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諸天普渡 > 第108章 故伎重施

第108章 故伎重施


  “小僧法號三藏。”
  陳亦合什笑道:“一個出家人罷了。”
  “好一個‘有心’的出家人。”
  六指琴魔嘴角勾起冷笑:“既然來了,那就和這些鼠輩一同聽我一曲吧。”
  她似乎已經失去了說話的興趣,長琴倒轉,橫在胸前。
  “慢來慢來。”
  陳亦邁動腳步,走到了她所在的飛檐下,抬頭道:“女施主,你這琴曲殺氣太大,他們恐怕消受不住。”
  “不如這樣,小僧斗膽,女施主的琴曲,不知可否只讓小僧一人聽了?”
  四周之人聞聽,都是一愣,像看傻子似地看著陳亦。
  難不成這和尚不知天魔琴之威?
  還是說他真是有腦疾?
  只有另一座高樓上的夏雪家臉皮微微一抽。
  賊和尚,又來這招!
  六指琴魔英眉蹙起,忽地勾起一絲譏笑:“和尚,你算個什么東西?也配讓我為你撫琴?”
  “……”
  你怎么又不按套路出牌?
  陳亦心底暗罵。
  哼!
  那就別怪我出絕招了!
  面上仍然是一副淡然笑意:“女施主,我與令弟呂麟也算相識,數日前,小僧偶遇他與養父呂騰空為人追殺……”
  “錚!”
  “叮!”
  一縷琴音響起的瞬間,陳亦便覺一道如刀鋒般的勁風掠過臉頰。
  卻與他的臉皮相撞出一聲金鐵之鳴。
  六指琴魔瞳孔微縮,卻無暇顧及,冷聲道:“你把他怎么樣了?”
  陳亦差點想直接掏出龍木金藤將這個永遠不按套路出牌的女人暴錘一頓。
  這人太討厭了!
  還好他臉皮夠厚,不然就破相了!
  盡管想打架,但他表面還得裝著。
  “女施主誤會了,小僧是出家人,最是見不得人在眼前打打殺殺,妄造殺孽,故而懲戒了那些人一番,如今正在西郊云巖寺中,安全得很。”
  另一旁的烈火老祖幾人轉過臉,目光古怪地看向點蒼派的韓遜。
  韓遜曾追殺呂騰空父子他們是知道的,卻不知道其中還有這一出。
  韓遜老臉微滯,有點羞怒。
  該死的禿驢!
  六指琴魔狹長的眼眸微瞇:“你是想恃恩要挾我?”
  她沒有追問事情真假。
  若不相信,說再多都是廢話。
  若想查證,也是容易得很,更沒必要廢話。
  “不敢不敢。”
  陳亦笑瞇瞇地合什一禮。
  他就是挾恩圖報,可你沒證據啊啊。
  “哈哈哈,好,”
  六指琴魔露出莫名的笑容:“你想讓我怎么報答你啊?”
  “女施主言重了,小僧只是想與施主打個賭。”
  “如何賭法?”六指琴魔饒有興致道。
  陳亦笑道:“請女施主為小僧獨撫一曲,小僧就站在此地,絕不會動,一曲過后,若僥幸不死,便請女施主答應小僧一事。”
  金蛇郎君臉皮又急速動了兩下。
  你還能不能有點別的招?
  已經對他用了一次,現在又來?真以為誰都吃你這招嗎?
  如果陳亦知道他的想法,會很肯定地告訴他:是的!
  他可不是第二次這招,而是用了很多次了。
  那些被江南六大派邀請來參加“誅魔大會”,已經來到江南的大派掌門,幾乎都是被他用這招給勸退的!
  屢試不爽!
  “你是想讓我放過這些人?”六指琴魔不置可否地一笑。
  已經第N次使用這一招數的陳亦,早已經嫻熟得很,笑著搖頭道:“不,小僧絕不阻你報仇。”
  “好,那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六指琴魔根本不問若他輸了怎樣。
  因為她從來沒想過,天魔琴下,能有活人。
  輸了,自然是死了。
  對一個不自量力的死人,還必要廢話嗎?
