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諸天普渡 > 第109章 兩全其美

第109章 兩全其美


  “女施主,一曲已畢,小僧贏了。”
  陳亦臉上如同鍍上了金箔,一片淡金色,胸腹接連起伏數下,才漸漸淡去。
  馬上就開口道。
  不快不行啊,這天魔琴真的太詭異了。
  精神攻擊,音律攻擊,物理攻擊,他都擋下了,可誰知道后面還有什么?
  趕緊把勝利坐實了再說。
  這可不是我要你停,是你自己要停的。
  天命在我啊!
  六指琴魔卻沒有理會他,而是看向突然出現的一個小子。
  能讓她有這種反應的,自然是她在世上唯一的親人,呂麟那小子。
  陳亦還看到呂麟身邊,花癡教主何鐵手正向他得意一笑。
  “姐姐!”
  “小弟,你肯認我了?”
  睥睨天下,目空一切的六指琴魔,第一次露出一絲柔和和欣喜。
  “姐姐,三藏大師已經將以前的事情告訴我了,上次是我不對,我不該那么對你。”
  呂麟直接縱身躍上了飛檐,一臉愧疚。
  六指琴魔眼角掃了一眼陳亦,伸手撫上呂麟臉頰:“我是你姐姐,無論你做什么,姐姐都不會怪你。”
  呂麟回握著她的手:“姐姐,你不要再殺人了,我們姐弟好不容易相認,你跟我一起走,我們退出江湖,再也不要打打殺殺了,好不好?”
  “哼!”
  六指琴魔眼神一滯,收回手退了兩步,指著下面烈火老祖等人道:“你知不知道他們是誰?”
  呂麟微微一愣,她已經恨意滔天地道:“當年就是他們聯合起來,逼死爹娘!讓我們家破人亡,姐弟分離!你想讓我放過他們?你對得起爹娘在天之靈嗎?”
  呂麟看向烈火老祖等人,目光閃爍。
  烈火老祖等人現在是如坐針氈。
  原本金蛇郎君突然出現之時,是他們逃走的最佳時機。
  只不過因為心中貪婪,讓他們放不下天魔琴,想要漁翁得利。
  等到陳亦出現,分開了金蛇郎君和六指琴魔,他們再想走,除了會激怒琴魔外,根本不可能走得了。
  現在更是坐蠟了。
  呂麟咬了咬牙,從那些仇人身上收回目光:“姐姐,我不想看到你亂殺人,我相信就算爹娘在天之靈,也不會愿意看到你活在仇恨中。”
  “哼!婦人之仁,呂騰空那老兒真是把你養廢了!等我為爹娘報仇,自會去找他算賬。”
  六指琴魔失去了耐性,一腔怒火對著唯一的弟弟卻無法發泄,只好全部沖向了呂騰空。
  “姐姐!”
  呂麟向前一撲,抱住了她手中的天魔琴:“姐姐,你別再殺人了!”
  六指琴魔雙眉直豎,怒道:“讓開!”
  “不讓!”
  “讓開!”
  “不讓!”
  “呃……那個……”
  陳亦看著逐漸變得奇怪的畫風,弱弱地開口:“女施主,小僧沒有記錯的話,適才打賭,你已經輸了,你還欠小僧一個條件……”
  “哈哈哈哈!”
  六指琴魔正有氣沒處發,聞言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賊和尚,你忘了我的名號嗎?他們叫我琴魔,魔……會跟你講信義嗎?”
  果然又不按套路出牌!
