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垂釣之神 > 第89章 戰李絕

第89章 戰李絕

李絕一早就得到了消息,說是韓非偷走了自己的釣舟出海去了,為此村長表示等韓非回來,要把他的釣舟關在他家里,讓這小子在懸空島好好待著。
  
  消息自然是瞞不住的,李絕等這一刻不知已經等了多久,幾日前韓非越級斬殺手下釣師級強者,要是再給韓非時間,只怕自己或許真地會被當成磨刀石,而自己將永遠無法報殺子之仇。
  
  李絕出海了,沒有走離空港,而是用虎頭幫自己的釣舟。
  
  雖然李絕走的悄無聲息,但依舊沒能逃過有心人的注意。
  
  此刻,種植園。
  
  村長正在發火:“江老頭,你就真給那孩子出去了?他要是死在海上,以后唐歌歸來,我天水村該如何交代?”
  
  江老頭躺在椅子上,慢悠悠道:“屁交代,唐歌留李絕的命,不就是為了讓他給那小子當磨刀石嘛!磨刀磨刀,不經歷風雨,不經歷生死,怎么叫磨刀?如果他死了,那也只能怪他自己無能,還能怪得了誰?”
  
  村長氣道:“你站著說話不腰疼,你又不是村長,你當然沒壓力。還有,李絕已經出海了,雖然我已經讓王杰去尋找,但普通漁場之大,能不能找到,何時能找到,這都不知道,萬一……”
  
  此刻江琴現身:“韓非沒有你想的那么差,雖然不敵李絕,但是逃命卻不成問題。”
  
  村長:“???”
  
  村長一臉懵,幾個意思,釣師巔峰追殺漁夫還逃命不成問題?
  
  ……
  
  洞窟外,韓非樂呵呵地將大片皮皮蝦腦袋里的螳螂蝦珠給掏了出來,同時就螳螂蝦王的尸體塞進了煉化天地,畢竟這玩意的殼是真的硬,回去造幾把刀也是好的。
  
  “只有168枚螳螂蝦珠?”
  
  韓非看著這遍地已經沉靜的碎尸殘骸,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只能說螳螂蝦的戰斗力太強,僅以一百多只螳螂蝦,幾乎橫掃了上千魚蟹,最后的螳螂蝦王至少干掉了一半,若不是被小黑咬死,怕是再來這么多魚蟹也照樣得死。
  
  游出海溝,韓非瞅了眼四下的釣舟殘骸,便直奔海面而去。
  
  一路上,有蛇帶想要過來撕咬韓非,可惜現在的小黑也并非昨日的小黑,個頭大了得有10公分,終于看起來不那么像魚寶寶了。所謂的蛇帶,在小黑的嘴里一口就給咬斷了身子,毫無還手之力。
  
  海面,韓非冒出頭來,第一反應是天似乎才亮不久,還不到中午。韓非出了口氣,這倒也好,這沉船坑的位置雖然不是很偏遠,但距離天水村的垂直海域也有近500里,應該也沒多少人會直接飛到這邊來垂釣。
  
  “小黑小白,去找找我的船在哪兒。”
  
  韓非自然是沒看見自己的船的,整整一晚上鬼知道它漂哪兒去了,不過應該也不會超出五十里的范圍。
  
  于是韓非一邊練習著風步,一邊四下搜尋。
  
  如果這時有人在附近,一定會震驚的眼珠子都掉下來,他們會看見一家伙竟然在海面上踏空而行,像是飛行一般。雖然每次只能飛行幾十米最多上百米就會落入海中,但那也是飛啊,怎能讓人不驚?
  
  等韓非找到白色釣舟的時候,已經在三十里外,而他之前跑錯了方向又回頭繞了一圈。期間他還看見了兩艘釣舟,有人正在垂釣。不過韓非自然不能讓他們發現,于是一直在水下活動,活脫脫的一條人形大魚。
  
  “噗……”
  
  上了船,韓非卻也沒那么著急回去,自己可是偷了釣舟跑回來的,心道只怕回去了就出不來了,肯定要在種植園繼續種地。而韓非現在不想種地,聚靈術他已經學會了,除非老頭準備教自己新東西,否則光種地有什么意思?
  
