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書盟 > 時輪沙漏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吟游詩人在講故事2

第三百八十五章 吟游詩人在講故事2

“繼母的親生女兒變成了一個說話就吐癩蛤蟆的丑八怪,而蘇菲卻是越來越漂亮,一說話就吐金幣。”
  
  “這差點氣壞了蘇菲的繼母。她在找不到三個命運矮人之后,就把氣撒到了可憐的蘇菲上。”
  
  “終于有一天,繼母取出一只鍋子,架在火堆上,在里面煮線團。”
  
  “線團煮過之后,已經成了一團糊!她把它撈出來,搭在姑娘的肩膀上,然后又給姑娘一把斧頭,讓她去結冰的小河,在冰面上鑿一個洞,在洞里漂洗線團。”
  
  “這簡直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但可憐的蘇菲沒有辦法,只好順從地來到河邊,走到河中央鑿冰。那天的溫度就像現在外面的溫度一樣,你們可以想象可憐的蘇菲到底過得多么艱難!”吟游詩人語氣充滿痛惜之情地對酒館里的人說話,外面寒風拼命地刮,酒館里面小火爐在滋滋滋地燃燒著。
  
  頓了一下,吟游詩人才繼續面無表情地說道,“命運之弦被撥弄了軌跡,在這么寒冷的天氣里,薩克森公國的國王,卻不呆在他堅固而又溫暖的城堡里取暖,而是突然來了興趣,乘坐著一輛華麗的馬車,觀賞著雪景。”
  
  “國王和蘇菲相遇了!”吟游詩人眼眸深處突然閃過了一絲隱晦之意,“美麗的蘇菲一下子就吸引了國王的注意,國王深深同情可憐蘇菲的遭遇,愛情在他的心里生根發芽,他忍不住問蘇菲,愿意和他一起走嗎?”
  
  “也許是愛情的力量,也許是命運的操作,蘇菲在看到國王的第一眼后,也深深愛上了國王。她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國王的請求。”
  
  “國王就把蘇菲帶回了自己的城堡,自己的王宮,這時候,蘇菲才知道,自己遇到的是一位國王。”
  
  “他們在王宮中舉行了盛大的婚禮,她的美貌折服了出席的所有貴族貴婦,整個薩克森公國都在傳頌蘇菲王后的美貌,她的名聲甚至傳出去國外。”
  
  “然而,原本以為蘇菲死去的繼母也知道了她的消息。她想去見一下蘇菲,卻被蘇菲毫不猶豫地拒絕了,這讓原本就妒火中燒的繼母感到更加憤怒,看著自己丑陋到難以附加的女兒,她發誓一定要讓蘇菲付出代價,要把她的幸福轉給自己的女兒。”
  
  “她就像黑暗里的一條毒蛇,一直在等待機會,一直在尋求機會!”
  
  “一年之后,年輕的王后生下了一個王子,這個時候,蘇菲的繼母也終于找到了借口,探望外孫的借口,蘇菲不好拒絕,只能讓她們來到了王宮里,得到單獨面見的機會。”
  
  “原本蘇菲以為,她的繼母會對她提出幫忙的過分要求,蘇菲也已經想好了拒絕的理由。但沒想到,她的繼母比她想象中的貪婪和愚蠢,她竟然想奪走蘇菲的一切。”
  
  “她抓住了蘇菲的頭,她的女兒抓住了蘇菲的腳,把蘇菲從床上抬了下來,從窗戶上丟了下去,丟到了城堡外面的那條河流上。”
  
  “那條河流,幽深難測,水流湍急,蘇菲一被丟下去,就不知道被沖到哪里去了!”
  
  “于是繼母的女兒堂而皇之地扮演起蘇菲來。繼母的女兒躺在床上,渾身被蓋住了。”
  
  “國王過來,一想要和王后說話,站在旁邊的繼母就大聲叫了起來,噓噓噓,不要打攪她,她現在正在發汗,今天不要打攪她!”
  
  “這個國王真是太蠢了!這么簡單的小把戲都沒有識別出來。”吟游詩人面露嘲弄之色地評價道。
  
  酒館里變得很安靜,這個世界的精神娛樂本來就少,八卦是難得的快樂之源,尤其是貴族的八卦,更是如此,何況這還是一個國王的八卦,里面又充斥了爽文的許多元素,酒館里的閑漢和酒女自然是聽得津津有味!
  
  “國王老實地走了,直到第二天早晨才過來,繼母的女兒雖然沒有正面面對國王,但裝著沙啞的聲調,也開始回答起國王的話來。”
  
  “只不過,聲音好裝,但命運矮人施加在他身上的詛咒,卻不會改變。繼母的女兒一說話,就有一只癩蛤蟆跳了出來,把國王嚇了一大跳。”
  
  “蘇菲的繼母連忙解釋道,這是汗發出來的,很快就會好了!”
  
  “國王半信半疑,終究還是沒有說什么!”
  
  吟游詩人一說,就有人忍不住說話了。
  
  整個酒館里一下子變得喧鬧起來了。
  
  “這個國王真是我見過的最愚蠢的一個了!”
  
  “是啊,這么明顯的破綻都看不出來,如果是我的話,我肯定不會這樣的,當場就識破這個狠毒老女兒的計謀,不,我甚至不會讓她們見面。”
  
  “如果是你當國王的話,天哪,你天天把自己喝得像一只猴子一樣,你做的只會比他更差!”
  
  “杜克,你這是想打架了嗎?”
  
  “呵呵呵,我只是在說一個事實!”
  
  “你……”
  
  “好啦,不要吵了!要打架滾出去外面,我們還要繼續聽故事,王后怎么樣了?她不會這樣死了吧?”
  
  “死?”吟游詩人突然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平靜一笑,搖搖頭,若有深意地道,“她可是被命運矮人祝福過的人,怎么會輕易就死呢?”
  
  “在國王離開的那天晚上,就有一只鴨子從下水道里游了出來。王宮里有一個小幫工看到了這一幕,還沒有等小幫工有所行動,這只鴨子居然就說話了,聲音悅耳動聽。”
  
  “它說,國王,你在做什么?你是睡著了還是醒著?”
  
  “小幫工愣住了,一時沒有回答!”
  
  “鴨子于是又問道,王后的兩位客人在做什么?”
  
  “小幫工遲疑了一下,回答道,她們睡著了。”
  
  “鴨子又問,王后的寶寶在做什么?”
  
  “小幫工又回道,他在搖籃里睡著了。”
  
  “鴨子感激地望了一眼小幫工,然后往王后的房間里走,走到自己房間的時候,它已經變成了王后的模樣,她給自己孩子喂奶,搖著他的小床,給他蓋好被子,又變成鴨子從下水道走了。”
  
  “她就這樣來了兩個晚上。等到第三個晚上的時候,她就對小幫工道,你去告訴國王,讓他帶上他的寶劍,站在門檻上,在我的頭上揮舞三下。”
  
  “小幫工立刻去照做了,國王按照王后說的做下去,王后又從鴨子變成了原先的模樣。”
  
  “這時候,從王后的口里,國王也終于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國王把王后的繼母和姐姐抓了起來,放進去一只裝滿了釘子的木桶里,從山坡上滾到河流里,淹死了!”
  
  “從此,國王和王后就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各位,故事講到了這里就結束!很高興我的故事能讓大家感到有那么一絲歡愉的享受!也希望,下一次我帶來的故事更精彩!”
  
  吟游詩人說完,朝著眾人微微一躬身,然后就收拾起自己的東西,瀟灑地離開了酒館。
  
  
jl联赛