  陳亦很想罵人。
  還好他早就有所準備。
  他從來沒指望過,對于金蛇郎君和六指琴魔這種人,一個賭約就能要挾住他們,讓你為所欲為。
  兩次故伎重施,不過是陳亦增加的一種心理籌碼而已。
  陳亦面上還是裝著風輕云淡地笑著:“女施主說得也有些道理,既是魔,自當隨心所欲,不為世俗所縛。”
  既然別人不肯按你的套路來,你也一定要比對方更不按常理出牌。
  這是陳亦經驗之談,否則很容易陷進對方的套路里。
  六指琴魔瞇起的狹長雙眼,已經表現了她的意外。
  陳亦繼續道:“也罷,既然如此,小僧也不強求……”
  頓了頓,臉上又露出一種讓六指琴魔和對面的金蛇郎君都很討厭的笑容。
  “女施主,小僧觀你與令弟似乎有些不和,不如,小僧幫二位一把如何?”
  “三藏大師,你肯幫忙最好不過了!”
  六指琴魔還沒反應,呂麟已經大喜道。
  現在的陳亦,在他眼里可不是當初那個需要他出手相救的小和尚。
  而是被人尊為璧月圣僧的佛門高人。
  已經親眼見過這位圣僧本事的他,尤其是因為年紀幾乎與他差不多,所以是相當地崇拜陳亦。
  六指琴魔見弟弟這么沒出息,臉上怒極反笑:“你想怎么幫?”
  陳亦搖頭笑道:“此事容易,令弟既不愿你多造殺孽,你又難以放下這血海深仇,非要殺死仇人不可,那不如讓小僧代勞,替你殺了他們,豈非兩全其美?”
  說完,也不管陷入了愣然的眾人,口喧佛號,走向了烈火老祖眾人。
  “阿彌陀佛!”
  “紅塵如毒,眾生皆孽。我心為舟,渡濟塵寰。”
  “昨日因,今日果,諸位施主今日死去,也是果報自受,怨不得人。”
  “一切罪孽,諸般苦難,都由小僧一力擔之。”
  烈火老祖幾人此時只感覺很怪異。
  雖然這個和尚很莫名其妙,但他先前展示出的種種手段,卻實是高深莫測。
  他們雖不至于害怕,卻絕不會沒有半點忌憚。
  此時聽到這和尚說要殺他們,怎么也該警惕防備才對。
  但在這賊禿不停地叨逼叨叨逼叨的聲音中,就像惱人的蒼蠅似地在耳邊嗡嗡直響。
  他們卻只是呆愣愣地看著賊禿一步一步走向他們,像是完全沒有想起來要防備似的。
  “六指先生,二十年前,為一時貪念,圍攻天龍門,致使黃家上下家破人亡。多年以來,更是勾聯江南各大門派世家,伙同吳州府衙、衛所,暗中庇護縱容金禪社、金龍幫等,劫掠幼童,殘害百姓,無惡不作……”
  “該死。”
  遠遠圍觀的江湖群雄只聽那和尚一步一句,述說著駭人聽聞的罪行,一聲該死,忽地一指點出。
  白發飄散的六指先生像是中了定身咒一般,呆愣愣一動不動,任由和尚一指點落眉心。
  然后轟然倒飛,遠遠砸落在地,地上方圓數丈堅硬的石磚都被砸得一片片龜裂,人已一動不動。
  “……”
  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片驚愣中。
  這樣的一指,點在眉心要害,誰還能活?
  就這么死了?
  “韓遜,點蒼派名宿,江南名門,圍攻天龍門黃家,庇護縱容金禪社、金龍幫的六派主使之一……”
  “該死。”
  又是一指點出。
  “孟山虎,丐幫江南分舵主,六派主使之一……”
  “該死。”
  “……”
  陳亦一步一指,一連七指點出,在六指琴魔都還在愣然之中,已經有七人倒地。
  此次到場的江南名門世家,除去被六指琴魔所殺,剩余的八人中,只剩下一個烈火老祖。
  “啊!”
  在一眾已經目瞪口呆的眾人眼中,眼看就要步入其余人后塵的烈火老祖突地大吼一聲,火發如火,烈烈飛舞。
  揮起手中銅杖,劃過虛空,燃燒著熊熊烈火,化作狂猛霸烈的火龍,直向和尚襲卷而去……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