  倒是江琴那邊不知道有沒有新的戰技給自己,但想來想去,自己好像剛修煉了5種戰技,一時間倒也夠用,而且天水村那地方能有什么好東西?還不如留在海上,好好琢磨一下《不滅體》來的重要,學會了這個,那才是真的牛批。
  
  當然,韓非也沒有那么迫不及待,《108道淬體殘篇》走起,剛剛突破釣師,正需要好好淬煉一下身體才是。
  
  當韓非再次修煉這108個姿勢的時候,不知是不是實力提升的錯覺,竟覺得簡單了一些。如果說之前修煉一遍完整的108個姿勢需要近6個時辰的話,現在似乎只需要4個時辰。
  
  就在韓非剛練習到第8個姿勢的時候,只聽“咻”一聲,有東西破空而來。
  
  “嗯?”
  
  韓非立刻停止修煉,整個人往旁邊一閃,只看見一只冒著靈光的魚鉤出現在自己的修煉之地。
  
  等他定睛一看,不知何時,幾十米外已經多了一艘釣舟。
  
  當李絕發現自己的地圖被被偷走,然后緊跟著韓非就偷船溜走,就知道韓非一定是看了自己的海圖。只是他本以為韓非第一個會去的是海底石窟,因為那個地方在地圖上他并未標注探索,結果到海底石窟找了一圈發現沒有,然后才去了吸靈水母的集聚地,畢竟自己的虎頭魚是從那里得到的。
  
  可是李絕驚訝地發現吸靈水母那邊也沒有,于是他猜到了,這小子竟然找死跑去了沉船坑。李絕希望韓非別真的下去,否則只怕輪不到他報仇,韓非就會被撕成碎片了,畢竟那只螳螂蝦王太可怕了,自己當初能僥幸逃生他都覺得慶幸。
  
  “韓非,賊子,終于被我逮到了,看你今天往哪里跑?”
  
  韓非看著飛躍而來的李絕,伸手一抓,紫竹棍上靈光閃耀。
  
  “嘭……”
  
  韓非連退七八步,感覺雙臂微微有些發麻,他頓時瞇著眼,這李絕果然不愧是釣師巔峰級別的高手,一身力量著實恐怖。
  
  殊不知李絕心中卻是大駭,這韓非接自己一棍,竟然無事?
  
  “你,突破到釣師了?”
  
  韓非扭了一下脖子:“如你所愿,剛剛突破釣師,恰好,你就來了。”
  
  李絕心中震撼,這賊子天賦竟恐怖如斯?如果說以前他懷疑是因為唐歌的緣故,所以韓非才一直順風順水快速晉級。可現在不同了,唐歌走的時候韓非才幾級?可現在韓非就到釣師了?
  
  李絕臉色微變:“即便你突破釣師又如何,今日斬你。”
  
  韓非:“你又怎么知道我不是故意在這里等你的呢?懸空島限制了你的行動,同樣也限制了我,既然你來了,那也就不用回去了。”
  
  “狂妄,死……”
  
  李絕在狂野的轟出一棍靈氣爆后,同樣施展靈氣爆的韓非直接被轟飛出二十多米遠,只一擊就讓韓非雙臂發麻,五臟翻滾,這一次是真的翻滾了,他體內腑難受的厲害。
  
  不過就在李絕以為韓非要落水的時候,只見韓非腳下踏空,仿佛有一道風把他送回來一般。此刻韓非面目兇狠,嘴里發出“嘿嘿”的笑聲,說不出的詭異。
  
  “怎么可能?”
  
  李絕是真的震撼了,剛剛一擊不說其它,單純力量爆發上看,自己已然用了八分力,可韓非依舊無損,甚至還能打過來?
  
  “當當當……”
  
  只見韓非速度極快,紫竹棍猶如手上的bi,被韓非玩的花里胡哨,卻直擊要害。什么眼睛、咽喉、撩陰、下腋,什么地方刁鉆往什么地方去。
  
  “不對,你用了秘法?”
  
  李絕神色一變,韓非比剛才更強了,他可以明顯地感受到。
  
  韓非有些癲狂,越戰越猛,每一擊力量奇大。心里卻想著,當初那個創造瘋魔棍的家伙以漁夫實力斬釣師倆人,自己未嘗不可。
  
  不過戰了數百息后,韓非發現,李絕一聲不吭,沒有絲毫后退,似乎和自己打了個旗鼓相當。
  
  “嗯?”
  
  這老陰貨想耗盡我體內靈氣?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