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提前兩萬年登陸洪荒 > 第211章 囚牢

第211章 囚牢

    神虛,神山。
  
      那偌大的神山深處,有一個密室,密室門打開,露出了里面黑色水晶鋪成的道路。
  
      在那樓宇開啟會議里,被人稱之為凌大人的金袍老者,一步步,向著密室下面走去。
  
      那階梯,每走一步,就會亮起一盞燈,一直通向最深處。
  
      這些黑色的水晶,可不是用來做擺設的,這些水晶,有禁錮修為,禁制飛行的力量。
  
      哪怕是金袍老者,在這里也難以發揮出自身的實力。
  
      似乎不太習慣這里被壓抑的法則,他眉頭微微皺起來,加快了速度。
  
      長長的階梯,越是深入,越是黑暗,越發的陰沉,直至走到了最底下,一個赤紅色的圓臺,出現在了眼前。
  
      圓臺的上面,有一個黑色的池子,老者來到池子旁邊,將那些從其他圣人手中拿到的石頭,倒入了池水里。
  
      他抬起頭,看向了池子中,被無數鐵索捆綁的少女。
  
      這個少女的身上,被黑色的鼓起骨刺穿透,渾身上下,沒有一塊完整的皮膚。
  
      那些骨刺,鎖住了她全身上下,每一個角落,每一塊骨頭,穿透了她大半的皮肉。
  
      血還在順著骨刺,時不時的滴下些許,落在黑色的池子中。
  
      老者搖了搖頭,道:“何必堅持呢?宇家不過是一個沒落的小家族,當初你要是沒有沖動,躲在宇家里不吭聲,就不會被人發現了,何必這么傻?”
  
      那被鎖住的女孩,聽到這話,猛然掙扎了一下,身上的骨刺全都被牽動,刺骨的疼痛,非但沒讓女孩叫出聲來,反而抬起了頭,露出了一雙猩紅的眸子。
  
      那雙眸子里,沒有理智,只有冷漠,殘忍,嗜血……
  
      仿佛一頭失去理智的野獸。
  
      這種幾乎已經是只有戰斗本能的存在,也難怪被神虛稱之為‘東西’。
  
      “別掙扎了,二十萬年前你都沒有掙脫,更何況是現在,你的身體里的氣息,快要消失了吧?沒用的,你放棄吧……”金袍老者冷笑的起身,將袋子全部收起來,扭頭向著外面離開。
  
      那外面的天,有些陰沉,黑壓壓的,如同隧道里的黑色水晶石一般,讓人看了格外的難受。
  
      ……
  
      …………
  
      無盡的長空上,淡淡的小雨,不斷的滴落,打在草木,山野上,濕潤了土壤,濕潤了草葉,也濕潤了,那迷霧大禁里的尸體。
  
      王碩在那迷霧的小溪旁邊,緩緩的抬起頭,打了個哈欠,看著修煉的宇飛,隨手拿出一個較為劣質的后天靈果,丟了過去。
  
      宇飛接過靈果,道了一聲謝,也逐漸的接受了這個先祖的師父。
  
      唯一讓王碩奇怪的是,神虛的人,這段時間,都沒有過來,讓他想要提升法則的想法,有些落空了。
  
      至于錢武,和往常一樣,帶著吃的和資源,來到了迷霧里,送給宇飛。
  
      簡單的和宇飛聊了幾句,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日子,準備離開的錢武,卻被王碩喊住了。
  
      “這段時間,你也沒少賣力,過來。”王碩伸手,對錢武招了招。
  
      錢武一愣,摸了摸頭,不知道王碩要做什么,但還是走了過去,問道:“青蓮始祖,你叫我來,有什么事么?”
  
      “嗯,你體內的法則,今日我為你解除,從今往后,我不會再尋你們煙雨莊的麻煩。”王碩道。
  
      “真……真的么?”錢武大喜過望,連忙跪下扣頭:“多謝始祖。”
  
      “不用,這是應該的。”王碩淡淡一笑,手已經放在了錢武的肩膀上,那些潛伏在錢武身體每一個角落的法則,快速的涌向了王碩的手中。
  
      一點點的被吸走,雖然這個過程有些痛苦,但是錢武還是很激動的,被限制了這么久,這個限制,終于解除了。
  
      隨著嘩的一聲,最后一絲法則消失,錢武只感覺身體格外的輕松,恢復了自由,青蓮始祖也承諾不找煙雨莊的麻煩,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
  
      “你走吧。”王碩揮了揮手。
  
      錢武這才再次叩首,道:“往后有空我就會帶資源過來給宇飛,始祖你身上雖然有不少好東西,但大多數都不適合現在的宇飛用。”
  
      “好,你有心就行了。”王碩點頭。
  
      而錢武這才爬起來,拱了拱手,滿心歡喜的向著外面飛去。
  
      那風中,錢武臉上綻放的笑容,就如山野間的野花,格外的美好。
  
      沒有經歷過痛苦,就不知道安逸的可貴。
  
      沒有經歷過絕望,怎么知道希望的美好?
  
      他很開心,自己還能重獲自由,也很慶幸,這位始祖,是一個說話算話的人。
  
      否則只要對方伸一伸手,他就必死無疑……同時已經暗下決心,回去后,一定要幫忙照顧往后的宇飛,起碼不和這位始祖的關系,鬧得太僵。
  
      風,越吹越大了。
  
      天,越發的陰沉……
  
      而錢武本身就是風之法則的擁有者,按理來說,風對他來說,是一種很舒服,很熟悉的東西。
  
      可這次的風,不知為何,他有些反感,不舒服。
  
      甚至一種不祥的預感,正在心中升起。
  
      他的速度,正在減緩,明明走出了這里,白霧的外面,就是廣闊的世界,但是……
  
      他卻不知道為什么,感覺自己走出這白霧,就要出事了。
  
      那種不好的預感,愈發的強烈。
  
      他一步步,向外面走去,心不斷的震顫,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
  
      轟隆隆~
  
      雷聲,本隨著小雨,響徹天地。
  
      遠遠的,在那雷聲響起,閃爍照亮的地方,錢武看到了……黑壓壓的人影。
  
      猶如黑色的潮水,在雷光,雨夜下,那么的嚇人……
  
      而且,這些人影的身上,最前面的,全都是圣人氣息,甚至人群的最頂端,一個黑袍男人,氣息更為恐怖,仿佛永遠不可戰勝的魔鬼一般。
  
      “那是……神虛的人!”
  
      神虛特有的服飾,錢武很快就認出來了,站在原地的他,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神虛的人……來的有點多,而且氣息,有點恐怖,這陣容……
  
      怕是縱觀古界,少之又少吧?這么多人來此,為的是什么,答案已經昭然……若揭……
jl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