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爺是病嬌得寵著 > 379:小孕婦的幸福生活 一更

379:小孕婦的幸福生活 一更


      綁架事件發生后的次日八點,媒體曝出了相關報道。
  
      方理想在娘家養胎,刷微博的時候看到了。
  
      “咚!”
  
      手機砸在茶幾上,滾了半圈,掉到地上了。
  
      “老方。”
  
      她慌了:“老方!”
  
      老方從廚房跑過來:“怎么了?”
  
      方理想抖著手,把手機撿起來,遞給老方:“我好像眼花了,你幫我看看。”
  
      “神神叨叨個啥。”
  
      老方把手機拿過去瞧瞧,然后愣住了。
  
      “那上面說的不是周徐紡對吧?”方理想坐著,放在膝蓋上的手直打哆嗦。
  
      熱搜上的一篇報道這么寫道:江姓導演的女友周某,被綁架撕票拋尸新海。
  
      老方把手機摁掉:“當然不是了,姓江的導演那么多。”
  
      姓江的導演不多。
  
      不包括江織,方理想只聽過三個,女友也都不姓江。
  
      她趕緊聽給周徐紡打電話,撥了幾次都打不通,打給江織也不接。她放下手機,起身去換衣服:“我去一趟周徐紡家,你給薛寶怡打個電話問問。”
  
      等她換衣服出來,老方還杵在原地。
  
      “爸。”
  
      他拿著個手機,在愣神。
  
      “爸。”
  
      他回神:“啊?”
  
      方理想去拿手機:“是不是又出什么新聞了?”
  
      他立馬把手機往身后藏:“沒有!”
  
      方理想看他這個反應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搶了手機,把相關的報道全部看了一遍,看完,手機一扔。
  
      “這個江導只是長得像江織,肯定不是他。”
  
      老方也點頭:“嗯,肯定不是。”
  
      “而且這種熱搜,十有八九不是真的。”
  
      “肯定是假的。”
  
      父女倆你一句我一句,說完,方理想一屁股坐到沙發上,眼淚就冒出來了。
  
      老方急得手足無措:“別哭別哭,會動了胎氣。”
  
      她忍不住,嗷嗷痛哭:“徐紡、徐紡沒了,嗚嗚嗚……”
  
      老方也忍不住了,一把鼻涕一把淚。
  
      父女倆正哭得傷心,門鈴響了。
  
      老方一邊抹淚一邊去開門,視線被眼淚糊了,他只看得清個輪廓:“你是?”
  
      “方伯伯,”周徐紡把包臉的絲巾拿下來,“是我。”
  
      “呃!”
  
      老方打了個嗝,揉把眼睛,這下終于看清了,嚇得他往后一跳,目瞪口呆了好久:“理、理想,徐紡的鬼魂來跟我們告別來了。”
  
      周徐紡:“……”
  
      她把人嚇到,就沒有立刻進去:“方伯伯,我不是鬼魂,你看地上,我有影子。”
  
      老方已經呆滯。
  
      屋里嗷嗷哭聲停了,方理想走出來,淚眼婆娑地往地上瞅:“真的有影子。”
  
      還好方理想家門口照得到陽光。
  
      “我沒死。”周徐紡往屋里走一步,把鼻子仰起來,“摸摸,有氣兒。”
  
      方理想伸了根手指過去,一摸,真有氣兒,她一口氣松下去,腿也跟著軟了:“徐紡,我差點嚇死了。”她一把抱住周徐紡,哭成狗,“嗚嗚嗚嗚……我還以為你死了……嗚嗚嗚嗚……”
  
      老方:“嗚嗚嗚嗚……”
  
      周徐紡:“……”
  
      等老方和小方都平復下來,周徐紡才大致跟他們講了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只是大致,很多事情不好詳說。
  
      “你的意思是有人想害你,為了打消對方繼續害你的念頭,就要裝死?”
  
      周徐紡:“嗯。”
  
      方理想理解了七八分吧:“誰想害你?”
  
      “江織的仇家。”
  
      江織的仇家?
  
      江織那個人有點小壞,可脾氣是十分不好,仇家不少不好猜啊,方理想就不猜了:“那要裝到什么時候?”
  
      “江織說最多一個月。”周徐紡看她眼眶通紅,很感動,也很自責,“我怕你會哭,就跑來告訴你了,你不要告訴別人。”
  
      小方點頭:“我懂我懂。”
  
      老方也點頭:“我也懂。”
  
      這樣周徐紡就放心了。
  
      然后,方理想拉她去了房間,有悄悄話問她。
  
      “你去過醫院了嗎?”
  
