氣畢露。
  
  她拉開門出去。
  
  外面的吵鬧瞬間消停。
  
  辦公區的過道上混亂一片,婦人的胳膊被人拽著,這畫面著實有點像喜劇片里的拉扯畫面。
  
  初箏走出來,她氣場太強大,一時間誰也不敢出聲。
  
  即便是婦人都似乎被鎮住。
  
  初箏走到旁邊,拖了一把椅子,大刀闊斧的坐下。
  
  “干什么?大清早的讓不讓人……工作!”
  
  眾人:“……”
  
  他們就沒見老板工作過。
  
  婦人用肩膀撞開拉著自己的人,指著初箏:“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和別的男人鬼混,踹了我兒子,現在還不放過我兒子,你怎么如此惡毒!”
  
  “惡毒?”初箏手放在膝蓋上,清澈平靜的目光看過去:“說說我怎么惡毒?”
  
  “你和你那個奸夫勾搭在一起,欺負我兒子,還打我兒子,你說你惡毒不惡毒?”肖母尖酸刻薄的臉上,此時滿是憤怒。
  
  “我就知道你不是個安分的,以前早出晚歸,我兒子還說你工作忙,我看你是忙到別人床上去了吧。”
  
  “我兒子跟你在一起多少年?你為了錢,就這么把我兒子甩了,你現在坐著大辦公室,指揮這么多人,不就是靠睡男人。”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