  陳亦心下松了一口氣。
  就怕你不答應。
  這女人真不愧一個“魔”字,行事隨心所欲,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他還真擔心唬不住她。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女施主,請。”
  陳亦合什在胸,低垂雙目。
  在其他人眼里,就如同等死一般。
  慈悲為懷?
  舍身就義?
  還是,干脆就是個傻子?
  “錚……”
  “錚……”
  琴聲已悠悠響起。
  如山中溪流,平湖映月。
  美是真的美,其中卻暗藏著極致的殺機。
  在琴音傳來的那一刻,陳亦便覺心神微微一動,泛起幾絲波瀾。
  不過也僅止于此,只是一瞬間就恢復了平靜無波。
  陳亦笑了。
  若是別的他還忌憚些,這種精神攻擊,對于有他來說簡直就是撓癢癢一般。
  六指琴魔確實信守承諾,于這音攻一道的造詣,也真真是爐火純青。
  所有人都能聽到琴音,但除了陳亦外,沒有一人受到琴音的影響。
  旁人聽到的,僅僅只是美妙的琴曲。
  六指琴魔雙手撫琴,見那和尚臉上笑容不變,真就絲毫不動,全然承受了她的琴音。
  卻像是風過痕,全無半點壓力。
  目光不由微微閃動。
  十二根手指撫過琴弦,變幻更急了些。
  “錚錚錚!”
  指如幻影,初時還是山中幽谷,水月交融,風靜波平。
  三聲高亢琴音乍起,如鴻鵠展翅,直擊長空,回翔瞻顧。
  霎時間從山中直入高天,云流萬里,天際飛鳴。
  數起數落,極盡云霄之縹緲。
  琴音繚繞之中,陳亦只覺氣血急涌,五臟六腑鼓動如雷,隨著琴音跳動不休,幾乎要爆開。
  一張俊臉紅白交替,四肢百駭似有無數小蛇流躥,直要透體鉆出。
  好詭異的琴音!
  不是精神層面的攻擊,也不是內氣的運用,似乎完全是靠著音律,牽動著他體內的氣息、血液,進而影響他的內臟。
  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陳亦現在算是明白了,為什么那些死在天魔琴下的人,有一部分死得那么慘,跟玩自爆似的。
  這琴音真的能讓人自爆!
  “吸~”
  陳亦胸腹猛地一鼓,如鯨吞虎噬,一瞬間抽空了周遭的空氣一般,風云倒卷。
  磅礴霸道銅像功真氣鼓蕩不休,韋陀杵煉就的金剛之力遍布全身。
  整個人似乎憑空變高變壯了許多,全身泛起一片淡淡金輝,如同金色琉璃一般。
  周圍之人只覺那本來看著人畜無害,還慈眉善目的年輕小和尚,突然身形暴漲,身上金輝隱現,神威凜凜,幾如傳說中的金剛降世。
  六指琴魔狹長的雙目中,凌厲如刀的目光爆射。
  琴音又變。
  狂風乍起,萬里云流如沸,涌動不休。
  無形的琴音驟然變得如若實質,化作無窮無盡的風刀云劍,鋪天蓋地一般襲卷陳亦,瞬間將他淹沒其中。
  “叮叮……!”
  “當當……!”
  眾人只見和尚周遭數十丈之地,已經下陷了一個大坑。
  無數堅硬的石磚已經被攪得粉碎,化作石粉,摻雜在塵土之中,隨著琴音所化氣勁狂舞倒卷。
  傾刻之間,便出現了一個龐大的塵柱,籠罩著和尚旋轉不休。
  在這塵柱之中,卻有一片如水幕般的金光搖動,無形的琴音氣勁旋轉不休,卻只能止步于水幕金光之上,發出一陣陣急如驟雨般的叮當之聲。
  琴音如潮,無休無止。
  六指琴魔目中精光愈發凌厲,雙手正要變化,突聽一聲高喊:“姐姐!”
  “錚!”
  十二根手指猛地按在琴上,琴音驟停……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