      她怕驗孕棒不準,囑咐了周徐紡要去醫院做檢查。
  
      周徐紡說:“去了。”
  
      “沒錯吧?”
  
      “沒錯。”
  
      方理想開心地嗷嗷叫了一聲,跑去翻柜子:“徐紡,你要粉色還是藍色?”她翻出來兩個購物袋子。
  
      “衣服嗎?”
  
      她拿出來,是一藍一粉兩套純棉的裙子,印花很可愛,一個印狗頭,一個印貓頭:“昨天逛街看到的,姐妹孕婦裝。”
  
      開心的小孕婦:“我要粉色。”她是粉色控。
  
      方理想把粉色那套拿出來裝好:“對了,你回去的時候提兩罐奶粉回去,薛寶怡媽媽托人買的,專門給孕婦喝。”
  
      乖巧的小孕婦:“好。”
  
      “還有這個餅干。”方理想拆了一袋,喂了她一塊,“好吃嗎?”
  
      滿足的小孕婦:“嗯嗯。”
  
      “你開車來了嗎?”
  
      “開了。”
  
      “那你帶兩箱回去,懷孕了很容易餓,這個是無糖的,孕婦可以吃。”
  
      幸福的小孕婦:“嗯嗯。”
  
      中午,老方給兩個孕婦燉了補湯,方理想把周徐紡的車塞滿了,全是孕婦專用的食品和物品。
  
      第五醫院。
  
      薛寶怡已經在病房坐了一個多小時了,一點要走的意思都沒有。
  
      江織開著筆記本,不知道在看什么,用余光瞥了薛寶怡一眼:“你很閑?”
  
      太平靜了。
  
      不正常。
  
      薛寶怡說話沒平時那么吊兒郎當了,語氣溫柔地像在跟他媳婦說話:“要不要我給你削個蘋果?”
  
      江織沒看他:“別杵這兒,該干嘛干嘛。”
  
      薛寶怡不走,把椅子往前拉一點:“不行,萬一你想不開——”
  
      這種有暗示性的話不能說,尤其不能對求生意志不強的人說。
  
      他打住,換了個語氣,書讀得不好,不知道說什么,就把他所能想到的毒雞湯都一股腦倒出來:“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咱們都要往前看。”
  
      “時間是最好的良藥,這些痛苦早晚都會過去。”
  
      “只要堅強的活著,就一定還有希望。”
  
      “不要傷心,不要難過,我和時間都會跟你在一起。”
  
      江織看他,像在看智障。
  
      他還在‘安慰’:“每個人來到這世上,都是為了尋找重要的東西,有人先走了,是因為她已經找到了。”
  
      “我會一直陪在你身旁,分擔你的憂傷與彷徨。”
  
      薛寶怡要被他自己感動到了,可他說了這么多,江織都無動于衷,從頭到尾目光涼涼,對他不理不睬。
  
      這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薛寶怡很擔心他會跟著周徐紡‘去’,心急得不行:“你想想周徐紡,她一定不愿意看到你為了她自暴自棄,你要過得幸福,她才會安心。”
  
      江織把電腦合上:“說完了?”
  
      沒有。
  
      他表情凝重:“織哥兒,你要保重啊,害周徐紡的兇手還沒有找到,你可千萬別做傻事。”
  
      “不做傻事,”江織揮手,“你可以滾了。”
  
      他不滾,他怕江織自殺!
  
      “織哥兒,你要是難過你就哭出來,別這樣憋——”
  
      喬南楚進來了。
  
      “南楚,把他弄出去,”江織捏捏眉心,頭疼,“他太吵了。”
  
      喬南楚踢了踢薛寶怡的椅子:“你跟我來。”
  
      薛寶怡拽住江織的被子,一副‘同生共死兄弟情深’的表情:“我不,我要陪著我兄弟。”
  
      喬南楚真被他的智商秀到了:“傻缺。”
  
      薛寶怡猛地站起來,像只要干架的二哈:“你有沒有心啊!都這時候了,還說得出這種話!”
  
      江織都不知道暗示他多少次了。
  
      這傻缺,硬是沒看出來。
  
      喬南楚懶得解釋了,直接上手,把他拖出去。
  
      薛寶怡死活不肯走,要留下來陪著兄弟‘渡過難關’,他扒著門,沖喬南楚咆哮:“你松手,我有老婆,少跟我拉拉扯扯!”他扭頭,悲傷地說,“織哥兒,你要節哀順變啊——”
  
      這智障。
  
      喬南楚把他拽出去了。
  
      門外,江維爾和薛冰雪正好也來了。
  
      “我有話跟維爾說,”江織說,“冰雪,你先回避一下。”
  
      薛冰雪沒有進去。
  
      江維爾進去后,關上了門。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